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解读客家民间的多神崇拜

客家先民,原是黄河江淮流域的汉人。从唐宋时期开始,由于天灾和战乱等原因,他们辗转南迁,先在闽粤赣交界的广袤山区中扎根,以后又向南方各省及海外播衍。现在已有千万客家人分布在世界70多个国家和地区。人们常说:“有太阳的地方就有华人,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客家人。”客家人已成为当今世界上分布最广、影响最为深远的民系之一。$$  多神崇拜其实是中国传统宗教信仰的原生文化。虽然中间经过宋明理学的改造,但作为中华民族的一种传统文化方式、生活方式乃至生存方式的基本属性没有改变。宋明理学不过使之更加系统化、规范化、普适化,因而也就更加世俗化。$$    客家民间传统信仰的对象范围的确很广。既有日月、风雨、雷电、山川、土地、水火、城隍等自然神,也有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天兵天将、八仙等人格神;有君、亲为代表祖宗神灵系统,也有以孔子为代表的文化(师)神灵系统,以及圣贤、英雄为代表的伦理政治神和社区保护神;既有佛家的菩萨也有道家的天师、真人,还有巫术、风 水...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广西师范大学
广西师范大学

客家土地崇拜研究

中国民众对土地之情感,是包涵着热情与感恩的。中国民间对土地神的崇拜与敬祀,历史源远流长。从先秦时期至明清时期这漫漫时空段,土地神祭祀既是国家之大典,又是民间之要俗,普天同祀,官民同重,成为一种以精神信仰生活宗教为桥梁,构建人与自然之间“天人合一”的和谐社会人文现象。论文共分六章,研究的是土地崇拜及其发展现况,以北海地区主要客乡为调研中心,结合土地崇拜相关习俗,分析土地神(或社神,客家称土地伯公、社公)与民众及客家社会之间的互动关系,同时对土地神在中国民间信仰中的地位作一番富含现实意义的探讨。第一章是绪论部分,阐述了选题原由,研究对象和研究意义,梳理了国内外关于客家民间信仰、土地崇拜等方面的研究历史和现状,探讨了研究的理论与现实意义、创新点之体现以及论证过程的难点等问题,最后说明本文的研究方法和撰写工作的具体计划。第二章交代了北海客家历史、发展概况,即从族谱、碑刻与口述等田野调研资料入手分析北海地区客家人的历史源流,深入了解与分析...  (本文共11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粤海风》2005年02期
粤海风

解读客家民间的“多神崇拜”

客家民间信仰有“多神崇拜”的特点,这是对客家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的一个事实。不过,多数人对它的认知还是停留在那些实体化、物化的宗教形态上面,比如,名目繁多的信仰对象,一丝不苟而又充满神秘色彩的祭祀仪式活动等等。至于这些信仰、祭祀仪式背后所蕴含的意义与功能,它对客家人的思想观念、心理习惯、行为方式等产生过什么样的影响,有过何种制约,则是讨论无多,不甚了了。有人甚至还误把“多神崇拜”当成就是客家民间信仰的“特色”。究其原因,一是缺少基本的宗教学和中国传统宗教的相关知识参与,人们在很大程度上还只是把它当作一个“民俗文化”来看待;二是就“文化”本身来说,人们对它的结构层次认识还是不到位,有把文化的物质层面、技艺层面当成就是文化的全部的偏颇,漠视了文化的精神层面。因此,人们关于客家民间“多神崇拜”的认知,无论从“民俗文化”还是从“宗教文化”的角度说,都还只能停留在它的表层,无法对它的功能和意义作出深入的把握。在我看来,像客家民间信仰这样带宗...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喀什师范学院学报》1997年02期
喀什师范学院学报

论我国古代西北民族的多神崇拜

宗教如同民族、阶级、国家和政党等社会现象一样,也属于一种历史现象,有其产生、发展和消亡的规律。人们的宗教观念和宗教制度不是僵死凝固不变的,而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不断发展变化的。我国古代西北民族(本文主要指少数民族)历史上的宗教,与整个人类社会历史的进程一样,经历了原始宗教时期与人为宗教时期两大阶段。关于西北民族中萨满教、摩尼教、拜火教、景教、佛教和伊斯兰教等人为宗教,文献资料比较丰富,所以研究成果多,情况比较清楚。但是原始宗教在西北地区民族中流行的时代很早,当时这些民族尚未使用文字,而汉字对此记载较晚,最早的记载也不早于春秋战国之交,因此那时的宗教情况海暗不明。这种情况导致学人对西北民族原始宗教的多神崇拜问题缺乏系统的研究。值得注意的是,原始宗教的遗风往往以顽强的生命力延及后世乃至今天,或潜移默化入其他宗教,或增变为奇风异俗,或偶然显现于某些历史事件及神话传说中,透过这些现象,我们仍有可能窥见原始宗教的踪影,发现其本来面目。基于这一...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中南民族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1986年04期
中南民族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苗族多神崇拜初探

