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深圳特发集团再度踏上维权路

【记者袁启华刘凌林北京报道】昨天,在中国企业联合会企业维权委员会和《中国企业报》共同主持的“深圳特发集团维护企业权益座谈会”上,由申请执行人──深圳市特发集团有限公司和被申请执行人──吉林国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引发的有关执行问题的案例,引起了京城法学界和新闻界的广泛关注。中国法学会民法学会副会长杨立新教授、中国法学会诉讼法学会副会长陈桂明教授、北京大学法学院钱明星教授和潘剑锋教授以及司法部研究室副主任王公义等著名法学界人士参加了座谈会。$$座谈会上,深圳市特发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建民向与会人士介绍了案件的来龙去脉。深圳市特发集团有限公司于2000年底根据生效判决书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要求吉林国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履行北京市高极人民法院的判决,偿还特发集团本金2450万元及其5000万元利息的义务。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执行后,将案件委托给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协助执行,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3年11月3日查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城市党报研究》2019年04期
城市党报研究

决胜执行难

2018年6月20日,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人大建设》2016年S1期
人大建设

做人民满意的法官 建人民满意的法院——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纪实

平顶山市是一座集能源、化工于主体的新兴工业城市和群众乐居的平安福城。在市委市政府的正k确领导下,平細经織廳?,社会銳糖。作为雜酿糊w鋪平動神级as酿,立足剑厂i:默猶众「〖胸奸灼H义为隨」i:錢新.了|剛「迸:跡-i^n:,,.件68000余件,涉案金额120多亿元,其中中院审结案件6200件,为维护社会大局稳定、护航经济发展、保障群众安居乐业做出了突出贡献。忠诚履职以公正树权威公平正义是人民群众对司法的最大期盼,更是人民法院的神圣职责。平顶山中院牢记使命,忠诚履职,用公正司法的实际行动回应人民群众的热切期盼。全力维护社会稳定大局。刑事审判坚持宽严相济,充分发挥平安鹰城建设主力军作用,先后开展打击“两抢一盗”、涉黑涉恶犯罪、毒品犯罪、食品药品犯罪等专项行动,依法审结王玉芳等14人贩卖、运输毒品200多公斤的重大涉毒案件等452起。始终保持司法反腐高压态势,先后审结郑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刘焕成、南阳市委原副书记陈光杰等重大贪污贿...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人民法治》2017年03期
人民法治

执行无可阻挡——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案纪实

2016年末,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成功在北京执结“二案一执”的仓库强制腾退案,为交通银行无锡分行(以下简称无锡交行)挽回数千万元的贷款。这起执行案案情曲折复杂,执行难度大。但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干警依法办案,公正执法,经过15天日夜的鏖战,成功将该案顺利执结。贷款企业控制人失联案件的起因是无锡市一家企业的实际控制人在向银行贷款后失联。无锡市宝鹏物资有限公司(以下称宝鹏公司)成立于2002年1月23日,法人代表钱梅珍,实际控制人曹亚萍。无锡市冠鹏钢业有限公司(以下称冠鹏公司)是无锡交行的一家长期授信单位。该公司成立于2004年7月7日,法人代表陈建清(曹亚萍配偶),注册资金人民币5000万元,与无锡交行一直建立着较好的业务往来。截至2013年初在无锡交行授信敞口余额14400万元,敞口授信绝大部分为仓单质押,剩余有部分保证及少量抵押。同时,该公司在他行敞口授信共计18800万元。由于该公司仓单质押风险频发,无锡交行对冠鹏公司...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共乐山市委党校学报》2017年03期
中共乐山市委党校学报

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公正高效 为民廉洁

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地处世界自然文化遗产的峨眉山—乐山大佛腹地,始建于1950年10月,1985年更名为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办公地点位于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柏杨东路85号,内设21个职能部门。下辖市中区、五通桥区、沙湾区、金口河区、峨眉山市、夹江县、犍为县、井研县、沐川县、峨边彝族自治县和马边彝族自治县等11个区(市)县基层人民法院,44个人民法庭。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地处世界自然文化遗产的峨眉山一乐山大佛腹地,始建于1 95 0年10月,1 9 8 5年更名为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办公地点位于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柏杨东路8 5号,内设2 1个职能部门。下辖市中区、五通桥区、沙湾区、金口河区、峨眉山市、夹江县、犍为县、并研县、沐川县、峨边彝族自治县和马边彝族自治县等11个区(市)县基层人民法院,4 4个人民法庭。:·,院:长玉:雪:梅■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7年15期
法制博览

法院调解的制度探析--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为考察对象

构建和谐社会,或者说是促进社会的和谐稳定,业已成为当前中囯乃至今后为之努力之目标,不言而喻,其也是当前司法实践中用以解决“诉讼爆炸”乱象的主要措施之一。在我国,以调解的方式解决纠纷历来在纠纷解决机制中占据着重要地位。调解的类型繁多,除民事诉讼中的法院调解外,还包括民间调解、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调解、行政调解以及仲裁调解等类型。[1]前述各类调解在所适用的程序、所依据的实体规范以及效力上均有所不同,其中,因法院调解所达成的调解协议被赋予生效判决的效力,因而经此类调解方式处理之后,所得裁判能够具有强制执行力,继而可以保障当事人的利益,所以法院调解一直在各类调解中占据重要的地位。[2]为了能够进一步厘清法院调解在司法实践中所体现的制度价值,文章将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为考察对象,通过对相关典型案例的解读以及相关调撤率的分析,实现前述之论证目的。一、法院调解的概念及其性质对于法院调解,学界也将其称为诉讼调解,其意指在人民法院审判人员的主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