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守护藏鹀的“观鸟喇嘛”

“这种鸟体型不算大,体长大约16厘米,头顶、后颈、耳羽及颈侧是黑色的,白色眉纹自嘴基向后伸至颈背,黑嘴黄脚褐爪……就是这样。”扎西桑俄边说边画,不一会工夫,一只藏鹀呈现在我们眼前。他画得如此之快,足见这种鸟的形象早已烂熟于心。$$   缘起4年前的一次偶然发现$$   扎西桑俄告诉我们,藏鹀在《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中被列为稀有物种,大多数的人只能从一枚小小的邮票上欣赏画家笔下的藏,很少有人亲眼看到它们到底是什么样子。1990年之前,仅有不足10次的藏观测记录,相关文献也非常罕见。$$   2005年8月,扎西桑俄和深圳观鸟协会的朋友一起观鸟,在白玉寺后山发现了一只藏,这个发现令所有人大为惊喜。从那时起,扎西桑俄开始了对藏鹀的保护监测。$$   2006年5月,扎西桑俄与深圳观鸟协会在果洛地区联合展开藏鹀调查,并在当地支持下将白玉寺后山划定为藏鹀保护试验区,由该寺出资围栏保护,并安排数位该寺僧人作藏鹀观察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人与生物圈》2017年03期
人与生物圈

缘起藏鹀

2002年夏,在拉萨那个小旅馆的邂逅; 像藏区很多家庭的孩子都会选择出家到寺2005年同样是夏季,在拉萨同一个小旅馆的重院读书一样,扎西13岁时也出家了。刚离开家逢,让我们再次找寻到了对方。 的那段日子里,从一个热闹的大家庭突然间切换到青灯古寺,扎西非常不适应。好在寺院后扎西桑俄——青藏高原上的一位红衣喇嘛,山有随处可见的鸟儿,它们成了他最好的朋友。董江天 名来自华南沿海城市的普通观鸟于是,扎西开始为每-·种鸟儿绘制肖像。在没者,缘于一个郑重的承诺——找到如“天珠”有任何设备(如望远镜)辅助观察的情况下,般璀璨的小鸟藏鸥,而结下此生的缘分。这一切,他只能是用眼睛去观察、用心灵去揣摸它们的似如冥冥中的注定,夹裹着青藏高原特有的神一举一动,回到寺院真正动笔去画的时候,时秘与空灵而来之徐徐。 常会突然发现某个部位还没有看清楚,就又跑出去观察清楚后回来再画。就这样,扎西把寺藏鸥之前的寻觅 院周围所能见到的鸟儿们前后都画了好几遍。在此,先...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旅游》2019年05期
旅游

囊谦尕尔寺 远不只有藏鹀

藏鹞,中国特有,颜值高。主要分布于青藏高原东部,数量少,栖息地交通不便。二十世纪初被俄国人在青藏高原采集并命名。在青海玉树囊谦,藏鹞|直有着相对稳定的目击记录,所以这里是中外观鸟人心向往之的地方。010c r£.'A-/.,1-s'1. I玉树州囊谦县,青海的南大门,与西藏接壤,在该省的知名度都不算高,但却是中外观鸟人心中的圣地,这是因为一种叫藏鹞的鸟(20世纪初被俄国人在青藏高原采集并命名),中国特有,颜值高。它们主要分布于青藏高原东部,栖息地交通不便,数量又少,自然是鸟人梦寐以求的高光鸟种,而在囊谦,藏鸭一直有着相又寸稳定的目击记录。为了这只鸟,我和同行的伙伴在县城附近的坎达村找了一天,连叫声都没有听到,失望进山了,天也黑透,除了车灯照亮的山路、崖壁,什么也看不见,手机信号全无。终于,逼仄的山谷刚刚变得开阔,牧家乐就出现了。在阻冷的谷底有四五顶帐篷,冷冷清清没有住客,钢丝床60元一晚,木床100元一晚。按床定价,我还是头一回...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旅游》2019年05期
《资源与人居环境》2019年02期
资源与人居环境

