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文化认同:农民工市民化的一道坎

随着我国工业化、城市化和城乡一体化建设的深入,城市农民工已成为我国经济社会转型期出现的一个有别于农民和市民的一大社会群体(阶层)。城市农民工市民化发展是我国工业化、城市化乃至整个现代化进程中的历史趋势和应有之义。解决好农民工市民化问题,不仅直接关系到从根本上解决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也关系到从城乡二元社会经济结构向现代社会经济结构转变,关系到改革、发展和稳定的全局。目前,诸多学者已就制度层面从不同角度论证了农民工市民化存在的体制性障碍。但是,从社会文化层面上还缺乏足够深入的研究。农民工市民化,不仅仅是在制度文化认同上实现“市民身份”的变迁,而且还应包括农民工完成“市民角色”的转化,即涉及到农民工生活方式、价值观念和社会心理等方面的市民化变迁的城市适应过程。在经济社会转型的历史进程中,数以亿计的农民工如何调整和适应新的城市环境、扮演新的市民角色?他们的生活、交往、心理和观念等方面在城市化过程中会遭遇到哪些冲突和问题?社会各界在引导...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南京政治学院学报》2018年02期
南京政治学院学报

美好生活视域下农民工市民化的再定位及实现路径

如何实现农民工的市民化是中国城镇化道路上必须要解决的一大问题。早在本世纪初,郑杭生先生就将农民的市民化作为中国当代社会学的重要研究主题[1]。为了顺应农民工市民化的需要,各级政府在政策上出台了不少的改革举措。然而,在经历了购房投资落户、人才引进落户、优秀外来务工人员落户、土地换户籍等政策后,对于普通农民工而言,市民化的道路依然充满了各种艰辛。当前农民工在市民化的过程中遇到的主要困境集中在户籍政策无力解决普通农民工的落户问题、现行政策不能解决农民工在农村的土地问题等[2]。此外,农民工在市民化过程中还会遇到就业与培训问题、居住问题、社会保障问题、子女教育等问题[3],在个体层面上还有观念障碍与调适的问题[4]。关于农民工市民化的对策性研究,学术界已经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本文不过多赘述评析。本文认为,对于农民工的市民化需要根据时代的变化而重新定位,站在新时代社会大背景下重新审视农民工市民化问题,并以此采取相应的创新路径。一、农民工的美...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外企业家》2018年16期
中外企业家

基本公共服务对农民工市民化的影响研究——以蚌埠市为例

引言农民工市民化,即农民工逐渐向城市化市民转变,主要包括身份认同的转变、从事职业的转变、基本公共服务的转变以及思想观念的转变等。在经济发展速度越来越快的背景下,农民工市民化作为推动新型城镇化的重要一环,理应进一步顺应时代发展、加快进程。目前,蚌埠市城镇化率已经达到55.31%,超出了全省的平均水平53.5%,并且有逐年增长的趋势,但受种种因素制约,其增长速度较为缓慢,农民工市民化进程较为滞后。而基本公共服务条件是影响农民工市民化进程的重要因素之一,通过分析各类基本公共服务对农民工市民化的影响程度,对制定加快农民工市民化进程的措施有一定的借鉴意义。1蚌埠市基本公共服务现状就目前而言,蚌埠市现有基本公共服务还存在非均等化的问题,主要表现在教育、医疗卫生、住房状况以及社会保障等方面,这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农民工市民化的进程。1.1教育的非均等化教育的非均等化可分为两个方面。第一,农民工受教育水平低下。当农民工放弃第一产业转而选择在城市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华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01期
华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农民工市民化与城镇化进程的共生与错位

一、农民工市民化进程与城镇化战略的多维关联在现代化的主流话语中,城镇化率被视为一个国家现代化水平的重要标志和核心内容。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的城镇化进程呈加速推进的趋势,在城市化话语全方位覆盖、地方政府经济利益驱动的发展潮流中,城镇化愈发变革为不断加速的社会变迁工程。但是实践的发展也在不断修正城镇化的话语逻辑与实践进路,随着土地城镇化远落后于“人的城镇化”、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远大于户籍城镇化率、农民工“漂浮型市民化”或半城市化等实践事实出现,推进农民工市民化成为城镇化进程的核心命题之一,人的城镇化被重新定义为城镇化进程的关键要素。但是在实践中,农民工市民化这一根植于城市化理论话语,而萌生于农民工改善边缘化境遇的现实需求问题,在不同程度上陷入了谁提供市民化成本、如何市民化的路径迷思与困境之中。这不得不让我们重新审思农民工市民化进程与城镇化战略的多维关联,以驱动中国经济发展潜力的城镇化命题缘何不能顺利实现“人的城镇化”?通过梳理与反思...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湘南学院学报》2018年06期
湘南学院学报

城镇化背景下农民工市民化研究文献综述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涌现了大规模的乡城人口流动,促进了经济快速增长,加速了城镇化建设,出现了一个叫做“农民工”的特殊群体。据国家统计局统计,2016年,我国乡城人口流动的农民工已经达到了28171万人,较上一年度增加了424万人[1]。如今,我国社会结构发生了新的变化,出现了三元社会结构:即农民、市民、农民工三类群体并存。“农民工市民化问题”也逐渐成为我国不断凸显的一个社会热点问题。由于城乡二元体制的限制,农民工的思想水平、文化程度、政治意识、社会经历和接受新事物的能力方面均与城市市民有很大一段距离。从表面上看,农民工已经被市民化了,他们在日常生活上(如吃穿住用行等方面)基本接近城市居民,但是在思想精神文化上差异比较大,这使得他们难以融入城市社会。因此,自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农民工问题也成为了国内学术界研究的热点问题。专家学者们分别从不同的学科,如社会学、法学、政治学、经济学与人口学等,对农民工的成长背景、生存环境、教育状况、医...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时代金融》2018年36期
时代金融

推进城镇化的核心农民和农民工市民化

根据百度百科的解释,城镇化是指随着一个国家或地区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科学技术的进步以及产业结构的调整,其社会由以农业为主的传统乡村型社会向以工业(第二产业)和服务业(第三产业)等非农产业为主的现代城市型社会逐渐转变的历史过程。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城镇化水平得到了大幅度提高。1978年我国城镇人口从1.72亿,城镇化率17.92%。到2017年末,全国大陆人口总数139008万人,其中城镇常住人口为81347万人,占总人口比重为58.52%。从表面上看我国城镇化建设已经超过达世界平均水平,但是,如果以户籍人口论,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为42.35%,这与发达国家75%—80%的城镇化率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当前我国的城镇化要以农民和农民工为核心,围绕着他们的生存、发展的需求来进行。一、影响农民和农民工市民化的因素(一)住房问题1.农民工收入过低。据国家统计局统计,2017年全国农民工总量为28652万人,其中,外出农民为17185万人,本地农...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