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证明”?

如果你猜出了答案(既然上帝是一切事物的本源,那么一个事物假如由另一个造成,就不能叫做上帝),那你就已经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民事证明负担减轻研究

证明负担减轻理论是大陆法系证明责任学说发展到一定时期,为应对当下司法实践中的证明难题而出现的。长期以来,以“法律要件分类说”为基础来分配证明责任的理论,可以说是以当事人双方在诉讼中作为原、被告角色的相互转换性及其力量对比的平衡性为前提的。然而随着人类文明的日益进步,科技的发达与社会产业结构的大规模化,在给日常生活带来更多财富和便利的同时,也引发了一系列严重问题。这些问题反映到民事诉讼中,通常表现为产品质量侵权诉讼、环境侵权诉讼以及医疗事故诉讼等类型的案件大量增加,并形成了所谓的“现代型诉讼”。在这类诉讼中,当事人侵权和被侵权的角色早在社会结构层次上被固定下来,几乎不存在互换的可能性。正是这种角色互换可能性的丧失造成了原、被告之间诉讼地位的不对等以及证据收集能力的落差,进而封闭了被害人的救济途径。此时,如果仍机械地适用证明责任分配的一般原则,要求在实体法上负证明责任的原告承担举证失败的不利后果,就可能会引起裁判结果与实质正义相抵触...  (本文共21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上海交通大学
上海交通大学

证明责责任减减轻论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现代型诉讼尤其是证据偏在型案件不断涌现,如医疗纠纷、环境侵权等案件。在这些现代型诉讼中,双方当事人处于不平等的地位,当事人之间收集证据的困难程度不同,也就是诉讼法上通常所说的“武器不平等”。根据古典的传统辩论主义,各方当事人应当对自己提出的事实主张提供证据,但是现代型诉讼尤其是证据偏在型案件的出现,负证明责任一方当事人往往处于弱势的一方,而非负举证责任一方当事人掌握着证据,因此,如若对方当事人不提供证据导致案件事实无法查清,即案件处于真伪不明的状态,法官就会通过客观证明责任作出判决,使得负证明责任一方当事人承担败诉的不利益。毕竟案件事实真伪不明时通过证明责任做出的判决不是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作出的,因此,这很可能与事实真相不符,有悖于个案具体正义的实现。因此,在现代型诉讼案件的证明过程中,为了避免案件事实真伪不明的出现,开发一些证明责任减轻技术已是势在必行。通过证明责任减轻技术减轻负证明责任一方当事人的主观证明...  (本文共17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检察官证明责任研究

全文的结构分为:绪论;第一章:检察官证明责任的基本定位;第二章:法律推定——检察官证明责任的内容质度;第三章:被告人证明责任与检察官证明责任内容的消长互动;第四章:证明对象——检察官证明责任的范围量度;第五章:被告人陈述形态与检察官证明责任范围的增减互动;第六章:证明标准——检察官证明责任的履行尺度;第七章:刑事证明标准层次性与检察官证明责任履行的难易互动;第八章、完善我国检察官证明责任制度的若干思考;结论。论文的主线是围绕检察官证明责任的基本概念、三个维度、三个互动和完善建议四大逻辑思路展开和布局。其中,三个维度是证明责任的静态存在,表明了证明责任与相关证明概念的必然联系;三个互动是证明责任的动态存在,表明证明责任在法律实践中的复杂类型;三个维度是三个互动的基础根据,三个互动是三个维度的变化形态。如果将法律推定、证明对象和证明标准这三个维度比喻成检察官证明责任的三个“支点”,那么,这三个“支点”的运动变化就形成了检察官证明责任...  (本文共27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民事诉讼证明标准之基础理论研究

近年来随着我国民事审判方式改革的逐渐深入,为提高庭审效率,强化了当事人举证责任。原有职权主义诉讼模式下,法官大抱大揽的情形已经大为改观。民事审判活动中强调当事人举证责任的同时,还提出了证明责任理论,即当要件事实真伪不明时,由负有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败诉责任。罗森贝克的规范说是以“法规不适用原则”为证明责任分配的基础。即采取“诉讼中法律效果存否应与实体法主要事实存否的证明相结合”为前提,以“法规不适用原则”作为解决诉讼上真伪不明的方法。法官就主要事实存否,只有在抱以积极确信之时,也就是说,只有在主要事实被证明之时,才有可能适用该法规。结果是“法官对主要事实不存在抱有确信,以及就主要事实存否无法达到确信之时均不适用该法规”,并以此作为解决真伪不明的策略,成为了支撑整个罗森贝克规范说的动脉。当规范说适用于某些具体诉讼中时,由于当事人之间证据分布不均匀或证明困难,往往会导致证明责任分配不公,从而在具体案件中无法实现公平与正义之立法主旨。...  (本文共22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行政诉讼证明标准研究

证据问题是诉讼的核心问题,而证明标准问题又是整个证据体系中的关键和灵魂问题。无法认定案件事实,再完备的法律都是一纸空谈,无法适用。在诉讼活动中,证明标准正如同一个灯塔,指引着诉讼的方向,采用何种证明标准,直接影响到整个诉讼机制的功能和运行。因此,对证明标准领域研究的价值体现了对证据法内在生命的支撑,具有重大的研究意义。但无可否认的是,证明标准问题又是一个极难准确把握的问题。在民事诉讼以及刑事诉讼领域,建立在其较为成熟的学科体系以及基础理论的前提上,学者们一直将证明标准作为诉讼法领域的核心问题予以重点研究,无论是在理论研究亦或是司法实践领域都已经取得了诸多积极的成果,逐渐形成了较为统一和科学的理论体系和实践标准,对于民事诉讼与刑事诉讼制度的发展完善起到了重大的促进作用。近年兴起的跨学科的统一证据法学的研究,更是对于系统和深化证明标准的理论基础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相比较而言,行政诉讼证明标准问题的研究现状令人尴尬,学界对于行政诉讼证明...  (本文共18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