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孩子,你是谁?

明明是家里的独生子,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天天围着他转。从明明开始讲话的那一天起,明明的话在家里就是圣旨:没有谁反对他,没有谁不按照他的命令去做。$$刚上幼儿园,别的小朋友都是自己走,明明要骑在奶奶的脖子上,爸爸不能代替。$$上大班时,明明要爸爸摘天上的星星给他吃,一家人急得团团转。爸爸只好把预先放在楼顶的煮鸡蛋“摘”下来送给明明。长时间的“训练”让明明有了天生的优越感。明明把这种感受带到幼儿园和小学里。$$上一年级时,小朋友们在一起做游戏,明明要扮演皇帝,小朋友们不干,说明明长得像太监。明明便和别人打了起来。$$上二年级时,有一节课明明举了两次手,老师没有点他发言。明明气急败坏,背着书包就往家里跑,教室门摔得山响,弄得老师和小朋友们莫名其妙。$$上三年级时,学校组织小朋友们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作家》2014年14期
中国作家

共和国长子

题记: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那个年代最给力的语录1931年“9_18”事变后,中国东北军撤向锦州。全 夜,也掩藏不了空气里弥漫着的战争的冷酷。营地中国最大的沈阳兵工厂和制炮厂连同9.5万余支步枪,靠近白河岸边的一间屋子还亮着灯,从浅蓝色窗帘2500挺机关枪,650余门大炮,2300余门迫击炮,260 里,柔柔地透出朦胧的光。余架飞机,以及大批弹药、器械、物资等,全部落人日 一个黑影乘着巡逻兵走过的间隙,在黑暗中飞快军之手。据统计,仅9月18日一夜之间,沈阳损失即 掠过,悄悄靠近那间有灯光的屋子。达18亿元之多。这是日本关东军辽海守备队队长敦村的家。敦村之后的十余年间,日本在中国东北大力发展军 不在,他的女儿惠子正盘腿坐在窗边的灯下看书。美事工业以及和军事工业相关的重工业,目的就是要 丽的惠子背对着门,将脸侧向窗口那边,滑落在腮边把东北变为其经济附庸,成为进一步扩大侵略战争 的发梢微微弯起,恰到好处的弧度勾勒出她年轻姣好的军事工...  (本文共128页) 阅读全文>>

《时代文学(下半月)》2014年01期
时代文学(下半月)

春光秀

(电视文学剧本)主题歌万把个日夜,哗啦啦翻过,不惑之年,眼前晃来晃去的,咋是儿时光腚的我。娘的葱油饼、爹的旱烟锅,还有个举案齐眉的小姐姐(哥哥)。哎嗨!春有花,秋有月,啥时起,我竟忘了夏有风来冬有雪!哎嗨,夏有风啊冬有雪,伤疤上还有个大疙瘩!千万道沟壑,打着滚走过,天命之年,梦里一明一灭的,咋是上墙爬屋的我。东家的糖葫芦,西家的香饽饽,还有个小花狗儿叫花娥。哎嗨!东有海西有坡,啥时起,我竟忘了北有道来南有佛!哎嗨北有道啊南有佛,心坎里还有个少年(女)结。月有阴,花有谢,往事咋就越擦越清澈!哎嗨嗨———呀!人有老,灯有灭,煮豆燃萁太惨烈。石有烂,海有竭,相逢一拥共相携!相逢一拥共相携!哎嗨嗨———呀!太惨烈呀太惨烈!海有竭呀海有竭!共相携呀共相携!人物表怀永禄:七十岁,尚文村大地主怀儒:三十七岁中年汉子,怀永禄次子雨奴:怀儒妻。解放前大家小姐怀明礼:十七岁,怀儒长子怀明义:七岁,怀儒次子妞妞:怀儒幼女孟承:尚文村地主分子,怀儒发小...  (本文共150页) 阅读全文>>

《学习博览》2008年06期
学习博览

孩子,你是谁?

如果生命可以被抓住,你的手就不会徒然地摊在废墟上。你是谁?死亡没有名字。而你连脸庞也没留下。在仁慈的上帝那里,天使有翅膀,天使要飞而你是汶川的孩子。搽搽泪水也不能。母亲,...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长篇小说选刊》2008年02期
长篇小说选刊

我是我的神

生命在一处处不为人知的地方诞生,也在一处处不为人知的地方倒下。乌力天扬擦掉剃头推子上胎液般晶莹的油,把擦干净的剃头推子放在床头柜上,病床上坐下,拿过一只枕头垫在腿上,把伸向躺在床上的父亲,环住父亲的胳肢窝,慢用力,一点一点,把父亲抱到自己的腿里,安置好,取过围布,咬掉围布上的线,替父亲仔细围上,然后拿起剃头推子。浓烈的丹参味扑鼻而来,还有一股什么西正在腐烂的味道。呼吸机过滤器里传来泡冲击蒸馏水发出的声音,显得懒散而疲不堪的生命监视仪上,暗绿色的显示波僵般呆板地来来去去,落下一片片数字蛇蜕。乌力天扬在自己的头上试了第一推子。推子,很好用,咬合起来几乎没有声音。片头发无声地落下来,掉在乌力天扬的裤上,乌力天扬没有管它,开始给父亲剃头。剃得很小心,很认真,每一推子都像执著垦荒者,推进得十分彻底,推进到可以望见和可以抵达的尽头。当乌力天扬做着这件事情的时候,乌力家的成员,母亲萨努娅、大儿子乌力天健、二儿子葛军机、三儿子乌力天时、四儿子乌...  (本文共280页) 阅读全文>>

《时代文学(下半月)》2012年01期
时代文学(下半月)

我家昨天的那些事儿(长篇小说)

引子常言道“家丑不可外扬”,可我在这里讲述的,就是和我有关的几个家庭的“家丑”,和我有关的几个人的爱恨情仇。这些人里有我的三大娘、三大爷,有我的堂哥吉发和他的两个老婆,有我的姥爷和我的父亲母亲。其实,和我有关的这几个家庭、这几个人物,都是当时农村最普通不过的家庭,是农村底层最不起眼的小人物,决无值得炫耀的资本。然而,就是这么几个普通的家庭、普通的人物,在我所知和未知的年代里,却上演了一幕幕跌宕曲折的悲剧,真情相爱的人生离死别,至亲的姥爷掐死外孙,一心要独吞家产的大娘扼死侄子,霸道成性的媳妇毒害婆婆……总之,每一次幕起幕落,无不是因为贫穷、愚昧而造成的人性扭曲使然,无不是因为自私、贪欲和自我的恶性膨胀使然。鲁迅先生在他很多作品里对人性恶的剖析,竟在我的亲人身上一一得到印证。所以,在亲人们故去多年,我想把他们的故事写出来,以还原那个他们生存过的社会,还原他们在那个社会环境下的精神状况和生存挣扎。愿亲人们的在天之灵原谅我。一刚刚立冬,...  (本文共10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