分享到:

梅家坞现象说明了什么

初露锋芒的梅家坞 $$  今年6月初在杭州举行的2004中国国内旅游交易会上,一个崭新的杭州展现在七万名旅游界人士面前:西湖杨公堤景区、千岛湖、梅家坞茶文化村、以河坊街为代表的旅游特色街区等等,无不让业内人士感到惊讶———杭州这几年的变化如此之大!尤其是梅家坞,在短短的三天内,就有70多个代表团点名考察梅家坞。国家旅游局副局长孙钢,北京、天津、广州等地的旅游局长,在参观了梅家坞之后都大为赞叹,普遍认为这是一个堪称楷模的农业旅游示范点,堪称文化遗产保护和旅游经济利用完美结合的案例;堪称政府主导与农民主体成功结合的典范;堪称茶文化、茶旅游与茶产业,生态文明与现代文明相结合的样板,为乡村旅游的发展提供了一种崭新的模式,这种模式被旅游业界称为“梅家坞现象”。 $$  那么,梅家坞是个什么地方,何以得到众多旅游界人士和领导的青睐?“梅家坞模式”又是如何形成和发展的呢? $$  占据“天时、地利、人和” $$  一个景区的成功,总是有它的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浙江工商大学学报》2018年04期
浙江工商大学学报

互联网时代乡村振兴战略的路径选择——基于梅家坞村的调查研究

当今中国正处于一个剧变的新时代,在产业、空间、业态等方面无不发生着剧变。中国历史的实质,主要就是乡村演进史。[1]村落是农民生产、生活的最重要空间和最基本单位,以村落为单位研究农业、农村与农民问题是一个观察中国的必要视角。我国乡村相关研究肇始于民国时期的乡村建设运动。由梁漱溟、江恒源、晏阳初等知识精英推行的大规模乡村社会建设运动,以复兴乡村社会为宗旨,他们通过大量的研究与实验,从理论和实践的双维寻找乡村振兴的动力。1938年,费孝通基于对江苏省吴江县开弦弓村近两个月的深入调查,形成《江村经济》(1)一书,并对“江村”进行持续70年的跟踪观察,尝试回答“作为中国基层社会的乡土社会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社会”问题,并引发国内外学者的高度关注,开启一种以村落为单位的微观研究新范式——“江村学”。[2]马林诺斯基指出“(江村)让我们注意的并不是一个小小的微不足道的部落,而是世界上一个最伟大的国家”。[3]XI“江村”记述开弦弓村由农业社会向工...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文化月刊》2016年21期
文化月刊

城西头,那中滋味——茶迷茶谜

对于城市西头的那一片茶园,杭州人算是卖给它了。那个牵肠挂肚的多情样,初来乍到者是怎么都弄不明白的。才初春,关于梅家坞翁家山等地的那几棵茶树长势如何,都是可以堂而皇之地登上当地媒体的。一遇到倒春寒,家庭聚会时,经常会听到的一句话就是,今年的茶叶算是完结了。那种语气,似乎这个城市不是以钢筋水泥而是以茶叶砌成的。遇到梅家坞茶园开采,许多市民更会在周末拖家带口去看茶农采茶炒茶。回来后,那种津津乐道的样子,好似一个文盲忽然得了灵、开了窍,看懂了博物馆的所有藏品。其实,就经济产出而言,对于这个城市,茶,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可那种情感羁绊,杭州人却是几千年都逃脱不了为之情迷的命运。这几乎是一个谜!不过但凡情迷之事基本都有情谜之惑。杭州人对于那片茶园,究竟为何如此着了迷,无论如何做文化分析,也不过是一种“说法”而已。情迷永远都是情谜!不过杭州人爱茶,那是千真万确。这种爱是一种“因为爱所以爱”的爱,不知缘由地爱,所以几乎可算是“真爱”。有哪个城...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老年教育(长者家园)》2017年06期
老年教育(长者家园)

茶乡做客

造访梅家坞,山风送清凉。茶园友人聚,绿海枕梦藏。静...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茶博览》2015年04期
茶博览

梅家坞撷影

假如你要来杭州玩,你就该去西湖;假如你要来杭州品尝龙井茶,你就该去梅家坞。时值清明前后,从市区乘车,穿过梅灵隧道,用不了半小时,你就来到了素有“十里梅坞”之称的梅家坞茶文化村。一幢幢白墙青砖乡村别墅映入你的眼帘;飘忽而至的清幽茶香抚慰着你的嗅觉;连绵不断的茶园,像大海中起伏的碧波,让人赏心悦目……这是本刊记者李萍最近拍摄的一组照片,从不同角度捕捉了一些梅家坞和茶的“故事”。尽管尚属“碎片化”,但相信你,从中一定能感受到梅家坞独特的茶香和茶韵。1.梅家坞的茶香吸引了来杭州考察茶产业的全国各地的商会会长、秘书长们2.杭州市西湖风景名胜区茶叶商会副会长周建德(...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杭州(下旬刊)》2010年05期
杭州(下旬刊)

去梅家坞,攀一户农家亲眷

新梅家坞经过整改后,和从前大不一样了:两边的房子古色古香,古朴典雅的江南庭院被修葺一新,一律粉墙黛瓦。梅坞溪水上昔日简陋的石板小桥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造型优美、精致小巧的新桥。古韵之中糅合了许多现代的元素。和城里一样有许多商贾味浓郁的茶肆酒楼,但只要舍得花时间仔细去寻觅,还是找得到一两户和经商无关的正宗茶农。那是一个细雨菲菲的初春天,好友燕子新手上路手痒痒想小试身手,不由分说地抓我去“舍命陪君子”。只要有好吃、好玩的,我一向胆大包天。原本幽静的梅灵路修得宽宽的,人来车往的很热闹,梅家坞的路旁泊满了休闲客的私家车,燕子倒进倒出地折腾了许久,总算停妥了车子,说,比路考还难。对于蜂拥而至的拉客女子,我们有点无所适从,只好信口开河:我们是来找亲戚的。随即觉得这个创意不错,就假戏真做,专门冲着不做生意的农民家里走。我们去的那家真正落户在开门见山的小山坡上,窗明几净的,是一个很干净的住家,房子宽敞得有些奢侈,上下两层,一对中年夫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