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拓展梁漱溟研究领域的空间

梁漱溟合作理论与邹平合作运动,是一个现代思想文化史与社会经济史相结合的研究课题。梁漱溟先生是中国20世纪最著名的思想家之一,其合作理论在他的思想理论体系中占有一定的地位,但历来却少有研究;邹平合作运动是20世纪30年代中国合作运动中的一支劲流,在山东乃至全国占有相当地位,但同样也缺乏系统研究。《梁漱溟合作理论与邹平合作运动》将两个相对薄弱的环节连接起来进行整体性研究,进一步拓展了梁氏研究领域及中国合作运动研究领域的空间。$$梁漱溟在中国现代史上是个有争议的人物,多年来人们一直不敢研究他。在思想解放的今天,研究梁漱溟已不是禁区了,但梁漱溟是一位学贯中西、思想精深的哲人,要研究梁先生这样的大家是很有难度的。作者杨菲蓉知难而进,她不仅熟读梁先生的著作,领会其合作理论的真谛,而且博览国内外思想界关于合作理论及其实践的论述,从而在更广阔的视野上来理解梁氏的理论和实践;她还检索了海内外有关梁氏合作理论及其实践的研究成果,以便在扬弃前人成说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重庆日报2002-03-07
《炎黄纵横》2006年07期
炎黄纵横

本色梁漱溟

三个民族的后代1893年10月18日(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梁漱溟出生在北京著名的安福胡同。梁漱溟的先祖,与元朝的皇帝同宗室,所以是蒙古族人。朱元璋打天下时,元朝的末代皇帝携眷逃跑,多数人去了蒙古。梁漱溟祖上留在河南汝阳,因这一带战国时期叫大梁,所以他们改姓梁。后来,他们又迁至广西桂林。梁漱溟的曾祖父考中进士后,因此举家迁移到北京定居。到京瓷做官,时义和团起事,手脚不灵,智力平常。他在家中读过《三字经》《百家姓》后,父亲没让他读四书五经,而是读《地球韵言》,了解世界上还有几大洲、几大洋、几多国家。此外,父亲是戏迷,喜欢给孩子们说戏中的故事。19世纪末,福建新派人物陈荣在北京办了个‘’中西小学堂”,不仅教中文,还教英文。梁漱溟1 899年曾入学就读,当专杀信洋教、读洋书的人,学继梁漱溟的曾祖父之后,他的祖父、父亲也都是清朝的官员。梁漱溟的外祖父是云南大理人,白族,也是先中进士后做官。他的祖母和母亲都有相当高的文化,能诗文,办教育,这...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炎黄纵横》2006年08期
炎黄纵横

本色梁漱溟(续一)

与中共创始人的友谊梁漱溟不仅和梁启超、蔡元培、章士钊等人关系密切,与共产党人的关系也由来已久。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前,他已是陈独秀、李大钊的老朋友了。中国共产党成立后,梁漱溟继续保持着与他们的友谊,始终没有变过。梁漱溟和中国共产党的两位创始人成为朋友,是蔡元培先生的功劳。1917年初蔡元培出任北京大学校长,他以海纳百川的胸怀把各式各样有才能的人尽可能请到北京大学任教,第一个请的是陈独秀担任文学院的学长。梁漱溟走进北京大学当教席,第一个结识的就是陈独秀。从年龄、地位和声望上讲,梁漱溟应算后学晚辈。陈独秀是激进的民主主义者,梁漱溟与他在思想上并不合拍,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之间平等相处。梁漱溟在两篇回忆蔡元培的文章中都以浓重的笔墨提到了陈独秀。他说陈独秀是“反封建的一位闯将,是新文化运动的急先锋”“陈先生之精辟广悍,每发一论,辟易千人。实在只有他才能掀起思想界的大波澜”。这些评价都是公允的。梁漱溟与李大钊的关系更密切一些。李大钊(守常)比梁...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炎黄纵横》2006年09期
炎黄纵横

本色梁漱溟(续二)

到延安首访毛泽东1938年1月,梁漱溟从武汉到西安,经八路军办事处接洽,于1月5日动身赴延安,25日返回西安。天寒地冻,风尘仆仆,梁漱溟跑到延安去的目的是什么?他说,一是对中国共产党作一考察,二是与中共负责人交换意见。当时的梁漱溟对共产党的武装斗争是不赞同的,甚至反对,因为他认为“不断地暴动与破坏,将只妨碍建设,梗阻进步,延迟革命之完成,实在要不得”。从这几句话中可以看出,他所说的“革命”是指孙中山领导而未完成的“国民革命”。他反对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并不是怕自身自家被共产,而是怕妨碍国家的建设。全国抗战后,“共产党放弃对内斗争”是“民族命运的一大转机”,但梁漱溟要亲眼看一看共产党的转变是否靠得住?显然,此时的梁漱溟不能算是中国共产党的朋友,但也不是敌人,他极其天真地希望中国共产党能按他设想的路子走下去。梁漱溟从西安动身后看到了什么呢?他看到了极其恶劣的自然环境,但又出乎意料地看到了在共产党领导下生机勃勃的社会活力。梁漱溟坐在无篷...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炎黄纵横》2006年10期
炎黄纵横

本色梁漱溟(续三)

中南海的座上客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布新中国成立时,重庆还没有解放。有位姓裴的青年人是党的地下工作者,专门从事国民党中上层将领的策反工作。他拿了毛泽东一首诗读给梁漱溟听,说明这位地下工作者把梁漱溟看成自己人,不怕暴露自己的身份,相信梁漱溟不会去告密。当那青年读到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时,梁漱溟连连摇头说:“错了,错了。偏激与惰后都不行,唯有调和持中的中国文化必将统治世界。而真正统一中国的方法只能是适应中国文化之根本精神的中和。”他还引证孙子兵法中“穷寇勿追”的论点,说明“追穷寇”是不对的。这个小故事最初刊于1989年3月21日的《团结报》,后为《梁漱溟先生年谱》引用。但是,还有一种说法——解放军占领南京后,毛泽东即兴写了这首诗后,随手将写过的诗丢到字纸篓里,被他身边的工作人员拣出后保存起来了。如后一种说法属实,则重庆解放前那首诗不可能传到一个地工人员的手中。不管事实如何,毛泽东坚持斗争哲学,反对一...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炎黄纵横》2006年12期
炎黄纵横

本色梁漱溟(续五)

50年磨一剑梁漱溟一生的著作不能说很多,但没有言不由衷或粗制滥造之作。梁漱溟对他成名的《究元决疑论》,有过自谦之词,但对于《人心与人生》这部著作提出的种种观点,他充满自信,并视为代表作。古人说“十年磨一剑”。《人心与人生》这部著作,从酝酿到完成,经历了半个多世纪。1921年《东西文化及其哲学》出版后,梁漱溟产生了写《人心与人生》的念头。他的目的是要为儒家的伦理学找到心理学的基础。1926年他已动手为《人心与人生》写最初的序言。后因奔波国事和环境的变迁,没能静下心来埋头写作,但他对人心与人生的关系所持的看法始终未变。1975年梁漱溟写就了《人心与人生》全文,当时无法出版。1984年,已91岁高龄的梁老先生自己出了3500元,由上海学林出版社出版了《人心与人生》一书,只印了2500册。由于此书独特的价值,立刻受到了学术界的关注,次年三联书店在香港再版了此书。后来,日本人和崎博文将此书译成日文出版。1987年5月21日他给日本的译者写...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