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反垄断法实施,怎不见国内巨头如临大敌

酝酿了14年之久的中国《反垄断法》8月1日起正式实施。企业利用市场垄断地位操纵价格的行为,从此将被视为违法。跨国巨头紧张备战,如临大敌。多个科技博客猜测认为,微软将成为第一个被告。在几天之前,微软的公关人员就在四处了解人们的反应,微软一再强调它对于中国信息产业的贡献,“我们一直努力确保遵守有关公平竞争的法律制度”。不过,微软也没忘记在材料中暗示,鉴于《反垄断法》配套措施尚未出台,此时猜测其实施效果为时尚早,人们似乎太着急把微软拉进去。$$反垄断法出台,微软很紧张。微软的紧张源自刻骨铭心的痛苦体验。去年10月,微软在一场持续9年的官司中服软,黯然接受欧盟对其作出的反垄断处罚决定——一张高达7.77亿欧元的罚单。即便在美国国内,微软也备受垄断指责之苦,比如被拆分。早在上世纪90年代,微软就因市场垄断行为,被美国司法部起诉,虽几经挣扎,官司仍然告输。被“蛇”咬过多次,虑及有着极大市场的,中国已实施反垄断法,微软自然杯弓蛇影、惶恐不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企业家》2019年05期
中国企业家

微软中国突围

微软第三任CEO萨提亚■纳德拉5年来通过大刀阔斧的改革,正在推动微软在全球找回昔曰荣光。中国市场重要而特殊,老问题与新状况交叠,这对44岁的微软来说,挑战尤多。在“移动为先、云为先”战略之下,微软如何在中国化解围堵甚至弯道超车,仍是一道棘手难题来到中国3年,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大中华区董事长兼CEO柯睿杰(Alain Crozier)对于中国市场的最深刻印象,就是“快”。柯睿杰观察到,短短3年,一些公司消失不见,一些“独角兽”迅速崛起。他女儿痴迷的短视频社交APP抖音,2016年9月上线,到2018年10月,抖音中国市场月活跃用户就已突破了4亿;不爱用苹果产品的他,手边放着两部中国国产手机,一加6T和发布不久的小米9透明尊享版,这两家公司均成立于2010年之后。世界在变快。早在1999年,微软便凭借Windows和Office两大业务,一度市值冲高至6000多亿美元,雄踞全球首位。Windows是微软崛起的基石,也让微软在成功中...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全球商业经典》2019年06期
全球商业经典

微软的中国突围

1999年,微软凭借Windows和Office两大业务,一度市值冲高至6000多亿美元,雄踞全球首位。Windows是微软崛起的基石,也在成功中迷失。移动互联网时代,PC开始衰落,微软一再错过风口,收购诺基亚失败,Windows Phone和社交业务黯然退场。原本蓝筹股的微软股票陷入低迷。在第二任CEO史蒂夫·鲍尔默在位后期,微软市值已经不足3000亿美元。“微软病了!”这是新任CEO萨提亚·纳德拉对当时微软的“诊断”。2014年7月,上任5个月的纳德拉向公司全员发送了一份备忘录,正式提出“移动为先,云为先”的战略构想,强调未来的微软不再只倚仗Windows和Office业务,要将核心业务转向移动互联和云计算。对于纳德拉大刀阔斧地转型,资本市场给予了积极回应。2017年10月20日,时隔18年,微软市值重回巅峰时期的6000亿美元。2018年12月1日,微软市值超过苹果,成为全球第一。这是微软自1999年登顶之后首次回归。在一...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商人》2019年08期
中国商人

微软重回巅峰 它是如何做到的

近期,微软市值突破一万亿美元,创历史新高,且超过了亚马逊和苹果,成为目前全世界市值最高的公司,领先后两位逾1000亿美元。然而在5年前,微软却遭遇着严峻的“创新者窘境”,是逐渐走向衰落的PC时代巨头。当时,微软在消费端硬件和移动互联网方面“全面溃败”:智能手机业务被苹果和Google绞杀;云计算业务亚马逊主导天下;Bing搜索持续烧钱,但份额不到6%;Win8是微软历史上被诟病最多的系统;Office被系统绑定,限制使用台数;微软市值处于低谷期,不足3000亿美元……现在,微软重回巅峰,它是如何做到的?我从微软现任CEO萨提亚·纳德拉的自传《刷新》中,找到了微软重回巅峰的答案,核心关键词不是转型,不是把过去的东西都扔了,而是刷新。纳德拉这样说道:作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内部人士(他在做CEO之前,在微软工作了22年),我的任务是重新开始,像刷新浏览器加载新页面一样,刷新微软的新一页,推动微软的重生。每一个人、每一个组织乃至每一个社会,...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信息化》2017年12期
中国信息化

微软黄河燕:拥抱开源提升价值空间

对一些IT供应商和云计算服务提供商而言,拥抱开源比拒绝要更有吸引力,微软、思科等企业就是这方面的表率。近年来微软公司开始转向支持开源社区,并成为全球最大的开源贡献者。据微软全球黑带黄河燕介绍,2006年SUSE开始和微软进行合作,并将软件产品放到微软的公有云中。据统计,目前微软在全球已经拥有超过100个数据中心,同时也投资了大量的云应用,为全球乃至中国的各类合作伙伴提供了帮助。微软Azure是在中国落地的第一个国际商用公有云,目前已经有8万多家企业采用Azure的服务,还有1000家解决方案的合作伙伴,这些客户涵盖了不同的领域不同的应用。微软中国研究院也是一家开源研发中心,和SAP、SUSE等很多开源软件厂商达成了合作。SUSE和微软在云计算方面有着多方面的合作,包括在Azure中提供企业版的SUSE Linux操作系统、为高性能计算专门提供的SUSE Linux for HPC等。企业用户需要运行SAP的应用,SUSE还会提供...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现代国企研究》2018年07期
现代国企研究

是什么“刷新”了微软的蓝图——读萨提亚·纳德拉《刷新:重新发现商业与未来》

一个人无法去准确地预测未来科技变化,但成长型思维模式可以使他更好地对不确定性做出反应,并且在技术快速变化的情况下,去纠正自己所犯的错误,这一个过程就是“刷新”。书名:《刷新:重新发现商业与未来》“微软不酷。”在受尽了无数调侃和讥讽后,微软重新变得“酷”了,“简直酷到没朋友”。对微软而言,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堪称“失去的十年”—眼睁睁地看着Apple、Google、Facebook从身边飞奔而过,而微软进入的每一个领域—电子书、音乐、搜索、社交网络全都“竹篮打水一场空”。2014年2月,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接过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CEO的职务。经过三四年的重整旗鼓,“失去的十年”已然成为遥远的记忆,一个充满活力的新微软赢得了更多的尊重,包括客户、开发者还有它的对手。以Business Insider为代表的媒体认为,是纳德拉“刷新”了微软。在《刷新:重新发现商业与未来》中,纳德拉巧妙...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