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电投不要没有效益的规模

【本报北京讯】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日前宣布,“十一五”期间,中电投计划关停小火电机组70台,共计298.25万千瓦。通过关停这些机组,每年可减少燃煤645万吨,二氧化硫减排13.6万吨。 $$   从中电投日前召开的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企业电视电话会上获悉,“十一五”期间,中电投计划万元工业增加值能耗要降低30%,其中,火电机组供...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有色金属》2016年02期
中国有色金属

中电投山西铝业2015年实现“双增双降”逆市盈利

【本刊讯】2015年,中电投山西铝业认真贯彻落实上级各项决策部署,全面提升公司盈利能力和绝对竞争能力,落实了多项卓有成效的措施,在诸多同业企业减产、停产的不利形势下保持了全负荷生产,打赢了抗击“铝业寒冬”的第一仗,实现了逆市盈利。2015年,中电投山西铝业生产氧化铝同比增长4.03%,超额完成年度目标任务,创投产以来历史最好水平;实现利润2.75亿元,比上年增长45倍;上缴税费6.46亿元,同比增加36%;吨氧化铝生产成本较上年降低90元;水耗同比降低8%,电耗同比降低3.6%,气耗同比降低4.7%,均创历史最好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能源》2013年01期
能源

中电投:核电追赶者

作为五大发电中唯一拥有“核电开发控股资质”的中电投,希冀通过掌握核电技术、核电站运营和管理经验,追赶中核和中广核,实现核电“三分天下有其一”的目标。经历一年半的停顿,中国核电终于在2012年10月底迎来重启。但是对于中电投江西核电站(以下简称“江西核电”)的工作人员来说,“等待”的日子还远未结束。因为按照规划,“十二五”期间只在沿海安排少数经过充分论证的核电项目厂址,并不安排内陆核电项目。在中电投内部,被寄予厚望的内陆核电站——彭泽核电站前途未卜。负责筹建和运行彭泽核电站的江西核电公司,在年度务虚会上,也只能将“跟踪国家最新核电政策,做好厂址保护,加强人员培训和队伍稳定”等类似静态工作,作为2013年待完成的重要事宜。中电投核电事业部的领导对此颇感无奈。“我们也只能跟着国家的政策走。什么时候能开展,再接着做。”中电投核电公司副总经理王洪涛对记者说。虽然内陆核电遭遇困境,但在建设沿海核电站的队伍中,中电投开始崭露头角。其与中广核等...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能源》2013年01期
《上海大中型电机》2010年02期
上海大中型电机

中电投将逐年降低火电投入

2010年3月7日下午消息,全国政协委员、中电投党组书记、总经理陆启洲表示,今年中电投用于火电的投资占总投资份额为38%,以后用于火电的投资将逐年减低,重点发展低碳清洁能源。据陆启洲介绍,去年中电投用于火电领域的投资第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英才》2009年04期
英才

中电投巨亏之下 陆启洲如何变局

“今年集团还是亏损。”这番话从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下称中电投)总经理陆启洲冲口说出,让人感觉不出此话中的残酷。至于亏损额度,陆启洲并不确定:“应该少亏点,煤炭价格总要下来”。华能、大唐、华电、国电和中国电力投资这五大电力集团,确实有一组不那么光鲜的数据:国家能源局统计显示,2008年电力行业陷入全行业亏损,五大发电集团全年亏损约400亿元人民币,中电投的亏损额度则是67亿。此前,大唐集团总经理翟若愚已经对电力行业新年开局的不景气有所描述:“1月五大电力集团全部亏损,2月报表正在做,我估计现在还是亏损。”而陆启洲“全年亏损”预测,则让这朵愁云从年初蔓延至年终。将2008年的亏损定义为“政策性亏损”,潜台词是面临发电煤价格上涨,而五大电力集团执行国家发改委低电价政策,承担社会公益性服务和政府指令性任务,从而形成亏损。陆启洲对此又是一番轻描淡写的陈述:“煤价高、电价低就亏损,煤价和电价都适中就不会亏了。”或许,这是自2007年5月,...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英才》2009年04期
《四川水力发电》2008年05期
四川水力发电

中电投扩大黄河水电规模

中国电力投资集团总经理陆启洲近日表示,按照发展规划,近期将重点建设多座水电站,争取到2010...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