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数字版权图书产业一道坎

2007年是数字图书馆行业多事之秋的一年,先有吴锐以超星侵犯了自己的著作权把超星诉上法庭,指超星持有他签名的“授权书”是伪造的。而超星近日则出具了一份“吴锐授权书”司法鉴定文件,证明签名“授权书”是吴锐亲自签署的,并且超星以侵犯名誉权将吴锐诉上法庭。 $$数字版权是近期非常敏感的话题,又被“吴锐事件”推到了风口浪尖。中国的数字图书产业经过10多年的发展,一个脆弱的行业发展成为一个具有高度实用价值的产业。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今天,网络已渐渐成为国人生活中的一部分,密不可分了。据相关部门调查,67%的办公室工作人员说没有网络就完不成工作。今天网络在人们生活中日趋重要,网络学习、查找相关资料更成了从互联网上获取信息的主要来源。而为广大网民提供资料、书籍阅读和下载的数字图书馆,却遭遇了数字版权的纠纷。“吴锐事件”成了一个激化数字版权纠纷的导火索。此次事件反映出数字图书馆的数字版权问题不够完善,还需要多方努力才能得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互联网周刊》2002年31期
互联网周刊

触礁数字版权

家数字图书馆”竟然对数字版权如此的漠视,这也就无怪乎原创者一告一个准儿。缺乏对版权应有的尊重,及对数字版权概念的淡漠,使得忘却它的人陷入了难堪的处境,而频频发生的类似案例也让“数字版权”这个词深深地烙在了他们的心上。致命的盲点 数字版权(Digital Copyright)就是数字作品的版权,是指数字消费品如软件、电子书籍、电子音乐作品以及数字视频等作品的作者享有的权利。其和传统意义上的版权是一致的。但数字作品自身易传播的特性,又使得数字作品版权的保护一直以来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月27日,北京市海淀区法 I赔偿陈兴良8万元人民币,并停止侵b譬篙罴嚣墓纂意l鬈黧筹言絮耄篡盖凝糕告t·中国数字图书馆,,版权侵权纠纷 1 了结果,而透过案件所折射出来的问一案,案件最终以“中国数字图书馆” I题,的确令人汗颜和尴尬,堂堂的“国随着美国免费提供歌曲下载的公司相继遭到致命打击之后,“数字版权”这个词开始跳人人们的眼帘。Napster和M...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新闻战线》2016年16期
新闻战线

数字版权的保护困境与应对之策

●赵笠鑫数字版权表现形式的多样性与侵权的复杂性1.形式的多样性过去对于出版认知更多是书籍、杂志、期刊等实体出版,其侵权的形式比较单一,从规制、管理和运作层面比较容易把握和控制。随着网络的发展先后产生了网络出版、电子出版、手机出版以及数字出版等概念。不同概念具有不同内涵和外延。到目前为止,人们基本认同数字出版这一概念,指利用数字技术进行内容的编辑加工、复制或发行,出版物内容(母版)以二进制代码形式存在且没有物理形态复制品存货的出版活动。但对于数字出版的外延认知并不统一。据不完全统计,包括电子图书、数字期刊、数字音乐、网络动漫、网络游戏、网络文学、数据库出版物,手机出版等十多种出版类别。电子期刊、电子图书等属于传统出版的数字化,其余则属于数字出版中的新形式。出版形式多样化导致出版侵权所涉及的范围更加广泛,表现形式更加多样。2.侵权的复杂化数字出版由于参与主体的竞争优势不同而形成了与传统出版相区别的产业链条。内容提供商、服务或平台运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新闻传播》2016年16期
新闻传播

浅析国际数字版权贸易的瓶颈与出路

近年来,我国的数字出版产业高速发展,带动了对数字内容资源的巨大需求。伴随着需求的增长,不少国内的版权贸易人员将目光投向了国际市场:一方面,传统出版物的引进品种获得较大的市场好评,会使得出版者想同时获得这些品种的数字版权以做延伸开发;另一方面,国内优质的有效数字内容争夺激烈,无法完全满足数字出版产业的开发与扩张,而欧美一些数字出版起步较早、发展成熟的国家和地区,诞生了很多形式创新、市场效果不凡的数字产品,刺激了中国市场对其的渴望和需求。然而,当国际数字版权贸易进入到实操阶段时,却遭遇了种种困难,无论是数字内容还是数字产品都难以真正落地,即使落地也常常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究其原因,是国内外数字出版从定义认知到市场环境,以及用户行为上都存在很大的差异,这些差异导致国际数字版权贸易陷入瓶颈,难以产生市场实效。一、认知差异国内外对数字出版内涵的定义有根本上的区别。在中国市场,“数字出版”是一个广泛的定义,电子书、网络游戏、手机阅读、数据库...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出版》2012年05期
中国出版

数字版权概念探析

随着网络技术、数字技术的快速发展以及数字内容产品的大量出现,“数字版权”的概念应运而生,已成为一个耳熟能详的名词。然而,出版界、学术界和法律界对“数字版权”的理解存在一些混淆的观念,造成了一些工作和认识上的偏差,因此我们认为急需对数字版权的内涵和外延开展探讨,加以界定。“数字版权”目前并不是一个严格的法律范畴,而是业界约定俗成的一个概括性称谓。尽管目前有关数字版权保护技术、数字版权交易、数字版权保护组织和数字版权产业发展现状等新闻消息时常见诸媒体——我们通过谷歌搜索“数字版权”一词,发现有209万条记录——但迄今为止,对于“数字版权”的概念,无论官方、学术界,还是产业界,都没有一个权威的、确切的定义和范围界定。本文结合新闻出版总署2011年度“数字版权的技术保护问题研究”重点课题的研究工作,对基本概念进行厘定。课题组在各地出版集团、报业集团、数字出版企业、网络媒体、技术研发机构、司法界、版权管理机构和行业组织等单位进行调研,发现...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出版发行研究》2010年08期
出版发行研究

传统期刊数字版权邀约的法律效力论析

近段时间,一直推行正版授权理念的龙源期刊网输掉版权官司并被强制执行一案,引发了社会各界对数字授权问题的高度关注,有观点认为,“目前‘切实可行’的办法是由杂志社在版权页或约稿时做出明确邀约”[1]。龙源期刊网事后也给刊社合作伙伴发函,建议刊社考虑在版权页上刊登有关版权申明,内容包含“稿件凡经本刊使用,即视作作者同意授权本刊其作品包括但不限于电子版信息网络传播权、无线增值业务权”等免责条款。但又有观点认为这种免责条款“没有任何法律上的说服力”,对其法律效力表示严重质疑[2]。那么,作为转授权的前提,传统期刊旨在获得相关作品数字版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的“邀约”究竟有没有法律效力,能不能达到预期的法律效果?这是当前数字版权解困、数字出版产业发展的重要问题。本文拟对此进行探讨。一、数字版权邀约的法律属性首先需要说明的是,邀约本身不是严格的法律概念。(本文之所以以“邀约”为题,主要是承接前述“明确‘邀约’”、“切实可行”的观点,以便开展相应...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