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专家为改善土地生态“支招”

本报讯 (记者 甘国华)8月26日至30日,来自美国、奥地利、日本、以色列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近百名专家学者开会,为我国土地利用情况“会诊”。此次“土地利用及覆盖变化动力学”会议由北京师范大学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联合召开。与会专家指出:中国的上地生态环境正在退化,必须采取有效的措施遏制人为破坏。$$  中外专家认为,要从根本上遏制中国生态环境问题的加剧,必须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绿色科技》2019年12期
绿色科技

基于压力-状态-响应模型的天津市土地生态安全评价研究

1 引言土地是人类赖以生存的物质资源,健康稳定的土地生态功能是地区的人类健康、生态安全、经济发展和社会安定的重要基石。近年来,随着人口增加和城镇化进程加速,我国对土地资源的开发强度不断增强,土地在充分体现其经济价值的同时也出现了一系列生态安全问题,如土壤肥力下降、水土流失、土地污染等。要解决土地生态安全存在的问题,需对土地生态安全进行全面、客观、准确的评价。明确区域存在的土地安全问题,对生态安全建设、保护和维持土地安全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土地生态安全评价是土地生态安全研究的核心内容,是从生态安全的角度出发,评价土地生态系统健康水平和服务功能状况[1]。土地安全评价的流程如下:选择评价指标—确定指标权重—选择标准值—计算综合安全指数。根据安全指数和评价等级值,综合评价和分析区域的土地安全,并基于此评价结果提出对策。土地安全评价方法主要包括数学模型法(层次分析法、压力-状态-响应法、BP神经网络法、灰度模型法等)、土地承载力分析法、...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国土资源情报》2018年04期
国土资源情报

土地生态安全预警初探

1引言生态安全问题已引发广泛关注,中共十六大报告在论述可持续发展时,提出要实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发展道路;十七大报告提出建设生态文明,实现生态环境质量明显改善和生态文明观念的树立;十八大报告提出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要构建国土生态安全格局和加强生态文明制度建设。国家层面提出的生态文明建设、总体国家安全观、生态文明体制改革、“三生”空间、优化国土开发格局、主体功能区、生态保护红线等都突显了维护生态安全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土地是实现生态安全和落实生态文明建设的空间载体,由于不合理的利用结构和利用方式,导致土地生态系统结构和功能都遭受了前所未有的破坏和挑战,土地生态安全问题已成为制约土地资源可持续利用的“瓶颈”[1]。土地生态安全预警作为维护和实现区域土地生态安全的重要手段,开展相关研究能够为区域土地生态维护和生态文明建设提供科学支撑。已有研究主要包括土地生态安全评价[2,3]和土地生态安全预警[4,5]两类。土地生态安全评价主...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西部大开发(土地开发工程研究)》2016年04期
西部大开发(土地开发工程研究)

黄土台塬区土地生态化整治工程建设——以宝鸡市陇县土地整治项目为例

0引言土地整治是对未利用地或低效用地等进行综合开发,是对生产建设破坏和自然灾害损毁土地的恢复利用,是土地整理、开发、复垦的统称[1],是有效增加耕地面积,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实现耕地占补平衡的重要手段,各级政府均把土地整治作为实现耕地动态平衡的重点[2]。然而我国耕地后备资源主要分布在北部和西部干旱-半干旱区域,存在数量少、质量差,分布不均,开发利用难度大等特点,土地整治工程的实施必将打破原有的生态平衡,不合理的开发利用将会造成生态环境更加恶化。例如,坑塘填埋,导致了项目区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下降;沟、渠、路的改造使用混凝土等硬化材料,改变了土地覆被状况,自然生态系统被分割成小块,严重破坏了生物栖息地,同时也阻碍了动物的迁移,导致生物多样性和农田生态系统适应能力降低;片面追求集中连片,造成景观类型单一和格局重复化等。虽然,我国将土地整理的目标定位为实现土地资源的可持续利用,由于最初出发点是实现耕地总量的动态平衡[3],所以大多数地...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江苏农业科学》2017年11期
江苏农业科学

土地生态利用竞争力评价——以北京市大兴区为例

生态用地因提供了比其他用地更多、更重要的生态服务功能而成为衡量区域生态环境质量的依据[1]。近年来,随着建设用地和农用地需求增加,各类用地矛盾冲突加剧,许多具有独特生态价值的土地利用类型不断被占用,甚至遭到破坏。许多区域出现了生态用地数量不足、空间格局欠佳、生态服务功能衰退等问题[2]。2000年颁布的《全国生态环境保护纲要》明确提出“加强生态用地保护,冻结征用具有重要生态功能的草地、林地、湿地”,“生态用地”一词首次在政府文件中出现。此后,政府、学术界和社会公众对生态用地保护日臻重视,各类空间管制规划相继增加了生态用地保护与管控方面的内容,如2014年颁布的《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提出“合理划定生态保护红线,扩大城市生态空间,增加森林、湖泊、湿地面积,将农村废弃地、其他污染土地、工矿用地转化为生态用地,在城镇化地区合理建设绿色生态廊道”。学术界在生态用地的内涵与分类[3-6]、生态用地识别[7-8]、土地生态适宜性、安全性和环境...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矿业》2017年S1期
中国矿业

生态化土地整治研究

2.国土资源部土地整治重点实验室,北京100035)我国的土地整治概念的发展大致走过三个阶段:2000年以前的提法是“土地整理”;2000~2007年以“土地开发整理”为标志;2008年至今用“土地整治”[1]。目前,我国土地整治正在经历一次新的调整,迈向以生态理念为导向的第四阶段[2]。土地整治的概念最早出在1886年的德国法律中,之后便掀起了土地整治的研究热潮,法国、原苏联等欧洲国家与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逐步开展了土地整理工作[3]。中国的土地整治起步相对较晚,开始于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但经过20余年的发展,土地整治相关研究与实践也在逐步完善中。随着环境问题的日益严重,土地整治的目标也与生态环境安全关系越来越密切,土地生态化整治研究是目前及将来土地整治的趋势所在,所以进行土地生态化整治的相关研究,是目前土地整治的研究热点[4]。1中国土地整治中存在的问题为了提高土地资源的利用率,增加我国耕地质量,实现经济、社会、环境三种...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