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龙永图强调:中国企业间要避免恶性竞争

本报讯“温州的一个打火机企业告诉我:‘我们不怕外国同行,就怕国内同行互相压价。’”博鳌论坛秘书长龙永图日前在广州番禺发表演讲时多次谈到:“中国企业不能相互残杀。”$$龙永图认为,现在小到打火机,大到集成电路,中国企业之间的恶性竞争问题长期以来都没有得到解决。怎样避免恶性竞争,已经成为中国对外贸易中的一个关键问题。他提醒说,中国企业要确保在市场经济中按规律办事,不做假账,产品符合国际标准,才能经得起市场的长期考验。$$“出口不是目的,赚钱才是目的,削价倾销得不偿失。”龙永图建议,中国企业要联合起来,建立有“牙齿”的行业协会,行业协会甚至可以取消某些恶意竞争企业的生产经营资格。$...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喜剧世界(上半月)》2019年07期
喜剧世界(上半月)

一个烫手的打火机

半夜在书房赶稿,老婆又来了。鉴于前几次深夜卧谈,我的智商被屡次吊打,于是我开门见山:“夫妻一场,这些年,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有事直说。”老婆微笑:“没事就不能给你按按肩?”她开始给我按肩。“我的手艺,跟水疗会所的小妹比,哪个好?”“不知道,我没按过肩。”“不按肩,那按哪里?”“我是说我没去过那种地方。”“那你打火机上怎么印着什么什么休闲会所?”她迅速把桌上的打火机捏在手里问我。这个问题,我防不胜防。估计她早就看到了打火机,但她不直接问,而是从按肩开始切入话题。温水煮青蛙,察言观色。女人,可怕。“打火机应该是李建军的,上次跟他吃饭顺手拿他的。没想到他是这种经常去会所的人。”我也算是老江湖,凡是说不清的问题,都把脏水泼在李建军身上。老婆:“你跟李建军也算朋友吧?”“当然。”“李建军知道你这么坑他吗?”老婆伸出右手,亮出打火机,“这就是个普通火机,上面根本没写什么休闲会所。怎么变成李建军从会所拿的了?”原来是诈我,她根本就没看到那个...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东方剑》2019年09期
东方剑

“打火机”

在地铁站大家等着上地铁。“小胡,看你左边二十米的地方,那个小个子,穿黑衣服的,他就是‘打火机’,你贴靠上去。”听到我师傅说话时,我已绖看到了 火机”。在我们刑侦支队反机队,大家都在传说一个叫“打火机”的老扒手。这个老扒手几进几出,是个江湖老手,为什么叫他“打火机”,是因为他把好几只打火机吞在肚子里,一旦在作案时被抓,他就狠根地把自己摔倒在地上,引爆打火机,这样就无法关押他。这样老奸巨猾的老扒手,就应该和他斗智斗勇,抓他现行,为民除害。我是个入队不到一个月的新警,师傅叫我贴靠到“打火机”身边就是因为“打火机”不认识我。“打火机”真的是个老手,我贴靠上去后,他当然不知道我差警察,但是他会反侦查。当到站的地铁门打’开后,“打火机”没有马上上去,我就跟着他也不上去,当地铁车门即将关闭前他上去了,我也跟上去;而当地铁车门在关闭的一刹那,他又返身迅速出门,我虽然身高一米八十,但我年轻灵活,在地铁车门关上的一瞬间,我也跳出车门。我心想,和我玩...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炼油设计》1985年06期
炼油设计

混合气体打火机油的生产

1983年我厂催化重整车间建成一套生产气体打火机油的装笠,并已投入生产。 气休打火机油的原抖是重整生成油的副产品—脱戊沈塔塔顶C。一组分。它无水、无史、无不饱和烃,是生产丁烷混合气体打火机油的好原料。 气体打火机油的’生产是简单的气体分离过程,采用双塔分离流程。原料由脱戊烷塔顶回流堆来,由泵抽送经换热器换热后,进脱丁烷塔。脱丁烷塔塔顶气相经冷凝器,液相作塔项回流,未冷凝的气体作脱丙烷塔的进料。脱丙烷塔底组分经重沸器加热除去轻组分,质量分析合格,即为丁烷泥合气体打火机油。 主要工艺参数如下: 脱丁烷塔脱丙烷塔嗒顶温度,℃68一74连7一52答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第二课堂(A)》2019年08期
第二课堂(A)

防烫打火机

打火机是一件常见的生活用品,在过生日点蜡烛、烧烤前生火等活动中都会用到。但市面上买到的打火机喷出的火苗没有任何遮挡,只要风轻轻一吹或是拿打火机的手稍稍一偏,火苗就可能转向按打火机的拇指,从而烫伤拇指。为此,我想到了一个解决办法———在打火机的出火口装上一道“防护栏”。这个“防护栏”我只设计了三面防护,靠按钮的一面与左右两面,而另一面不做遮挡,这样的设计既不影响我们使用打火机,又能起到防烫防风的作用。下面,我来向大家具体介绍一下防烫打火机的制作方法。要发明出防烫打火机,得先...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第二课堂(B)》2019年08期
第二课堂(B)

打火机的研制

爸爸的烟瘾上来了,他从衣兜里掏出一盒烟,打算吸上一根。可是,他翻遍了全身上下的口袋,也没找到打火机。没有打火机,自然也就没有办法吸烟了,至于火柴,家里更不▲一战时用废弃的弹药筒制造出的打火机可能有。“儿子,你看见我经常用的那个打火机了眼前闪过,急忙闭上眼睛,等他再次睁开眼睛吗?”爸爸走到正在写作业的默默身旁问。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一条大街上,只是“你不是戒烟了吗?打火机被我不小心摔这条街看上去怎么那么陌生呢?得散架了!”默默头也不抬地说。默默经过一番了解,才知道自己来到了“唉!”爸爸失望地叹了口气。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英国。在这条街道的尽“能不能重新将打火机组装好?”默默小头有一家烟草店,店门口有几个军人正在接声嘀咕。然而,等他真的去组装时,却发现自受记者采访,默默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己根本就不会。“你能说说在战争中最让你无法忍受的“你可不要小瞧打火机,它的原理一点儿一件事是什么吗?”记者认真地采访其中一个也不简单。”智慧精灵...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