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流动人口管理“五不放松”

本报讯(特约记者 董恩中 通讯员 杨学志黄伟)河北省石家庄市桥东区南三条市场是我国北方地区最大的小商品市场,拥有商城20多座,从业人员3万多人,流动人口占市场从业人员的80%以上,其中育龄妇女超过1.5万人。针对流动人口来源广、成分复杂、居住分散、流动性大的特点,近年来,市场管委会紧紧抓住宣传教育、网络建设、优质服务、加强管理和综合协调五个环节,使市场流动人口计生管理服务逐步走上了规范有序的轨道。$$宣传教育不放松。市场先后投资5万元,在显要位置设立展牌、橱窗,悬挂大型宣传条幅。同时,利用广播、发放宣传手册、咨询、竞赛等方法,有针对性地开展宣传教育,保证了计生知识普及率达90%以上。他们每年还利用“三八”、“六一”、“九·二五”等节日、纪念日召开经营户座谈会,请育龄群众现身说法畅谈交流。$$综合协调不放...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健康教育》2019年08期
中国健康教育

海南省女性流动人口获得感的现状及其影响因素分析

获得感提出以来备受关注,“让人民群众有更多获得感”m。《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7》显示,流动人口中女性比重由2011年的47. 7%升至2016年的48.3%[2]。由于该群体处于社会结构分层的劣势地位,在生活和发展中面临着诸多困难。鉴于对其获得感缺乏全面、客观的了解,本研究旨在探讨该群体获得感现状及其影响因素。获得感是指个人在物质层面或精神层面的获得后而产生一种可长久维持下来的积极情感体验131。国外尚未发现与之对应的概念和研究[4],国内主要集中在内涵、影响因素和提升策略等方面[36),且多为理论探讨。影响获得感的因素主要研究了社会地位、经济、社会支持、人际关系和自身能力[7_81;如家庭经济状况、社会支持、社交回避、学习力、能力发展对髙校贫困大学生获得感的影响[8]。影响女性流动人口职业地位获得因素有文化程度、专业技能、进城务工时长、到过打工地区数量[9];影响女性流动人口职业发展的因素有年龄、文化程度、技能、流动时间...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调研世界》2018年10期
调研世界

流动人口是否能在工资博弈中获益

——––一、引言及文献综述《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7》数据显示,中国流动人口总量在2011—2014年间持续增长,由2011年的2.30亿人增长至2014年的2.53亿人。自2015年流动人口总量开始下降,2015年、2016年中国流动人口总量为2.47亿人和2.45亿人,分别较上一年减少568万人和171万人。《报告》分析,这一情况的出现,主要是由于户籍制度改革,部分流动人口(高技能劳动力)在流入地落户转化为新市民。尽管6年来流动人口在总人口中的占比有升有降,但仍保持较大比重。可以预见,今后较长一段时期,大规模的人口流动迁徙仍将是中国人口发展及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要现象(陈刚,2016)。如果流动人口收入问题不能很好解决,会带来贫困、民众情绪不满、劳资矛盾等社会问题。流动人口在就业市场获得的工资收入差距很大,靠企业特征、流动人口技能差异并不能完全解释这一差距,就业市场信息不对称则是重要影响因素之一。通过同村、同乡流动人口介绍...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17年01期
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

流动人口居留意愿的梯度变动与影响机制

已有研究发现,由于市场机制和政府政策机制的缺失,流动者对定居地点的选择呈现差异性,形成定居、回流等不同的居留意愿[1],或者形成留城、返乡、继续流动等流动方向[2]。对不同区域进行比较研究,发现同类城市流动人口的居留意愿有相似性,虽然个人特征呈现明显的区域差异,但在家庭、社区和社会层面却并未发现区域差异[3]。其他针对特定区域进行的研究,由于调查数据来源于不同地区,使研究结论有一定的差异。在流动人口的居留意愿形成机制方面,认为性别,年龄,婚姻状况[4],受教育程度[5],流动时间[6]等人口学特征对居留意愿的影响方向有所差异。经济因素影响着居留意愿[7]。社会融合、相对剥夺感等社会心理因素对农民工居留意愿的影响比较强,并且作用强度不断增强[8]。家庭团聚是流动人口在城市长期居留的重要因素[9]。城市户籍对流动人口的吸引作用有所下降[10]。现有的研究成果十分丰富,但是较少涉及不同城市类型流动人口居留意愿的差异性研究,流入地的类型...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技术与创新管理》2017年01期
技术与创新管理

西部高学历流动人口工作满意度影响因素的地区差异分析

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流动人口达2.61亿人,其中高学历流动人口240多万[1],成为流动大军中的一大主力人员。高学历人力资源作为我国科技发展的中坚力量,对于城市经济发展、国民收入提升以及区域差异的缩小等都具有重大影响,为此各地方政府制定了一系列公共政策来吸引、留住高学历人群[2]。而影响高学历人才是否流动的一个关键因素就是他们对现有工作的一个满意度评价问题,工作满意度越高的员工其工作绩效、生活幸福感及对企业的归属感就越高;而工作不满意程度的增加则会导致工作缺勤率和离职率的提高,带来显性的人才流失,同时也会影响工作能力和潜力的发挥,带来隐性人才流失[3]。因此,提高高学历人才工作满意度是留住人才、发掘人才潜力、提升工作绩效的一项重要内容。然而,大量研究和实践证明:基于不同地区的区位功能、社会发展水平、生活习惯、人文地理认知、消费水平等的差异,人才对工作满意度的影响因素认识与评价存有一定的差异性。Hoppock认为工作满...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调研世界》2017年03期
调研世界

居住证制度全面实施的问题探讨——基于武汉市1095个流动人口样本的调研分析

一、引言2015年12月,国务院颁布《居住证暂行条例》(以下简称“暂行条例”),实现居住证制度在全国范围内的实施,这是保障2.47亿流动人口享有基本公共服务、推进新型城镇化发展的重大社会政策。作为一项最新的社会政策,在实施过程中涉及一系列的复杂问题,包括居住登记和办证、居住证的权益享受和服务、居住证积分入户等各个环节。这些方面关系到居住证制度实施的成效,也关系到政策目标的达成。武汉市于2011年3月制定实施《武汉市居住证管理暂行办法》,是较早施行居住证的特大城市之一。随着国家层面居住证制度的实施,武汉市等城市的居住证制度也需要适度的进行调整。本研究数据来源于2016年3月对武汉市的实地调研和对武汉市流动人口的抽样调查,抽样调查共发放问卷1158份,收回有效问卷1095份。二、居住证制度全面施行的历史回溯(一)居住证的人才吸附20世纪90年代,部分城市为吸引外资和高层次人才,打破完全依据户口进行福利分配的制度安排,推出了居住证制度...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