一、苗族多神崇拜的三种祭祀方式 在历史演进的一长河中,苗族创造了自己的苗巫文化一一以信鬼好巫、多神崇拜而著称。在古代,苗族文化相当发达,正如历史学家王桐龄在《中国民族史》一书里说:“当时,苗族文化相当发达,第一发明刑法,第二发明兵器,第三发明宗教。后为汉族所袭用。”这充分说明苗族宗教的深远影响。 楚湘五溪地的湘西自治州境内的苗民、怀化地区的靖县、麻阳和邵阳地区的城步、绥宁等县的苗民,他们之间相隔百里、数百里,但他们在文化上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信鬼好巫,多神崇拜。如《湘西苗民的信仰》(见《民国年间苗族论文集》)一文中说:“苗民是信奉多神教的……或祭天地,或祭祖先,或椎牛,或接龙,或赎魂,或酬摊··,…虔诚叩许,择期举行……”足以说明苗族地区多神崇拜的盛行。 多神崇拜,信鬼好巫,是一定历史时期的社会意识形态。研究苗族的信鬼好巫、多神崇拜,对研究古代三苗、荆楚和苗族的历史文化,都具有不可低估的意义。 苗族的多神崇拜甚多。《永绥厅志》说...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外国语文》2009年06期
外国语文

中俄多神崇拜的文化比较

多神崇拜往往是与民族神话紧密相联的。世界各民族神话的多样性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民族自身的地缘地理和地缘政治状况,取决于形成民族世界图景的景观、气候和民族的特点,取决于语言的特点,取决于各民族生产活动和劳动专业化的形式。当一个民族产生了神话,民族精神魂的所有特征就已经在该民族的民族自我觉悟和文化自我觉悟的最古老阶段产生和形成。一个民族的文化以及文明的全部基本特征,在该民族及其国家的文化发展的早期阶段就已经确定并表现出来。而且可以认为,一个民族历史发展的基本特征在他们历史的最初阶段,确切地说,在民族神话形成的史前时期就已经奠定了基础,就已经规划好了。研究这种历史文化起点对总体把握中国文化和俄罗斯文化发展是非常重要的。一、俄罗斯多神崇拜及特点在基辅罗斯基督教化之前,古罗斯人信奉东斯拉夫多神教。依靠多神教信仰和神话来积累、传承生产经验和生活经验,丰富和发展民间口头创作。俄罗斯20世纪国学大师利哈乔夫指出:“多神教在现代的理解中不是宗教,与...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60年30期
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简论殷商多神崇拜

简论殷商多神崇拜张玉强殷代是我国古代历史上有文字记载可考的最早的一个朝代,是我国古代文化发展中有着奠基作用的重要时期。殷代不仅以其高度发达的青铜文化而著名于世,它的宗教对后世也产生了重要影响,在古代宗教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殷代宗教是以多神崇拜为特征的。本文以甲骨卜辞为主要依据,对殷代多神崇拜作一些探讨。一、天上诸神崇拜(一)日神和月神日神是殷代重要的自然神。祭日活动记载于各期卜辞中。祭法主要有:侑(报德之祭)、宾(迎神之祭)、即(来就享祀之祭)、既(以生物为献之祭)、御(攘除灾祸之祭)、卯(杀牲之祭)、饮(荐酒之祭)、(架木以燔而祭)等。卜辞表明,殷人崇拜日神是以祭祀出日、入日为其特殊祭礼的。如:丁巳卜,侑出日?丁巳卜,侑入日?(合集34163)可以看出,殷人祭日是在同一天之内既祭出日又祭入日。有的卜辞因此把出入日合并一起,简称“出入日”,如:癸未贞:甲申饮出入日,岁三牛?(屯南890)。据常正光先生研究,“出日与入日之祭未...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