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先秦儒家丧礼的功能与实质

丧礼是生者哀悼死者的活动。先秦儒家理解的丧礼是广义的,它不同于今人所谓的葬礼。孔颖达说:“丧礼,谓朝夕奠下室,朔望奠殡宫,及葬等礼也。”而据《仪礼》,士丧其父母,从始死到既殡,包括的主要程序有43项之多(陈来)。不仅如此,孔子等先秦儒家更认为,丧礼之所以合理,前提在于其理论构成本身必须符合人情孝道。只有这样,人们才能通过行丧礼充分表达自己的孝德本性。$$一、思维方式的转变$$商周以前人们认为,自己行为的价值根源不在于人自身,而在于外在于人的神性,因此人们行丧礼只是为了谄媚鬼神以求福,其行为是功利性的(李景林、陈庆坤等)。儒家的思维方式与之相比较是个突破。$$由孔子开其端的先秦儒学立足人固有德性的修养以成就人,曾子遵循这一思路并有新的创见。据《论语》、《孟子》及记载先秦儒家思想的礼书可知,曾子之学重视忠恕之道和孝道。忠,强调内心之真诚;恕,讲接人待物。曾子把“孝”称为“忠之用”(《大戴礼记》),并明确把“孝德”看做人之所以为人的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贵州社会科学》2019年03期
贵州社会科学

先秦儒家反贫困思想及其当代价值

中国先秦时期,许多学派和思想家都研究了贫困问题,其中儒家的反贫困思想内容十分丰富。以孔子、孟子和荀子为代表的先秦儒家思想家,对反贫困问题有深刻的阐释,提出了许多真知灼见,在中国历史上产生了重要影响,时至今日仍然能给我们诸多启迪。本文拟通过对先秦儒家反贫困思想主要内容的分析,挖掘其当代价值,为我们当前的反贫困实践提供借鉴。一、先秦儒家反贫困思想的理论渊源先秦儒家反贫困思想并不是凭空产生,而是根植于夏商周和春秋早期丰富思想文化土壤的结果。这一时期的“修德”“敬德”“民本”“富民”“重礼”“仁爱”等思想对先秦儒家反贫困思想产生了重要影响。(一)“修德”“敬德”思想的影响周朝取代商朝,如果仅仅以武力强大而战胜商朝作为王朝更替的依据,就会让殷人认为只是自己一时武力不够强大,不能心悦诚服,而且纯粹以武力强大为依据也会缺乏说服力,甚至会鼓励殷人或者其他力量以武力取得政权。商朝是一个宗教氛围浓厚的朝代,非常相信天命,“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先鬼...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7年36期
法制博览

先秦儒家孝道伦理对后世法制文化的影响

孝道作为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长久以来,都是人们为人处世的重要标准之一,对于家庭的和睦以及社会的发展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春秋战国时期,孔子创立儒家思想开始,“孝”一直受到所有帝王的倡导,所谓“忠、孝、礼、智、信”,其中“孝道”只在“忠君”之下,足以见其在封建王朝当中的影响力。孝道伦理在先秦时期极为突出,出现初步将孝道与法律之间融合的趋势,并且在后世得到了长足的发展,逐步形成较为成熟的法制。一、先秦儒家孝道伦理对于立法的影响先秦时期,统治者非常注重孝道的实施,对不孝之人的惩罚极为严厉。流传这样一个故事:有老人控告自己的儿子不孝,要求官府给予严厉的惩处,官府果然按照老人要求斩断其子双脚,并发配边疆[1]。可以看出在先秦时期对于孝道伦理已经出现了将其立法的苗头。后至汉武帝时期,儒家思想与法律正式开始融合。官员对罪犯的审判主要依据儒家经典,这就是著名的“春秋决狱”。从这个时期开始,先秦的儒家孝道伦理正式被搬运到了法律的典籍当中。唐代《...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石家庄学院学报》2018年04期
石家庄学院学报

论先秦儒家情理精神的现代转化

随着中国现代文化建设的深入发展,如何对待中国传统文化成为更加复杂和重要的现实问题。中国传统文化作为一种伦理型文化,对中国传统伦理精神进行现代转化成为其核心问题之一。中国传统伦理精神的现代转化是一个重要的历史问题,也是一个错综复杂的理论问题。因此,作为体现“中国话语形态”和“中国精神”的儒家传统情理精神的现代转化,不仅仅涉及到其如何与现代衔接的问题,更是要在传统与现代、本土化与全球化的交错中寻求新的立足点,进而开拓出能够化解时代冲突和矛盾的世界观、价值观。先秦儒家情理精神的现代转化既是对中国传统情理精神与现代理性精神差异的理性认知,也是对二者差异、现代与后现代差异和矛盾的融合。其实,这也是中国情理精神中“情”之合同功能的展现。在此理解下,先秦儒家情理精神的现代转化具有二重意义:一是在当今时代背景下,重新挖掘先秦儒家情理精神中契合人类生命需求的价值真理,并把其经过千年积淀的文明智慧带向未来;二是基于本土化与全球化的关系,实现中国传统...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文教资料》2017年19期
文教资料

先秦儒家的德育思想浅论

“德育”旨在形成一定的思想品德教育。在社会主义中国德育包括思想教育、政治教育和道德教育。先秦儒家的道德教育在儒家教育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它以“仁”、“礼”为基础,以《诗》、《书》、《礼》、《易》、《乐》、《春秋》等六经为主要教育内容,从仁政的思想出发,强调道德知识的传授,以培养“精于道”、“明人伦”的“士”与“君子”。先秦儒家道德教育最终要达到双重效果:一方面培养能治国安民,修己治人的“士”“君子”,另一方面使人“立于礼”,做到“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以至于建立完善的伦理道德体系。由此可见先秦儒家教育就是对人进行道德教育,教育活动的最重要部分是道德教育活动。一、儒家德育与智育思想孔子强调道德教育,而且把它放在培养人的首要地位,他认为具有高尚的品德是成为圣贤君子的首要条件,“君子怀德”。因此,在他谈及知识教育和道德教育的时候,说道“弟子如择校,出则第,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幸而余力,则以学文”(《...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智库时代》2018年30期
智库时代

先秦儒家之礼观与和谐人际关系的构建

许慎《说文解字》解释“礼”字说:“礼,履也。”礼的本义是“履”,即实践、行动。由人们对“礼”字的考证,都确认礼起源于远古初民祭祀鬼神之活动,指的是一种神人关系的行为规范。随着社会的发展,礼逐渐演化到人际交往之中,包含了丰富的人与人之间伦理关系的内容。一、先秦儒家之礼观礼源于人们祭神求福的行为,殷周以来的传统观念是礼由天生,而这个天也可以说就是神。春秋时代人们仍然认为礼以天为根本,但认为礼并非是直接由天而生,而是圣贤之君以天为则而制。“作为礼的根本的天,其实是自然之天。”[1]君王顺天或依天制礼,所顺者即符合天之道、天之理,这也正是天地之义。“义以出礼”(《左传·桓公二年》)、“礼以行义”(《左传·成公三年》),义是礼的根源,而礼的核心在义。当然,这个义不仅是天地之义,也是人间的道义。《礼记》将“礼之本”与“礼之文”分开,强调纲常伦理的礼仪是本,而章节度数的礼仪是末。按照现在的说法,即礼有礼义和礼仪之分。礼义是礼的内在核心,而礼仪...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