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环保泰斗坦言应摒弃“绿色浪漫主义”

英国著名理论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1月份在伦敦发表演讲时说,核战争已经不是人类生存面临的惟一危险,气候变化带来的危险几乎与其一样巨大。他强调,如果我们有任何希望避免这种危险,我们就应尽一切可能让希望成为现实。$$   在距伦敦350公里远的康沃尔市附近的一座偏僻庄园内,87岁的詹姆斯·拉夫洛克听到霍金的讲话后大声喊道:“霍金正在低估危险。”“盖娅假说”:有机地球$$   坐在康沃尔庄园的书房内,拉夫洛克一边吃着甜点,一边喝着热巧克力。望着窗外自1991年以来就从未结过冰的溪流,老人有些忧郁地说道:“即使是一场核战争也不会导致全球过度变暖将会造成的破坏。”老人随后列举了一些气候日益变暖的表征:英国最近开始进行商业种植橄榄树,葡萄园也出现在英国的土地上,喜欢温和气候的蝎子有望成为著名的肯特郡花园的土生动物,植物学家说,棕榈树和桉树将会成为英格兰未来风光的组成部分。$$   拉夫洛克是地球环境科学中的传奇人物。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地理教育》2006年04期
地理教育

从盖娅假说谈起

地球不只是一个孕育出生命的星球,她自身就是一个生命体;地球也不只是一个无生命的岩石与有生命的生物体的简单堆砌,她本身就是一个可以调节自身环境和状态的活的系统。这种调节通过陆地、海洋与大气的互相作用实现,各种生物也参与其中,它们就像人体的器官和细胞,对整个机体的健康做出自己独特的贡献。这个主要由英国学者拉弗洛克在过去20年间提出并完善的“盖娅假说”,听起来像个神话,然而作为一种整体地球系统观,却早已根植于地理学中。地理学家从大量的事实中了解到,地表自然界的地质地形、气候水文、植被土壤甚至人类的风俗习惯之间都有密切的联系,因而主张用联系的观点来认识地方、区域和地球——地理学家称其为“综合观”。不过,地理学家的成果仍然是局部的,整个地球的主要组成部分之间如何相互作用并维持地表环境的相对稳定状态?对其中的动力和机制我们依然认识得不很清楚。事实上,自20世纪初以来,许多地理学泰斗都曾呼吁从整体上研究地球。然而,地理学家们“起了个大早却赶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生态学报》2013年10期
生态学报

基于系统动力学的雏菊世界模型气候控制敏感性分析

英国大气物理学家J.E.Lovelock于20世纪60年代受NASA邀请,帮助寻找火星上的生命痕迹。在任务完成之后,他继续思考生命维持所必需的条件:如地球表面的温度经历了36亿年后仍然保持相对不变,而同一时期的太阳温度却升高了25%;地球是如何能够使大气中氧气浓度保持在21%左右,这个值是他认为的生命安全上限。Lovelock认为解决这样的问题需要采用一个系统的观点,而不能由生物化学或生物地球化学等学科来解答,也不能由新达尔文主义生物学来解答,答案来自于生理学或控制论[1]。Lovelock对于Walter Cannon描述的有关产生体内平衡的协同生理过程印象深刻。Cannon认为,生命体努力维持其内部环境恒定不变[2]。Lovelock相信地球也遵循着Cannon的原理:岩石、草、鸟类、海洋和大气都齐力协力,像一个巨型的有机体一样运行来调控生存条件[3]。地球这个“超级生命有机体”需要一个名字。Lovelock的邻居,诺贝尔文...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污染防治技术》2011年05期
污染防治技术

盖娅假说

在古希腊神话中,盖娅是大地化身,自混沌中出生,生下天神,再与天神交合,生下海神。地、天、海就是这样来的。话说上世纪60年代初,美国举全国之力,与前苏联进行太空竞赛,除了登月,还探测太阳系其他星球。火星是太阳系中环境与地球最相似的行星,一直受世人瞩目。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计划发射“海盗号”探测器,前往火星,侦测生命。英国科学家拉夫洛克应邀担任NASA喷气推进实验室(JPL)的顾问,负责设计侦测火星生物的仪器。拉夫洛克认为,侦测目标应是生物的活动,而不是特定的生物。他苦思了以后,指出可以从火星大气下手。因为生物必须新陈代谢,才能发育、存活、生殖。也就是生物一定会改变周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思想战线》2009年02期
思想战线

盖娅假说:从边缘到主流

一、“盖娅”这个词拉夫洛克(James E.Lovelock)提出的“盖娅假说”(Gaia Hypothesis)是过去的30年中最有争议也十分有趣的科学理论之一,对待“盖娅假说”的态度,也反映了人们对自然的态度和科学观的变化。“盖娅”———“大地女神”,指人类生存于其中的地球大自然,地球好似活着的能够自我调节的超级生命。这种拟生命味道的想法激起了科学保守主义者强烈的不满。盖娅假说有些神秘,但直观上离开经验科学并不遥远。萨根(Dorion Sagan)和马古利斯(Lynn Margulis)曾指出:“盖娅假说是关于地球生命的一种科学观点,它表达了一种新的生物世界观。用哲学的话说,这种新世界观更接近亚里士多德主义的哲学而不是柏拉图主义的哲学。这种新观念是建立在地球事实而不是观念抽象基础之上的,当然也包含有一些形而上学的内涵。这种新的生物世界观(盖娅假说是其中的主体部分)接受了生命循环的逻辑和工程系统的逻辑,而抛开了希腊—西方的终极...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生态学报》2014年19期
生态学报

盖娅假说:在争议中发展

从太空中看到地球,所有人都会立即想到地球是活的。地球与其他行星的首要区别是它的大气层。地球的大气层目前79%是N2,21%是O2,还有少量CO2、CH4、Ar等痕量气体。而我们的姐妹行星——金星和火星的大气层,则95%—96%是CO2,3%—4%是N2,以O2、CH4、Ar等为痕量气体。这个差异就是盖娅的魔力,它能够将行星的外层空间改造成适合生物进一步生长的环境。例如,28亿年前,细菌和能够光合作用的海藻就开始从大气层中吸收CO2,释放出O2,为创造更大、更高级的生物(包括人类)奠定了基础。1972年,盖娅假说由英国大气物理学家JamesLovelock提出[1]。20世纪60年代,Lovelock受美国喷气推进实验室与NASA的邀请,帮助设计实验以检测火星上的生命。海盗号火星探测飞船收集和测试了一些火星土壤,搜寻生命迹象,无果而终。Lovelock通过分析火星大气层,发现它处于死平衡状态。相反,地球的大气层则远离均衡状态,这意...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