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城市新绿改变“水泥森林”

经过近两年“森林重庆”和“宜居重庆”的建设,我市城市绿化量大幅度增加,形成了全新的城市绿化网络体系,城市中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的各种公园、绿地,更是给市民们提供了不少户外“客厅”。$$   60多年前,美国经济学家费正清在重庆考察结束后,写下了这样一段话:“一个极为不幸的人类居住地。这里连一块平地都没有,一切东西都似乎蒙上了1/4英寸厚的灰尘”。$$    60年后,美国《纽约时报》对重庆城市建设的印象发生了改变:“在重庆,到处可见新的高速公路、新的大桥、拔地而起的高楼……”但文中还是用了“水泥森林”这个词,来描述重庆。$$    但是眼下的重庆,经过近两年“森林重庆”和“宜居重庆”的建设后,城市绿化量大幅度增加,形成了全新的城市绿化网络体系,城市中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的各种公园、绿地,更是给市民们提供了不少户外“客厅”。$$    正所谓是:一城绿色四季花,道路绿化连成网,公园绿珠缀满城,立体绿化显特色。$$    城市处处建绿$...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重庆日报2011-02-28
《参花(上)》2018年02期
参花(上)

水泥森林

在森林深处生活着一群活泼可爱的小动物森林里有茂密的、数不清的参天大树有潺潺的、流不尽的清澈溪流小鹿在溪水的倒影中看见自己美丽的身影久久驻足百灵鸟在忘情地歌唱好多小动物在愉快地嬉戏一派生机繁荣的景象但有一天来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老友》2017年01期
老友

驾车野游去

久居都市的我,被城市的喧闹和污染所困,很想利用节假日与家人一道走出水泥森林,到野外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享受蓝天碧水的爱抚。因此,当蛇年新春佳节到来时,我一反传统,驾着儿子新买的越野房车,载着老伴、儿子、儿媳妇和孙子轻快地向黄海出发了。大年除夕夜,我们一家5口人是在这移动的“家”里守岁的。入夜,亮起车厢里的灯,我们开始吃年夜饭,然后唱歌、聊天、讲故事……当我们一觉醒来,望着的不再是司空见惯的乳胶漆屋顶与富丽豪华的吊灯,抬头朝车窗外的一方天空看去,旷野是如此温情地注视着我们。大年初一,天空晴朗,太阳正从黄海的彼岸升起,霞光将海面印染得红彤彤,也把滩涂辉映成一幅壮阔的画卷,一家人尽情地欣赏着大自然的美好景色。到了中午时分,大家都感到有点儿饿了,于是就地取材,准备野炊。我挖好了简易灶,儿子和孙子找来了杂草、枯木,儿媳妇将一张报纸揉成团,掏出打火机点上火,在上面放些小树枝,再依次排好大块的木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老友》2017年01期
《新民周刊》2017年16期
新民周刊

花期不待人,莫负春光好

(2017年第15期)  上海能出门溜达溜达的好地方真是太多了!  世界上所有的大都会总免不了一个倾向:随着高楼大厦的林立,变得越来越像水泥森林,在麦兜之父谢立文的笔下,它们被叫作“石屎森林”,一听名字,就并非令人向往之地,反而避之不及。  现在的上海却在打破水泥森林的迷思——单以森林覆盖率来看,上海的森林覆盖率已经在向20%进发。这些森林不仅仅是集中在几个片区的郊野绿地——到今年年底,上海将有7个郊野公园陆续向公众开放,超大规模,超大体量。  事实上,上海的绿意之所以令人着迷,恰恰在于它的无处不在:绿地、公园、花展、绿色廊道、立体绿网。如果说绿地和公园大家再熟悉不过的话,那么绿色廊道和立体绿网就是上海生态城市的新生。  上海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国家旅游》2017年05期
中国国家旅游

城事芝加哥

很多人印象中纽约是美国城市的典范,但我觉得芝加哥才是美国“颜值”最高的城市。在我眼中,芝加哥的市中心天际线更有气质,虽然与纽约同为“水泥森林”,但是大部分是黑色或深色,有一种特别的忧郁气质。而且只要地段相同,建成的时间相近,建筑风格就更为统一,走在水泥森林当中有一种莫名的仪式感。蝙蝠侠电影当中的虚构城市哥谭市的很多景观,实际上都是在芝加哥取景得来。背着双肩包的擦鞋匠和从超长豪华轿车下来准备走入酒店的人,虽然大家平等地对待每一个人,但是阶级依然存在。The loop指的是芝加哥的中央商务区,这块区域高楼密集且被运河环绕,密歇根湖的湖水流入运河,为这座城市最繁忙的地区提供了休息和休闲的环境。在芝加哥街头大可光明正大地拍摄,一般被发现我在拍照的时候,我都会和他们打招呼聊上几句,但是最自然的画面却可能在打招呼前就已经拍摄...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诗林》2017年05期
诗林

贝加尔湖(外七首)

满天的大云彩在蓝天信步那些不想飘走的云彩领受了神的谕旨降临于贝加尔山的顶峰它们给山峰加冕。太阳站在最高处给它们镀上了层层金光皇冠之下,那些低飞的云彩以为所有的大山都是萨满山一遍又一遍地缠绕这缠绕的披巾居然是黛蓝色的那些小草,就是大地生长的茸毛,它们低伏着给群山染上香槟色——景色太美了白桦树高高瘦瘦密密匝匝的全身长满眼睛也看不够现在跟着春天,头发也染成酡红色多情的湖水,有时柔情似水,碧波荡漾有时展现温柔的另一面把整个湖面,筑成广阔的坚实的舞台舞台上,那金光闪闪的是萨满的万神在跳跃起舞吗在这神性的贝加尔湖水太多了,连天空都用水洗过金子就用不完,大地镀满了金箔在这里,我领略了天地的大美和神性的崇高在这里,我奔跑在辽阔的草原上和蚂蚁一模一样在贝加尔湖畔,我一定是着了魔天黑了,我愿意睁大双眼看夜空中闪亮的星星不安的心从春天就拉起的弓拉得这么满了是决然地射出还是悄然地放下望着深邃莫测的秋意我有些举棋不定心有敬畏我有我的自觉,上有天理下有方圆...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诗林》2017年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