“鸟语者”扎西喇嘛 高原秘境中的鸟类守护神

他是个在牧区长大的藏族汉子,由于从小对鸟格外喜爱,他13岁开始观鸟,17岁画鸟。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了在人类视野中消失100多年的神秘“藏鹀”,从此行走在藏区的山川草木间,成为真正的“护鸟人”。他写出了全世界第一篇关于藏鹀的论文,一经发表便被翻译成多国文字,在国内外引起轰动。还创办了年保玉则生态环境保护协会,号召藏族人民一起保护动植物和自然生态,被人誉为“鸟语者”! 2018年12月,他还应邀到欧洲讲学!扎西喇嘛1970年出生于青海果洛州年保玉则山下的一个牧场。当时,他家的帐篷就搭建在山一侧的鄂木措尕玛湖边上。每日清晨,平静的湖面就会聚集众多的水鸟和鸥类。其中赤麻鸭和黑颈鹤优雅降临水面的那一瞬,是最让他醉心的,由于天生对鸟类充满兴趣,他从13岁开始观鸟,孩童般地沉浸在鸟的世界中,埋头数小时就一个姿势。17岁在纸上画下了第一只鸟,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不管是在课本上、石头上、衣服上还是在雪地里,他都在着迷地画鸟。“当时我观察过很多鸟类...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农村青年》2019年03期
农村青年

“鸟语者”扎西喇嘛:高原秘境中的鸟类守护神

“他是个在牧区长大的藏族汉子,由于从小对鸟格外喜爱,13岁开始观鸟,17岁画鸟。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发现了在人类视野中消失100多年的神秘“藏鹀”,从此行走于藏区的山川草木间,成为真正的“护鸟人”。他写出了全世界第一篇关于藏鹀的论文,一经发表便被翻译成多国文字,在国内外引起轰动。他创办了“年保玉则生态环境保护协会”,号召藏族人民一起保护动植物和自然生态,被人誉为“鸟语者”。2018年12月,他还应邀到欧洲讲学……发现消失一个多世纪的神秘“藏鹀”在整个中国观鸟界,关于藏鹀的记录寥寥无几。扎西喇嘛1970年出生在青海省果洛州年保玉则“从1900年藏鹀被首次发现,到上世纪90年代,山下的一个牧场。当时,他家的帐篷就搭建在鄂木措仅有不足10次的目击记录。它们多在石渠和囊谦县尕玛湖边上。每日清晨,平静的湖面聚集荡漾着众多之间活动。许多科考者专门考察藏鹀的栖息地,希望的水鸟和鸥类。其中,赤麻鸭和黑颈鹤优雅降临水面寻觅到它们神秘的踪迹,但都无功...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人与自然》2019年05期
人与自然

生存的残酷——在西部追寻走兽与飞禽的三个故事

两只羚羊少年渐渐离开了大队伍,它们看起来还挺健壮,经得住隆冬的考验。突然,它俩儿对我发生兴趣,欢快地迈着步子,迎面走来……山顶,一只成年岩羊跳过了山凹,它回回头,一只小羊试探着跳了过去,又一只,犹豫了一下,跳得勉强。真的希望这一家顺利熬过严冬,永远自由……好运来了根本挡不住,继续前行没几步,一只鹀贴着路面从车前飞过,藏鹀!这次没错。黑、白、灰三种高级的色彩和栗红色组合在一起,典型的繁殖羽色。它站在鬼箭锦鸡儿上鸣唱,周遭是低矮的总状绿绒蒿、圆穗蓼,没有比它更雅致的鸟儿了。鹅喉羚第一个故事:雪地里的羚羊少年入冬了,新疆准噶尔盆地东部的卡拉麦里山一片雪色,鹅喉羚要在严寒中扒开积雪,啃食冰冷的枯草。此时中青年个体的毛色最为蓬松油亮,而年老体衰的弱者很可能熬不到开春就会被淘汰——大自然的优胜劣汰虽然残酷,但对种群的繁荣是不小的促进。2010年,卡拉麦里山遭遇罕见的雪灾,我沿着国道,焦急地寻找鹅喉羚的踪迹,尽管是阴天,窗外的白雪依然刺眼,终...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