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俄语中的族类概念(下)

少数民族 Националъное(этническое) менъшинство:在苏联时期及现在的俄罗斯联邦官方层面,实际上并不曾正式使用过“少数民族”这一术语。在俄语情境中,少数民族一般指那些与其主体部分分离、居住在外族环境中的族裔群体。他们根据自称、语言、文化和其他一些民族特点表明其与主体是民族部分的关系,并同居住地命名民族或其他族裔群体分界。如居住在俄罗斯且在境外有其民族国家的德意志人、朝鲜人、波兰人、希腊人、芬兰人、保加利亚人等约30个族群;还有无国家建制的茨冈人、库尔德人、萨米人、东干人、亚述利亚人等。$$    实际上,在俄罗斯,“少数民族”概念本身是有条件的,是一个相对意义上的概念。例如,在俄联邦的巴什基尔、布里亚特共和国,俄罗斯族人在数量上是多数,但被命名民族(巴什基尔人和布里亚特人)正式地认定为少数民族。这主要是因为,虽然命名民族在该共和国属人数上的少数,但相对于该共和国在数量上占多数的其他民族,在法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作家》2013年24期
作家

美国女性主义民族志作品中的多重声音

女性民族志中存在一种叙述方式,即在与各式各样的访谈的对话后再总结出自我的观点。在逐步得出观点的过程中,不同的访谈对象,不同的研究结果都被对以平等的尊重。这种复调的方式不同于经典民族志文本中独白式描述、由第一人称或第三人称语气来建构民族志作者的权威。而像维科所说,“复调作品最清晰地表达了那种社会形式,它关注他代表与她被代表之间的主客体关系中所象征的权力问题,在这些地方,与田野工作的现实相符。”《写文化》中界定了后现代民族志的核心,应当是合作发展的文本,民族志作者不会聚焦于单声部的表现和叙述:“最好将民族志的语境理解为协力创造故事的语境,产生出一个多声部的文本,一个关于话语的话语。”这种交替的表述方法表达了对知识生产形式和表述的分析途径,并形成多种文体被作为试验性的一项特点。一对话体多样性的表述方法早在20世纪初已存在于女性人类学家作品中。在格莱蒂斯·理查德的《蜘蛛女》中,记录对话内容的过程也是她进行描述的过程,是她文本主要的表述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作家》2013年24期
复旦大学
复旦大学

女性经验对民族志文本生产的影响途径研究

民族志作为一种经典的方法论和学术范式,是文化人类学研究的基础。随着各种社会思潮的发展,经典民族志文本生产中的作者叙述权威被人们所质疑。人们开始重新思考对关于作者如何对田野调查中研究对象知识进行表述的问题,并将分析研究者主体性因素纳入民族志研究的范围。1986年由詹姆斯·克利福德和乔治·马库斯合编的《写文化》一书将民族志重新定义为经由写作者经验建构的、文化描述的写作,因此具有反思性和文学性的特点。但是,在这场讨论中却并未将女性人类学家的民族志文本写作列入具有新型民族志特征的范围。事实上早在人类学学科成立初期就已出现女性研究者参与的痕迹,并且在民族志研究的各个环节都体现出创新性特点,然而这些现象并末引起学界重视。尽管有很多研究资料表明人类学者性别经验的不同会影响到知识生产的结果,但在研究方法中依然缺少对性别经验的区分与正面梳理。在国内,谈及民族志中经验基础的话题,学界较多关注文本中研究对象的经验特征或书写的文学化转向,却并没有对研究...  (本文共18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湖北三峡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3年01期
湖北三峡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民族志的叙述之道——从《写文化——民族志的诗学与政治学》看民族志写作

以马林诺夫斯基《西太平洋的航海者》的问世为代表,科学民族志是民族学田野调查后最为“还原现场”的知识结晶。但是,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开始,知识创新的批判精神渗入田野调查的经验研究方法。人类学家开始反思民族志的创作过程,其中以《写文化——民族志的诗学和政治学》和《作为文化批评的人类学:一个人文学科的实验时代》两本著作为代表。在此,笔者将就前者来谈谈民族志的叙述方法与立场。首先,人类学家在选择田野上受到主客观因素的影响。在来到田野现场时,依然是主观与客观的因素,人类学家片段式或者以“自己所用”为目的地节选观察对象。例如,玛格丽特·米德在面对“后人”对《萨摩亚人的成年》一书的质疑时,就曾反复地强调田野调查的偶然性。为了更加“直击现场”,同时随着调研工具的进步,学者在民族志写作方式上发生巨大的变化。即其传统“流程”为,在一系列的叙述后,总结出异文化的部分。其中着重开始追求民族志写作形式的变化,例如自述、图片、摄像等等,以达到直观和公正的目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民族研究》2017年05期
民族研究

线索民族志的线索追溯方法

一、问题的提出如何书写一部可以完整记录田野发现的民族志文本是现代人类学的基本训练之一。人类学家是基于自己的田野调查材料展开写作的。这种写作,是一种基于某种社会文化问题的线索发现,即以一种深入研究洞悉整体的姿态,对线索及后继线索进行长时间、持续不断的追踪而获得的一种实际认识。在《线索民族志:民族志叙事的新范式》一文中,笔者曾经专门指出从一种聚焦的“场所民族志”到一种可以动态追溯的“线索民族志”的方法论转向。?这种转向,试图把人类学从一种静态的定点观察,逐渐吸引到更具灵动性的具有勾连时空作用的线索追溯上,为人类学民族志写文化的新突破提供了一种新的方法论讨论空间,并使人类学的中国研究不仅能够看到一个点上的村落,而且能够看到诸多线索连带意义上的更为广阔的中国意识的存在,看到世界命运共同体的差异性存在。以马林诺夫斯基(Bronislaw Malinowski)《西太平洋的航海者》一书为代表的经典民族志的书写,更多在意于对一个固定点上发生的...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博物院》2017年05期
博物院

广西民族志影展的定位与发展

当代“民族志”的概念,从传统的文本研究(一)树立与巩固:影视人类学扎根广西扩展到使用影像作为工具、方法和成果,因而催生的两大基石了“影视人类学”这一独立的学科体系。各种学科背景的人们越来越多地参与到这个实践过程中,产广西民族志影展由广西民族博物馆创办于2012生了大量的影视作品,且数量每年递增,在此基础年。其发展基石得益于两点,一是从2004年开始在上,收获了丰富的经验。人们也积极对此进行总广西全区启动的“文化记忆工程”,二是2011年举结,形成数量众多、视角各异的学术专著和论文。办的“广西生态博物馆摄影摄像培训班”。民族志影像的不断实践与总结,为影视人类学学科“文化记忆工程”是广西民族博物馆筹建期建设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理论累积,其他学科视角的间提出的概念性项目,它的操作方式是以长期固定撞击和融入,更有助于确立影视人类学发展的意义的资金和工作职能来巩固博物馆的基本职能,以田和价值。本着为上述影像和文本两方面共同结合的野调查工作为依...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