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宗教实证研究:从美国到中国

7月14日至20日,第5届中美欧暑期宗教学高级研讨班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今年的主题是:“宗教实证研究:美国与中国”,主讲为美国贝勒大学宗教研究所科研所长卡森·麦肯教授和普度大学中国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美籍华裔学者杨凤岗教授。来自大陆各高校、研究机构、宗教团体以及美国、新加坡等地的63名学员学成结业。$$麦肯教授对于宗教社会学量化研究具有高超的技能和丰富的经验,他主要讲授对美国宗教进行实证研究的体会。2005年,贝勒大学对全美宗教作了经典性的普查,其有关美国宗教现状和变迁的数据为《纽约时报》、《新闻周刊》等权威媒体所引用,麦肯教授作为学术骨干参与了这一调查的全过程。如何作大型抽样调查是麦肯教授的讲课重点之一,此外,他还将讲授美国人的宗教信仰与信任关系的研究、美国的宗教信仰与超自然力信仰之间的关系等。$$杨凤岗教授是近年来活跃于中美之间的宗教社会学家,他讲授的主要内容是美国华人移民宗教和中国宗教的社会学研究。杨教...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新疆艺术(汉文)》2016年05期
新疆艺术(汉文)

艺术编码的社会条件

社会学对文学艺术的注视,并没有一个很辉煌的历史。经典社会学家,例如马克思、韦伯、涂尔干,始终没有腾出很大的精力来研究文学艺术问题。(1)与此相反,在布迪厄进入学术场域之初,就开始将文学艺术放在一个极为重要的位置上。布迪厄早年对马克思的接受,就与艺术不无关系。(2)另一方面,布迪厄对韦伯和涂尔干宗教社会学相关内容的改造,使之成为自己文艺社会学的有机组成部分,绝不是一种偶然的理论冲动。因为,对布迪厄来说,文化,尤其是祛魅之后的文学艺术,正如尼采所祈愿的那样,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了我们时代的宗教。布迪厄的这一努力,至少是文皮埃尔·布迪厄(Pierre Bourdieu)艺社会学成为当代社会学研究时尚的一个重要原因。但是,在布迪厄20世纪六十年代后期开始着手这一课题的研究的时候,他还不能摆脱某种符号学的影响,也就是说,他将艺术接受过程视为编码解码的过程,尽管他当时已经强调指出这一过程受到社会条件的制约。本文的基本内容,是侧重介绍布迪厄发...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研究》2017年06期
社会科学研究

当代美国宗教社会学思潮的多样化进程——《当代美国宗教社会学理论研究》评介

近年来,宗教社会学研究已经成为中国宗教学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宗教社会学理论的掌握和运用也成为开展宗教研究的必然要求。由于欧美国家在宗教社会学研究上起步较早,我国学者在研究中所使用的宗教社会学理论和研究方法大多是借鉴了欧美宗教社会学固有的论著,但多是零散存在,不成系统。因此系统全面地了解国外宗教社会学理论与研究方法对于国内宗教学界来说也是一种基本的需求。李向平教授等撰写的《当代美国宗教社会学理论研究》(上海中西书局,2015年)一书是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当代美国宗教社会学理论思潮研究”的最终成果,书中关于当代美国宗教社会学理论的综述和研究,展现出当代美国宗教社会学思潮变迁的多样化理论图景,为国内外宗教学界搭建了一座理论桥梁。该书选取了塔尔科特·帕森斯(Talcott Parsons)、罗伯特·贝拉(Robert Bellah)、赵文词(Richard Madsen)、罗伯特·伍斯诺(Robert Wuthnow)、罗伯逊(Ro...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沧州师范学院学报》2016年03期
沧州师范学院学报

宗教社会学两大基本范式考察

宗教社会学是宗教学与社会学相结合的交叉学科,作为一门实证的社会科学,它的基本观点是:“宗教是一种社会实在和现象,它与构成社会的其他社会单位处于相互作用的关系之中”。[1](P3)古典时期宗教社会学的理论发展,深受法国社会学先驱奥古斯特·孔德(1798-1857年)的深远影响。孔德基于实证精神将社会学研究理论区分为社会静力学与社会动力学两部分,社会静力学基于人类社会自发秩序的一般理论,研究社会有机体的组织和结构及其各要素之间的相互关系。社会动力学基于人类自然进步的一般理论,“主要是运用关于人类智力发展三阶段的理论解释社会历史的进步”。前者旨在揭示人类社会的基本秩序,研究社会诸现象协调和共存的规律;后者旨在研究社会演变、进步的原因。孔德在其社会学研究中也注意到宗教问题的重要性,他认为从社会静力学角度上讲“宗教是秩序的源泉”,从社会动力学角度讲,宗教神学是人类智力发展的一个阶段。[2]孔德关于社会静力学、社会动力学的理论划分,分别为其...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自然辩证法通讯》2016年05期
自然辩证法通讯

从宗教社会学新范式看科学与宗教

一、为“范式”一词重塑辉煌以及新范式的可遇不可求当今中国的人文社会科学界似乎正呈现着库恩上世纪70年代所言的“对这个词已经失控”的状态:“如今‘范式’,连同其伴生词组‘范式转换’,已经令人尴尬地随处可见”([1],pp.11-12)。研究时期的一个新理论、新观点、新视角或新方法。问题是“范式”一词可以这样用吗?有学者发现库恩在《科学革命的结构》(以下简称《结构》)一书中对“范式”有21种不同的用法,库恩自己说其实有22种含义并坦承该词的应用范围过于宽泛([1],p.11,17)。既然这个概念具有多层次、多重含义,也就难怪其应用上的失控了,即使该词的广大应用者并不一定是因为知晓这概念的多种含义而使用。库恩自己则于晚年放弃了“范式”这个词,但该词的应用却并未停止([1],p.11)。在本文看来,放弃该词实在可惜,但也的确不宜按流行方式应用这个词。如本文将介绍的宗教社会学新范式,如果不用范式这个词的话,至少目前还找不到更适宜的术语取代...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宗教社会学》2014年00期
宗教社会学

美国宗教社会学发展的三大支柱:专业协会、经验研究与理论自觉

宗教,在社会学早期发展阶段,亦即社会学“经典时期”,始终是吸引“社会学之父”们的重要议题。奥古斯都·孔德、卡尔·马克思、马克斯·韦伯、埃米尔·涂尔干、乔治·西梅尔等社会学创始人,尽管对宗教有着不同的态度与情感,但是,他们都把宗教视为“理解人类社会之结构与过程的关键”(Beckford,1989:7),对宗教现象的分析为他们建构各自的社会学理论大厦提供了丰富的灵感。然而,随着社会学的这几位重要的欧洲奠基者相继离世,以及社会学独立学科地位在20世纪初的最终确立,宗教议题却退出了普通社会学(generalsociology)的视野,对宗教的社会学研究也长期孤悬于主流社会学之外。宗教社会学与普通社会学处于“知识层面上相互绝缘”和“体制层面上相互隔离”的状态。1宗教社会学很大程度上成为一个自给自足的领域,有自已的概念、理论体系与问题意识。除了少数例外,宗教社会学领域中所取得的贡献对社会学整体几乎没有影响;“宗教”在社会学中的这种“历史性缺...  (本文共1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