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学笃风正科研路

气科院“掌门人”作为上任仅一年的气科院掌门人,张人禾考虑得最多的是如何使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这个有着几十年历史的老科研院所在新一轮的改革大潮中立稳脚跟、增强自我发展的能力等发展大计之类的问题。这位16岁考上大学、29岁获得博士学位、33岁任研究员、37岁任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副所长,任气科院院长兼党委书记时,年仅40岁,是该院成立45年来最年轻的一任院长。$$ 5年前,气科院开始了第一阶段改革,前年和去年又被国家科技部列入公益类院所科技体制改革试点。在这样一个基础上,张人禾通过加强科研管理、鼓励申报项目、改变绩效分配方案以及转变用人机制等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手段,使气科院保持了良好的发展势头,科研项目和科研经费较前几年有了大幅度的提高,全院科技人员在国家核心期刊上发表的论文也增加了一倍。考虑到气象事业发展及其服务领域拓展对科技的要求以及国际大气科学的发展趋势,气科院决策层经过深入调研和缜密思考又于近期拿出了一份改革方案,对学...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宁波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18年04期
宁波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对张人亚入团、入党时间的探讨

检索中国知网,从2006年6月10日,瑞金党史办副主任曹春荣公开发表张人亚研究的第一篇文章《张人亚: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开始,到2018年3月30日止,关于张人亚的研究文章共有6篇。6篇文章与张人亚研究的三个重要时间节点密不可分,对张人亚入团、入党的时间6篇文章各自是如何表述的?其史料依据是什么?张人亚到底是何时入团、入党的?一、伴着短文《追悼张人亚同志》被发现,第一篇研究张人亚的文章公开发表张人亚的研究是伴着张家人对张人亚五十六年的寻找而开始的。1949年5月,随着上海的解放,张人亚的家人开始公开四处寻找张人亚的下落,张人亚的父亲张爵谦情急之中,便让三儿子张静茂在《解放日报》上刊登寻人启事,寻找二儿子张静泉(人亚)的下落,但始终没有音信。直到2005年,在上海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在上海图书馆内,张家人找到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机关报《红色中华》,在1933年1月7日出版的《红色中华》(第46期)第三...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共创建史研究》2018年00期
中共创建史研究

张人亚在上海的历史考察

近些年随着对张人亚研究的深人,他短暂而不平凡的人生经历基本被勾勒清楚,但一些历史细节还有待深究,尤其是他在上海的重要革命经历还需综合考察。通过对此深人研究,不仅可了解他从进步工人成长为党早期重要干部的历程,也可了解中共早期对工人干部的引导、培养和使用情况。一、到上海银楼作学徒工,开始表达爱国感情1898年张人亚出生于宁波北仑霞浦的一户农家,原名张静泉,读过五年书,1913年到上海凤祥银楼做学徒工。?凤祥银楼是上海最早的一批银楼之一,前身是创建于1848年的凤祥裕记银楼。1905年9月改名老凤祥植记银楼开张,同时开张的还有凤祥和记银楼。?1912年10月,老凤祥裕记银楼在南京路432号开业,新开的新凤祥德记银楼在南京路580号开业。?在凤祥银楼不断拓展时期,因同乡血缘关系,张人亚从宁波老家到上海银楼做工。近代上海银楼的股东大多为江浙人,经理几乎是清一色的银楼业出身,且百分之九十以上为宁波人。其中的老宝盛恒记银楼的股东兼经理张静乐,...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世纪风采》2018年02期
世纪风采

张人亚:坚守初心革命到底

张人亚(1898-1932)1933年1月7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机关报《红色中华》刊登了一篇题为《追悼张人亚同志》的悼念文章,让张人亚的名字及其事迹,第一次出现在中国共产党人创办的、公开发行的报纸上。然而时过境迁,此后70余年间,张人亚却鲜为人知,甚至连他的亲属也不明其下落,直到2005年才了解到他已在苏区病故。2017年10月31日,习近平总书记带领第十九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们,到上海瞻仰中共一大会址时,面对第一个中共党章展品的关切一问,终于引发了社会各界对“珍贵党史资料守护者”张人亚的强烈关注。其实,张人亚对党的贡献何止这一点。综其短暂一生,他是一个坚守初心,坚决革命而奋不顾身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我加入共产党并不是偶然的事”张人亚,谱名守和,字静泉,参加革命后更名人亚,化名白青水、张信泉、引川、梦亚等。1898年5月18日,张人亚出生于浙江省宁波府镇海县霞浦镇(今宁波市北仑区霞浦街道)一户农民家中。父亲张爵...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上海教育》2011年18期
上海教育

张人利:一位有思想、有个性的改革者

纵观上海,静安区是个出改革弄潮儿的地方。上个世纪60年代至90年代,出了个全国名闻遐迩的段力佩;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至今,又出了个蜚声上海的张人利。段力佩的接班人为什么会是张人利?缘于他独特的经历和科研的背景:张人利在重点中学待过(区重点五四中学),也当过薄弱初中的老师(海防中学),还先后在新闸中学、爱国中学、十一中学做过班主任和物理教师。1994年调静安区教育学院担任副院长,1998年担任院长兼静教院附校校长。2008年7月他不再担任院长,只任静教院附校校长。十多年来,他对九年一贯的小学与初中又进行了长期研究。张人利对教育科研有浓厚的兴趣,在他担任院长期间,他对一些重大问题的思考都以科研开路;他也参与了对静安区校长与教师的职后教育,实践使他对干部培训与教师培训有深刻的见解。张人利给我讲了一个他引以为傲的故事:他曾在新闸中学带过七八届的一个班级,当时他教物理,兼班主任,瞿钧教化学。这个班学生共43人,高考时100%考进大学,绝大...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档案春秋》2018年05期
档案春秋

“珍贵党史资料守护者”张人亚的革命生涯

1933年1月7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机关报《红色中华》刊登的一篇题为“追悼张人亚同志”的悼念文章,让张人亚的名字及事迹,第一次出现在中国共产党人创办的、公开发行的报纸上。然而时过境迁,此后70余年间,张人亚却鲜为人知,甚至连他的亲属也不明其下落(直到2005年才了解到他已在苏区病故)。2017年10月31日,习近平总书记带领第十九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到上海瞻仰中共一大会址时,曾问及馆内珍藏的1920年9月版的中文全译本《共产党宣言》的来历。这关切一问,引发了社会各界对“珍贵党史资料守护者”张人亚的强烈关注。“我加人共产党并不是偶然的事”张人亚,谱名守和,字静泉,参加革命后更名人亚,化名白青水、张信泉、弓丨川、梦亚等。1898年5月18日,张人亚生于浙江省宁波府镇海县霞浦镇(今宁波市北仑区霞浦街道)一户农民家中。父亲张爵谦,育有四男三女,全家靠他轮种族中几亩祭田及兼做厨倌维持生计,日子过得颇为艰难。但张爵谦仍设法让子...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