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重建有“神”的社区

以当前中国的需求论,文化生态学能为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提出更长远和更有针对性的导向,那就是“两个保护、一个维护和一个阐释”:保护自然生态环境、保护多元民族文化、维护少数民族和弱势群体的权益,阐释中华各民族团结统一共同繁荣的历史文化道理。$$   “神”就是集体道德意识。它是人们基于文化或地域习俗的认同,或出于对祖先和自然的感戴而从事的超越眼前功利的活动及其结果。归根结底,它是群体的道德责任感和知恩图报的义务感。个人出于对共同体的义务和感戴而投身于它的仪式活动,那样的社区就是有“神”的。$$   现代中国的社区之“神”不外乎三个来源:一是中华民族的历史文化大传统;二是中国各个民族自身的文化小传统;三是中国各个地方的文化小传统。如果嫌这些大而无当,那它就是民族、民俗、民间和地方的社区集体活动,特别是它们的节庆和礼俗仪式。$$   民族文化的保护和重建还是要从社区入手才能有效。对于民族文化建设而言,传统社区...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当代体育科技》2017年08期
当代体育科技

文化生态学视野下民俗体育的变迁与传承研究——以山东邹城为例

山东民间传统文化具有历史悠久、丰富的内涵和特色的地域,而峄山古会等属于传统文化,随着社会的发展,峄山古会等民俗体育活动历经变迁,先后经历辉煌、低迷,再到如今的日趋活跃。如何在保护民俗体育原生态的前提下传承和发展,开采其有价值的文化内容,具有重要意义,亦是体育文化繁荣发展的体现。1邹城民俗活动邹城作为一座具有丰厚文化底蕴的城市,自然拥有一些其他城市所不具有的民俗活动,像峄山古会、平阳寺火虎、阴阳板、山头花鼓戏等是邹城民俗活动的典型代表,传承了长久以来邹城的地域文化与精神。峄山自古就有“天下第一奇山”的美誉,其两千多年的文化积淀加上独特的自然风光,每年都会吸引大批的游客前来游玩,尤以每年二月初二的峄山古会最是吸引人。而平阳寺火虎因其表演的特殊性、危险性,大多只在邹城市太平镇的平阳寺村表演,但前几年经政府的重视开发之后,该表演相对来说熟识度提高了不少。峄山古会作为邹城传统节日的一种,原本就妇孺皆知,在经过政府大力开发后,迎来新的旅游高...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科教文汇(下旬刊)》2017年06期
科教文汇(下旬刊)

文化生态学视野下的滇西北民族传统体育文化解析

1文化生态学文化生态学是一门综合、整体、全面、动态的社会文化的研究,要把各种复杂的文化因素联系起来才能够说明环境因素对文化产生和发展的影响,才能说明不同的文化类型和文化模式与环境的关系。从宏观上来看:它是建立在文化学和生态学基础上的一门新兴交叉性学科;从微观上来看:它包括了音乐、绘画、体育、民居等各子文化的生态发展历程。2滇西北民族传统体育概况2.1滇西北地区滇西北地区是指云南省西北部地区,它位于青藏高原的东南延伸部分、横断山脉的纵谷地带,是东亚、南亚和青藏高原的交汇处,其地理范围主要包括大理白族自治州、丽江市、迪庆藏族自治州、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滇西北地区不仅仅以奇特的自然资源闻名于世,更因为滇西北地区特有的少数民族风情而享誉海内外。2.2滇西北民族传统体育项目滇西北地区少数民族众多,主要居住有藏、白、纳西、彝、傈僳、普米、怒、独龙等少数民族,少数民族人口占90%以上。各民族在繁衍生息的历史长河中创造了丰富多彩的体育运动项目。藏...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智富时代》2016年S1期
智富时代

纳西东巴跳文化生态学田野调查分析

一、前言随着国家西部大开发、新农村建设等国家扶持政策的不断推进和丽江旅游业迅速发展,玉水寨及周边村落结构的政治、经济、文化、民众观念意识及其独具特色民族传统体育形成民族传统文化生态系统,在新时期历史发展中已经潜移默化的发生了改变。文化生态学是以人类赖于生存的自然环境与社会环境中的各种因素相互交融与互作用,进而研究人类文化产生、发展以及演变规律的学说。本研究将以文化生态学为理论支撑,采用田野调查法、质性研究的范式来研究传统社会到现代社会村落结构变迁中少数民族传统体育的文化生态结构、文化生态变迁、传承方式、生态发展遇到的困境、文化生态系统重构等一系列问题,以期挖掘在现代村落结构变迁中少数民族传统体育发展的潜在规律,为少数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生态系统的演化规律、影响因素,进而探索出一条具有健康可持续发展的新路径提供借鉴。二、东巴跳及其文化生态结构(一)东巴跳的身体运动文化形成东巴跳的身体动作文化形成经历了“藏彝两族文化的实体竞争”、“四大...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参花(上)》2016年12期
参花(上)

文化生态学视野下的彝族“擦大钹”舞蹈

1991年6月,在云南昆明由云南省文化厅、省民委组织的云南省首届民族民间舞蹈比赛中,彝族舞蹈“擦大钹”被保山文艺工作者采集素材后创作编排成舞台节目《大钹韵》,以其独特的表演形式和震撼人心的表演场面倾倒了众多观众,荣获表演一等奖。1992年,在昆明举办的“第三届中国艺术节”中,当地文艺工作者又以“擦大钹”为素材,集体创作编排了名为《永昌钹舞》的大型广场舞蹈,由120多名专业、业余演员表演。该舞蹈一举荣获“第三届中国艺术节”组委会颁发的“表演综合一等奖”和“组织一等奖”,省内外文艺界人士将其与“威风锣鼓”相提并论而誉为“南钹北鼓”。彝族擦大钹表演队在21世纪以来曾多次参加云南省、保山市和隆阳区的文艺比赛,获得了辉煌夺目的成绩。但擦大钹绝不仅仅是活跃于舞台上的纯舞蹈,它更以立体的、活的形态存在于当地民众的日常生活中,如果将擦大钹从它存活的生活环境中抽离出来,从纯艺术的角度加以审视,我们就难以深入地认识和揭示擦大钹的艺术魅力和价值所在。...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明日风尚》2017年17期
明日风尚

基于文化生态学视角的布依族花灯传承和发展

文|邓芳中华文化灿烂多彩,历经时间历练,传承发展出具有多样性的文化遗产。我国有五十六个民族,各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化典型与文化代表。布依族花灯作为一种文化组成因子,在中华文化体系中占据着重要地位[1]。近年来,随着多样化思潮和西方文化的涌入,对于布依族花灯的传承与发展造成了一定的冲击,从文化生态视角审视布依族花灯传承与发展问题,对于构建我国历史文化保护体系,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一、布依族花灯的传承发展历程作为一种文化遗产与文化现象,布依族花灯已经有200多年的历史,经过不断传承与发展,形成了自己具有特色的文化体系。布依族花灯作为一种社会性的文化现象,具有其产生和发展的土壤,布依族花灯产生之初,是由民间艺人自主发起,其传承与发展具有较强的民族特性,在发展传承过程中,布依族花灯民间艺人在花灯制作过程重融入自己民族的生活和艺术审美,通过独具特色的表达方式,形成自身的文化艺术体系,强化提升了花灯制作的艺术性和实用性[2]。从产生之初,布依...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