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人口转变视角下的家庭变迁探讨

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主办的“人口转变后的家庭变迁”国际学术研讨会近日召开。与会专家学者围绕家庭结构、代际关系、婚姻与家庭决策、家庭与老龄化等议题进行了深入研讨。$$当前,在一些地区的农村,出现了女儿赡养的新风俗。有学者认为,农村家庭的变迁为女儿的赡养行为提供了可能性。这是因为,在小家庭中,妇女的独立性在增强,妇女拥有越来越多的权利和机会选择优先发展的亲属关系;此外,生活水平的改善也使得女儿的可控资源增加,也就是说,与以往相比,无论是家庭关系的改变还是经济条件的改善,都使得女儿现在有可能也有能力向自己的父母提供养老资源。与儿子在赡养活动中的工具性意义下降相反,女儿在农村家庭赡养活动中的工具性意义在上升,具体表现在:第一,妇女外出打工的比例低于男子,以往外嫁女与父母走动相对不便的地理劣势转化为优势,加重了老年人对女儿照料的实际依赖感,也增加了女儿与娘家父母的互动机会;第二,家庭权力向女性转移,加之农村家庭收入逐渐增加...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当代中国史研究》2016年02期
当代中国史研究

当代中国家庭变迁与家庭政策重构

新中国成立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深刻的社会经济变迁重新刻画了中国家庭乃至整个社会的形貌,国家政府也通过人口与社会政策的制度与实施直接参与了家庭活动,成为家庭变迁的巨大推力。中国家庭变迁与快速的人口转变同步,并内嵌于社会转型的进程之中。对1982~2010年历次人口普查数据的分析显示,改革开放30多年来的家庭户变动体现出诸多新情况、新特征,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家庭规模小型化与结构简化;二是家庭人口老龄化及相应的居住模式变化;三是非传统类型家庭大量涌现。当代中国经历的是人口与家庭的“双变迁”,快速而激烈的人口转变加快了家庭户变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新天地》2017年08期
新天地

智能手机的幸福瞬间

我和老伴都出生在新中国成立都用上了智能手机。3年前我看到儿初期,我们这一代正与一首歌唱的那子和儿媳用手机上网,发照片和朋友样:上山练过腿,下乡练过背,学会了聊天,我觉得很奇妙,似乎感到这个智忍耐,理解了后悔,酸甜苦辣酿的酒,能手机深不可测,不是老年人玩的,是熬足了苦心,交足了学费,真正尝到了年轻人的专利。我的老款手机发短信、做人的滋味。在人民生活改善、命运转照照片,用起来挺顺手的,再说了那是折、家庭变迁的万千故事中,有值得书一千多块钱买的,怎么能说淘汰就淘写的民生进步,也有我们这个小家庭汰了呢?的幸福瞬间。后来我参加了一个老年合唱团,2007年,我们家就买进了第一辆发现团里有几个五十几岁的新新老上海大众轿车,全家人出行风吹不着人都在使用智能手机,她们几个闲下日晒不着,说停就停,说行就行,一切来常在一起嘀嘀咕咕聊什么微信圈,都自己说了算。小轿车开进咱一个普用手机和在国外的孩子视频聊天什么通百姓家,这可真是我和老伴这代人的。她们告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青年学报》2015年03期
青年学报

书评:《不平等的美国社会阶层与家庭变迁》

卡尔森·玛西亚和英格兰·宝拉所著的《不平等的美国社会阶层与家庭变迁》,2011年由斯坦福大学出版社付梓出版。该书探讨了美国家庭变迁的模式及其是如何适应一个越来越不平等的美国社会的。书中各章从不同的侧面论述了美国家庭的变迁结构或变迁行为。从20世纪开始,美国家庭经历了复杂多样的变化,这种变化导致了比以前更为不平等的社会经济状况,在接受教育、社会阶层和家庭经济状况方面的不平等仍然是最为显著的。书中卡尔森和英格兰选择了一些关于家庭生活如何变化适应并影响美国社会经济差别的主题。其中一些变化是教育领域增长的不平等或者社会流动困难性的产物,而家庭模式的变迁则进一步扩大了这种不平等现象。第一章“出生控制和早产、意外生育”。按照传统,年轻人早婚,不久之后就有了他们的第一次生育。这种传统已经发生巨大改变,带来了未曾预料的结果。这一改变就是作者所提到的“婚姻撤退”,它在所有社会经济水平上发生,但最沉重地打击了贫穷或者弱势阶层。许多年轻人奉行晚婚,这...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齐鲁师范学院学报》2014年03期
齐鲁师范学院学报

中国流动人口家庭变迁及其特点

2013年国家卫计委公布的《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3》认为,目前我国流动人口已达2.36亿之多,表明即使保守的估计,全国现阶段约有1亿左右的家庭由于其家庭成员的“流动”,其家庭生存方式发生较大的嬗变。流动人口家庭在我国城乡家庭中的比重日益增大。研究中国的家庭变迁,不能不关注和研究中国流动人口家庭生存方式变迁。一、制度变革与流动人口家庭变迁我国流动人口家庭变迁与国外有很大不同,缘由其时代背景和制度约束大相径庭。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社会经济体制发生巨大变化,户籍制度的松动与改革,城镇化及产业结构调整对农村劳动力的“推—拉”,以及中国特色的“离土不离乡”“离土又离乡”及劳动力配置的市场化进程,形成这一时期流动人口发展最鲜明的时代特色。这一时期,由于各项改革尚均处于不断调整暨尚未成熟时期,一切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所以有了过渡时期的“离土不离乡”的浩浩荡荡的流动大军,有了“暂住证”,有了极为特殊的流动人口家庭“两地分居”和“城...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语文学刊(外语教育与教学)》2011年06期
语文学刊(外语教育与教学)

论工业革命对美国家庭变迁的影响

一、工业革命和家庭的界定(一)工业革命1.工业革命的界定。工业革命这一词语是恩格斯在1845年所著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中提出的。马克思在1807年的《资本论》第一卷中明确阐述:工业革命的过程就是“一个产业部门声称方式的革命,引起别个产业部门内生产方式的革命”[1]462。工业革命有两层含义:生产技术的变革和社会关系的变革。工业革命起源于英格兰中部地区。1765年,珍妮纺纱机的发明,标志着工业革命在英国乃至全世界的爆发。19世纪传播到北美地区,进而发展到全世界。2.美国的工业革命。学者们就美国工业革命的开端这一问题的争论较多。卡罗尔·D·赖特认为早在1790年;乔治·索尔文和文森特·P·卡罗索认为是在1800年;而多数学者则认为美国工业化的起点是1790年,美国人采用英国的技术在罗德岛州建立了一座水力纺纱厂,标志着机器大生产开始登上美国历史舞台[2]435。美国的独立战争扫清了英国的封建残余势力,又通过南北战争废除了南方地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