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代文学研究面临的新课题

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当代文学已走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历程,比现代文学多出了24年,其发展之曲折,涌现作家作品之众多,也远超过现代文学。不过,当代文学研究作为一个学科, 由于起步晚,最近20多年才有较多研究著作出版, 虽然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但比起现代文学的研究,就显得不够深入,也不够全面。而且当代文学还在继续发展,不断向前延伸,新的作家作品和新的文学现象都不断涌现,这都必然给当代文学研究提供新的资料和提出新的课题。 为把当代文学研究推向前进,使之更加全面与深入,以期进一步整体提高学术质量,如下几个方面的课题应为当代文学研究工作者所优先考虑。$$第一,具有全国性影响的重要作家作品的深入研究。目前仅中国作家协会的会员已达6800多人, 其中出版多卷乃至10多卷文集具有全国性影响的作家不下百人,许多作家的作品还被译为多国文字在国外出版, 有些作家及其作品对我国文学的发展将会产生深远的影响。目前当代文学史论述的作家已不下百人 ,但从全局看,对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艺争鸣》2019年09期
文艺争鸣

当代文学研究史学化趋势之我见

大概七八年前,我曾就治学经验对前辈学者黄修己先生做过一次访谈,他的一段自述给我印象深刻。他说,他当年在北京大学读书五年,就学会了四个字:“干货”和“硬伤”。“干货”自是指文章中要有大量一手史料,尤其是此前研究中较少或不曾触及的史料。这段谈话对我后来的学术方向产生了极大影响,史料的丰富度与可发掘性就成为我选择研究领域的重要考量因素。不过与此同时,我也注意到近三四年来当代文学研究的史学化趋势也逐渐上升为争议话题。(1)对于史学化方法的质疑,主要出自一批最为卓越的评论家。这种质疑最初表现为私下的不认可,最近则外化为公开的拒绝,如旷新年直接以“平庸之恶”来命名此种研究中的偏失。(2)应该说,这些质疑并没有引起我对自己研究取向的动摇,但我以为,认真考量来自优秀评论家的“不同意见”,从中深入了解史学化方法的固有缺陷,从而完成古典考据学方法朝向当代批评的自我调整,对于今天以史学化研究为志业的学者而言,其实是不可多得的对话与学习的机会。一不过,...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文艺争鸣》2018年06期
文艺争鸣

由批评而学术:当代文学研究的重新确立

前不久笔者参加了一个刊物的座谈会,会上有几位先生不约而同地谈道,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他们所读到的一些当代文学研究论文实在不太尽如人意,与日渐成熟的现代文学研究论文相比,还有着不小的差距。事实的确如此,他们的观感正折射了目前现代文学研究和当代文学研究的总体状况与格局,体现的也是中国现当代文学学科内部研究路向的分野。按照一般设想,发展时长已经双倍于现代文学的当代文学,与当下社会文化的互动更为便利,可用的各种理论、方法资源十分丰富,可供讨论的议题应该更加多样、更具深度和广度,但为何相关的研究难以达到预期呢?可以看到,近年来的现代文学研究已经取得了较大进展,其进展不只体现在文献、资料的收集整理上,还在于研究观念、方法和视角的更新。笔者印象深刻的成果有:解志熙先生从他提出的“从文献学的校注到批评性的校读”主张出发,先后在其《考文叙事录》《文学史的“诗与真”——中国现代文学文献校读论集》《文本的隐与显——中国现代文学文献校读论稿》等论著中,...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济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2期
济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中国当代文学研究的“本土化”问题

在当下的文学研究中,来自异域的文学观念、理论、方法对中国文学研究的影响是重大的。今天有学者提出“文学研究的本土化”,我理解提出这一问题的目的是避免对异域理论的“机械使用”和脱离中国问题的“理论演绎”,加强文学研究对中国现实问题、文学问题的阐释能力,激发文学研究的活力。沿着这一思路,我想讨论两个问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为什么要“本土化”以及如何“本土化”?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究其本质而言是基于社会生活实践,旨在解决社会发展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的研究。西方的、异域的人文社会科学理论是基于西方的社会发展历史和社会实践提出的,中国的人文社会科学理论应基于“中国问题”提出,落实到文学研究领域就是针对中国的当代文学实践问题提出自己的思想。但是今天的中国文学研究,特别是中国当代文学研究领域在利用西方文学理论及其相关研究成果的过程中,出现了“机械使用”的问题,也就是与“中国问题”脱节、不加辨析地使用。主要表现形式有如下两个方面:在中国社会现代化的发展...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2017年06期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

论当代文学研究的知识学养问题——基于文学史料的一种考察

在迄今为止的大量的当代文学研究中,“反思”可以说是其随影相伴的一个核心关键词,一个推进学术研究和学科建设的重要驱动力,不过,稍加分析我们就会发现:这里的反思主要都是针对外在的“一体化”学术生态环境,如评奖、项目、刊物等等;而对研究者自身即研究主体进行反思的相对就比较少,也显得很不够,即使有,往往也都是从知识分子缺乏独立的精神思想,而不是从他作为学人知识学养的角度楔入,寻找问题的症结所在,总结经验教训。当代文学研究受制于无所不在的学术生产与管理体制,当代学人面对强大的政治和经济而缺乏自己应有的定力和独立品格,所有这些,当然都需要反思,它的确也是导致当代文学研究危机与困境的重要原因,并已构成了近一二十年当代文学研究的一个引人注目的突出特点。但从研究的实际情况和长远的观点来看,像这样比较单相的外在生态和纯精神思想的“反思”,笔者认为存在对学术研究的简单化、粗鄙化理解的问题,它似乎给人以这样的印象,仿佛只要外部生态和作家精神思想“自由”...  (本文共16页) 阅读全文>>

《学术月刊》2017年10期
学术月刊

重建史料与理论研究的新平衡

最近若干年的当代文学研究领域,史料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不少学者从过去的理论研究转入实证性史料研究,进而完成个人的学术史转向。学者们的研究范式转型,自然有其个人学术兴趣、问题意识、学术关怀的推动,但当代文学“史料热”的整体转向,则必然是学术大势成就的产物。其中首要的原因,就是学界对过去当代文学研究重理论、重思想、重观念和重方法的纠偏。自有“当代文学”以来,因为当代文学与政治的深度关联以及它的批评属性,思想、理论、观念就成为当代文学研究与批评的基本属性,人们对当代文学的研究是不怎么注重史料的,认为史料钩沉是古代文学研究的事情,当代文学研究,则当以理论、观点、方法、思想见长,故有“古代文学玩史料,现当代文学玩思想”一说。当代文学的学术创新,主要也是仰仗理论、观念和方法的推动。这种重思想、轻史料的现象,使得当代文学研究显得头重脚轻,根底很浅。用傅斯年的话说,不过是“取伦理家的手段,作文章家的本事”a。随着政治从文学领域淡出,西方理论、...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