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废除“亵渎法”并不意味着无限的言论自由

“亵渎法”,或者准确地说“反亵渎神灵法”,是传统宗教社会、特别是国教或神权国家的一项重要的法律。随着西方基督教社会的日益世俗化和现代人权理念的普及,绝大部分所谓基督教国家,已经废止或者实际上已停止适用此类法律制度。近期,北欧国家中唯一保留着“亵渎法”的丹麦,由于这一法律的先适用、后废除的做法,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今年2月,该国高调适用其刑法典第140条,即“任何公开侮辱和贬低宗教教义和宗教神灵的行为都可能受到法律的追究”,对一名在社交网站上发布焚烧《古兰经》的自拍视频的男子进行刑事调查。短短数月之后,丹麦议会又以75:27的大比例,正式通过了废除作为该案法律依据的刑法典第140条。这种变化,不仅反映了丹麦刑法精神及相关理念的转变,更反映出面对欧洲难民危机及丹麦本土的宗教冲突,包括伊斯兰教与犹太教之间的冲突,丹麦主流社会的应对策略。$$法案通过后,丹麦反对党“红绿联盟”成员、国会议员、也是法案的提出者布鲁诺·杰鲁普说,“亵...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哲学与法社会学论丛》2015年00期
法哲学与法社会学论丛

言论自由的至善主义辩护

基于言论自由保护真理、①民主?或自治?等善而提出的言论自由的哲学辩护,与围绕密尔的言论自由论证而展开的解释学批判(exegetical critiques)④一样有名。和这些相比,尽管存在对美德理论重新燃起的学术兴趣,当代的言论自由辩护却很少为这些辩护的证成而诉诸美德的价值。这里的拒绝有充分的理由。表面上看,公民自由与对美德的促进之间似乎存在冲突,于是很多人为确保自己提出的辩护大致可靠,便放弃在任何意义上诉诸美德。这篇论文则试图陈述一个有说服力的理由,支持不放弃以美德作为言论自由之根据。在接下来,我将提出一种言论自由辩护,并使它立足于一种特殊的理智美德(intellectual virtue)形成被证成观点的美德(the virtue of forming justified opinions),这种美德只能通过参与特定证成实践来获取。而对任何观点或态度的审査,都可能暗中破坏那些实践。不足为怪,我提出这一论证的灵感来自密尔,而他...  (本文共23页) 阅读全文>>

《中共合肥市委党校学报》2018年04期
中共合肥市委党校学报

党员言论自由的界限初探

一百多年前,裴多菲写下了著名诗篇——“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深刻地诠释了自由的价值和人们对自由的向往。按照马克思主义理论,人类社会最终将走向“自由人联合体”,自由成为终极追求。长久以来,人们对自由的追求热切而激烈,不惜流血牺牲,付出生命的代价。即使在今天,人类社会已经基本告别了愚昧专制的时代,但人们对自由的追求和探讨却从未停止过。在自由的价值内涵里,言论自由是不可或缺的核心要素之一。随着信息化时代的来临,言论的表达方式更加多元化,言论自由实现的渠道和空间得到广泛拓展,但与此同时,言论自由的过度和滥用也悄然成为现实。言论自由的问题显得更加复杂。学术界对公民的言论自由进行了诸多的讨论,尤其是对言论自由的界限问题关注较多。但对党员言论自由的界限问题鲜有涉及。本文拟对此进行初步的探讨。一、言论自由的概念在讨论党员言论自由的界限之前,有必要对言论自由的概念作出基本的界定。《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中规定的言论自...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吉首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02期
吉首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言论自由及其边界的政治哲学反思

一、言论自由及其意义“言论自由”体现了公民将自身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以某种合法形式加以积极主动表达的行动自由,由此展现现代公民所应具有的公共性特质和向度。“使用语言互相交流,说服对方,取得妥协,达成共识,体现的就是平等、自由、理性的公共价值。”[1]言论自由体现了现代社会的进步与发展,是衡量现代社会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言论自由能够促成知识与真理形成和分享,承担了开启民智的重要使命。从哲学认识论的角度来看,知识与真理都不是永恒的和终极的,都是在质疑、挑战、锤炼和修正中不断实现自我矫正和自我完善的,因此需要一种使知识和真理得以呈现的意见多样性和言语交流的氛围与环境。人类对于世界的认知一方面来自于自身的感知和体验,另一方面则来自于处身同一语境的与自身保有交往互动关系的他者之间的言语交流。由此来看,言论自由就是对各种不同意见甚至异见所采取的开放包容态度。更为重要的是,言论自由意味着一种真正的求知、求真态度。相反,压制言论自由则是对知...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中国律师》2019年02期
中国律师

律师“言论自由”的边界

自由一词最早的记载源于隋文帝杨坚,其曾叹曰:“吾贵为天子,不得自由”。在那种君权神授、天人合一的绝对集权朝代,一国之君尚有如此感悟,可见自由一词是不可孤立而谈的。自由与秩序自古以来便是相辅相成的,秩序一方面约束了自由,另一方面正因为秩序的存在,自由才得以保证。现今,我们探讨“言论自由”的边界,笔者认为,首先“言论自由”绝非“自由言论”,而是有规矩、有边界的,这是全体公民都应当遵守的准则。律师作为全面推进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其言论既要维护国家秩序又要保障当事人合法权益,保障实体公正与程序正当共同推进。因此,律师“言论自由”的边界在不同“身份”的前提下又不可一概而论。在民事庭审过程中,律师接受当事人的委托,职责是维护其合法权益。此时律师“言论自由”的本质便是当事人的辩论权,而辩论权作为当事人基本权利之一,也是最为重要的权利。辩论权与其他基本权利的不同之处在于,辩论权贯穿于整个诉讼过程中。在我国现阶段审判模式下,充分的辩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9年09期
法制与社会

论网络言论自由的政府规制

一、限制网络言论自由的法理(一)网络空间公地悲剧理论公地悲剧理论是由美国生物学家格雷特·哈登(GarrettHardin)1968年在篇名为《公地的悲剧》(The Tragedy of the Com-mons)的文章中提出的。公地悲剧之所以产生,一方面在于人的自私性,另一方面在于缺乏必要的监管。那么在网络空间是否也存在这种现象呢?回答是肯定的。网民可以轻易实现“无障碍进入”在网络中的这片“公地”上,言论自由者尽情挥洒自身才情,于是网络空间中,虚假言论、不良言论、违法言论此起彼伏,因此,要避免网络空间中言论自由的公地悲剧,就必须对网络言论自由来采取相应的限制措施,从而防止网络空间中言论自由权行使者出于个人的意愿而随意践踏网络公地。(二)网络空间资源稀缺理论该理论来源于1943年“NBC诉合众国案”的判决,理论上来说,网络空间是一个无限的空间,但实际上并非如此,该空间的大小取决于物理层面的网络服务器存储量的大小,当无限量的信息充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