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英国:教育赋能媒介素养

媒介素养教育起源于英国,它的理论基础是现代传播学和教育学,还牵涉到新闻学、美学、社会学等学科理论知识。媒介素养教育思想自20世纪30年代由英国学者提出到今天,其目的、方法都有了很大的改变。本文以英国媒介素养教育为例,论述媒介素养教育发展历程。$$随着“互联网+”、信息化社会的来临,大众传媒在当今时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进入21世纪,媒介素养成为一种帮助人们追求生活品质、获取自由和快乐的素养,其重要性日益凸显,在K-12教育阶段培养这种素养也成为各国的教育焦点。英国作为世界上最早进行媒介素养教育的国家之一,已经以学科教育、课外活动、信息安全、计算机(信息)教育等多种形式,将媒介素养教育贯彻到了从小学到大学教育体系的全过程。$$媒介素养的六种阐释$$媒介素养是人们面对不同媒体中各种信息时所表现出的正确、建设性地享用大众传播资源的能力,我们可以借此充分利用媒介资源完善自我,参与社会进步。$$媒介素养的概念产生于20世纪30年代。1...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传播力研究》2019年25期
传播力研究

试析中国媒介素养评估的局限性及改善措施

体;客体媒介素养是指人们面对媒介各种信息时的选择、理解、质疑、评估、创造和生产以及思辨的反应能力[1]。该概念传入中国后,教育界、传媒界都将媒介素养培训提上日程。进入Web2.0时代后,信息生产主权更多转向普通公民,建立科学的媒介素养评估标准的紧迫性可见一斑。一、我国媒介素养评估现状之局限首先,媒介评估主体缺位。评估主体即评判他人媒介素养高低的意见产出方。而当前我国进行效果评估的主体多局限在学校,一方面有评估主体的单一感,另一方面学校教育和评估两种权利的并存或将导致评判结果失公。可将政府官员、媒体人员、媒体领导层三类人群加入评估主体队伍并按照重要程度划分比例,进行评定。其次,媒介评估客体选择有局限性。在中国知网检索主题为“媒介素养研究”的论文,可以发现当前的研究重点是某类学生和某地区公民,如艺术类大学生、师范类大学生、重庆公民等,仅有个别研究者着眼于泛化群体,如农民工、政府官员等。这说明当前媒介素养的评估客体未进行系统划分而仅进...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河南机电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9年03期
河南机电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大学生新媒介素养现状及对策研究——以河南省高校为例

1研究背景及意义新媒介是大学生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大学生了解外部信息、与他人沟通的重要渠道和增长知识的主要工具。相对于传统媒体而言,新媒介具有数字化、交互性、即时性、个性化等特点。大学生的身心发展尚不成熟,知识结构还不完善,缺乏相应的独立思考能力,加上社会阅历较浅,自我控制能力有限,导致海量的、真伪难辨的,特别是色情暴力、境外渗透的信息,会给他们带来一定的消极影响。他们在享受新媒介带来的便利的同时,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问题和挑战。面对复杂多变的新媒介世界,如何培养和提高大学生的媒介素养,已成为学者普遍关注的课题[1]。加强大学生的新媒介素养教育,使其在新媒介时代具备科学的媒介观念、较强的媒介能力、稳定的媒介心理、正确的媒介道德和媒介法律意识,不仅关系到大学生如何成长成才的问题,更关系到我国社会主义高校“培养什么样的人、如何培养人以及为谁培养人”的根本问题。比较国内外学者关于媒介素养教育的相关研究,本研究较为认同陈慧羲对大学生媒介...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山东英才学院学报》2015年03期
山东英才学院学报

幼儿媒介素养启蒙的家庭路径初探

当今网络、手机、i Pad等电子媒介技术的发展与应用,给传统印刷媒介带来空前的挑战。儿童在享受媒介资源丰富、便利和愉悦的同时,电子媒介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儿童的思维方式和行为习惯,构造着儿童的日常生活。“数字土著”儿童对电子媒介的过度迷恋,对纸质媒介的疏离,严重侵袭了儿童的阅读生态环境,破坏了传统的读写文化。家庭教育是幼儿教育体系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同时,家庭也是幼儿接触大众媒介的主要场所,面对媒介技术的普及和媒介市场的日益商业化,培育幼儿成为新媒介传播结构中成熟的消费群体,无疑具有深远的教育影响和迫切的时代意义。一、幼儿媒介素养启蒙的目标媒介素养教育的目标是培养公众对各种媒介信息的解读、批判能力以及使用媒介信息为个人生活、社会发展服务的能力。从幼儿这一特殊群体来看,幼儿媒介素养教育的目标可分为两个层面:认识层面上,幼儿了解初步的媒介知识和辨析媒介内容真伪优劣;实践层面上,幼儿学会运用媒介初步技能和规避媒介的可能危害。家庭教育不...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民办高等教育研究》2013年04期
民办高等教育研究

“90后”大学生的网络媒介素养与价值取向

近年来,随着网络的迅猛发展和新媒体、新兴媒体的广泛运用,作为青年主体之一的“90后”大学生通过网络平台登上了社会舞台,成为“网络围观”的主体和一系列网络热点事件的重要推手。能否正确使用和利用网络,不仅关乎“90后”大学生的健康成长,也关乎整个社会的安定和谐。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3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2年12月底,中国网民数量达到5.64亿,拥有大学学历以上的人数1.19亿以上,达21.1%。在当下网民从“网络围观”逐渐向“网络问政”、“网络参政”转化的过程中,了解上网主力军的“90后”大学生网络媒介素养状况并采取有效的提升策略,是“唱响网上主旋律”的需要。一、相关概念界定在借鉴国内外相关专家学者研究的基础上,有必要先厘清“网络媒介素养”、“‘90后’大学生的网络媒介素养”、“政治参与”等概念的要义。“媒介素养”(Medialiteracy)一词,最初是1933年英国ER·利...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智库时代》2018年51期
智库时代

试论新时代农民媒介素养的提升之路

一、良好的媒介素养是当代农民必备的重要素质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与媒介的飞速发展,我国社会迎来了信息化时代,信息渐渐成为第一生产要素。掌握信息资源是从国家、社会团体到个人发展进步的前提条件。媒介是人类接收信息、传播信息的工具,拥有良好的媒介素养,为人类解读信息、利用信息、表达诉求提供了保障。农民阶层作为我国人口阶层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我国社会发展意义重大,而农民群体的媒介素养整体水平较低。美国传播学家蒂奇诺等学者曾经提出这样一种理论假说:“由于社会经济地位高者通常能比社会经济地位低者更快地获得信息,因此,大众媒介传送的信息越多,这两者之间的知识鸿沟也就越有扩大的趋势”。无论在过去还是当今社会,我国农民阶层一直居于社会底层,“文化程度低、贫穷、落后、弱势”一直是加在农民群体之上的标签,在蒂奇诺的“知沟理论”中,我国的农民阶层一直处于渐渐扩大的知识鸿沟的另一端。如果不努力改变现状、提升农民的媒介素养、使农民在信息化时代掌握更多的信息,将使...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