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张磊:捐助耶鲁大学有错吗?

据耶鲁大学公共事务办公室网站1月4日消息,耶鲁2002届毕业生张磊已经承诺,将向耶鲁大学管理学院(SOM)捐赠8888888美元。这是迄今为止,耶鲁管理学院毕业生捐赠的最大一笔个人捐款。报道说,张磊之所以选择捐赠8888888美元,是因为数字8在中国文化中有特别含义,其发音类似“发”,代表了财富和运气。$$    据中国广播网介绍,张磊1989年以河南驻马店文科总分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中国人民大学,1999年申请到美国攻读研究生。毕业后,在美国,张磊以3000万美元起家,创办了高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负责管理耶鲁大学基金在中国的投资。现在这家公司的总资产已经达到25亿美元,成为中国最大的独立基金。$$    8888888美元,无论是对于企业或是个人来讲,这都不是一笔小数目。而作为一个生在中国,长在中国,并且接受了中国完整教育的中国人来说,只因在耶鲁大学留学几年后事业有成,就向耶鲁大学捐赠如此巨额的善款,还特地用8888888这个极具...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意林》2010年08期
意林

杨元元以死面世的悲痛与价值

上海海事大学女研究生杨元元,因为家庭贫困等原因而带母求学,向校方申请为其母亲安排住宿,但是学校拒绝并要求她在校外租房。在找房没有着落的两个多月里,杨元元与母亲共同挤在宿舍的小床上。最终她在5天5夜没合眼、精神彻底崩溃之际,于宿舍卫生间自杀身亡。杨元元自杀前一天感叹:“知识难以改变命运。”杨元元是出生在湖北宜昌的一个普通女孩,幼年丧父,在军工厂上班的母亲将6岁的她和不满4岁的弟弟独自带大。令人安慰的是,她和弟弟都很争气,先后考取了武汉大学。厄运始于杨元元大三时,母亲所在的工厂迁址,工人需要赎买房子。已经为培养子女耗干了所有积蓄的母亲出不起这笔钱,只好办了内退,到武汉与女儿同住学生宿舍。母亲靠卖袜子手套等小生意维生,杨元元则申请到一份在食堂打扫卫生的工作,以换取免费的饭食。毕业了,由于无力偿还助学贷款,杨元元的毕业证和学位证均被校方扣留。这意味着她找不到与其学历相当的工作,只能从事收人低廉的职业。直到五年后,杨元元才将3970元的贷...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意林》2010年08期
《高考金刊》2010年02期
高考金刊

盲目考研杀了杨元元

杨元元死了。又一位花季女孩就这样在她生命之花盛开的季节却意外凋零了!每年都有很多大学生自杀。但杨元元的死,还是特别震撼了我,使我不得安宁。我甚至有一种冷庵咫的感觉—作为一个教育咨询者,我甚至觉得元元的死与我有关。在杨元元决意自杀的头天早晨,她突然从被窝里坐了起来,喃喃自语,“都说知识改变命运,我学了那么多知识,也没见有什么改变。”她那贫病交加的母亲,在她身边见证了这个令人心碎的时刻,更见证了一个弱小女孩对一种愚昧教育观念最后的审判时刻。杨元元毕业于武汉大学经济学系。大学毕业七年之后,也就是在她27岁的时候,考上上海海事大学的法学研究生。这期间,整整七年,她有记录的工作经历只是在武汉一家英语培训学校教书,其余五年人们不知道她在干什么—不用猜测,我相信她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2010年09期
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

杨元元自杀事件背后:学校人性化管理缺失

学校是传播文化、传播思想、传播文明的场所,也应是体现以人发展为本理念的典范单位。然而,难以置信的是,2009年12月,上海海事大学研究生杨元元因母亲住在学生的集体宿舍里违反规定被赶走,杨元元的一些求助得不到有效帮助而愤恨自杀。这自杀事件的背后折射出学校缺少人性化管理,机械僵硬地执行学校住宿规章制度等问题。虽然这不幸事件发生在大学,但事件本身同样对我们中小学的现行管理制度起到了警示作用。通过本案例的分析,希望能对中小学的管理有一定的启迪作用。案例据有关媒体报道:2009年11月26日凌晨,上海海事大学2009级法学系研究生杨元元因为母亲被宿舍管理员拒绝与其合住宿舍,而杨元元又无法为母亲找到合适的住所,为此事杨元元焦虑不已,一筹莫展,在不眠不休五天之后,过度的压力使她精神崩溃,走上绝路。杨元元并非是一个柔弱的人,在短暂的30年时间里,她在现实的夹缝中所表现出的“坚强”和“要强”同样突出。她出生在湖北一个封闭的小县城,父亲早逝,一家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妇女生活(现代家长)》2010年10期
妇女生活(现代家长)

是谁逼死了杨元元?

近日,“上海海事大学女研究生在宿舍自杀”一帖在网上备受关注。按照帖子所述,2009年11月26日早上,该校09级法学系研究生杨元元在24号宿舍楼506室的卫生间内,用两条系在一起的毛巾将身体悬挂在卫生间的水龙头上,半蹲着,以一种极为痛苦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一直和母亲相依为命。2002年7帖中说:杨元元6岁丧父,此后月,她毕业于武汉大学商学院,2009年在考取上海海事大学法学院研究生后,就带着母亲一起来到学校,挤在宿舍的小床上将就度日。其间,她多次提出申请,请求学校能够体谅其特殊情况,让母亲暂住,但校方态度冷漠。无奈之下,杨元元只能四处找房。没想到学校强行撵人,明令禁止其母再进宿舍楼,被逼无奈的母亲瞒着女儿坐在学校礼堂前过夜。找房尚无着落,校方又不断给杨元元施压,致其5天5夜没有合眼,结果精神崩溃,发生了11月26日早上的悲剧。此帖在很长时间内赢得了广泛的同情,但同时不断有网友发现这个帖子的漏洞,且有新的事实不断呈现,最终多数...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大学生就业》2010年02期
中国大学生就业

让杨元元的悲剧不再重演

2009年年末,女硕士研究生杨元元的死,引发了社会的反思,她为什么会实施自杀行为?她和弟弟为什么要在求学的路上苦苦挣扎而不是尽早找一份工作承担起对家庭的责任?她的死,是因为经济贫困还是精神贫困?贫困大学生这一群体,又一次得到了社会的高度关注。据媒体披露,杨元元很要强,家里有困难,却从来不跟同学、朋友说。与杨元元住同一楼层寝室的同学说,因为与杨元元在年龄上有差距,平时沟通不多,但杨元元看上去有点孤僻。杨元元没有朋友,也不主动与同学交往,“她和家长在一起,我们也不好意思去串门”。另一个引人注意的因素就是她和母亲面对大学毕业的选择的态度。杨元元大学毕业时,摆在面前的选择有五个。最好的,杨元元考取了北京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不过自费生需要缴3万元学费,她不得不放弃。杨平平说,姐姐考虑借此证明实力,但也耽误了找工作。当时最稳定的工作是去湖北枝江县当公务员,“不用考,先到先选”。但这个选择遭到母亲的强烈反对,“我一辈子都不想再回去(老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