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探讨净土宗文化特色 研究净土宗佛教思想

本报讯:由中国人民大学佛教与宗教学理论研究所、江西省佛教协会、庐山东林寺主办的“纪念慧远大师诞辰1670周年学术研讨会”9月18日至21日在世界文化遗产庐山举行,来自全国各地高校、科研院所的近百名专家学者和佛教界人士出席了大会。应邀参加会议的还有江西省政协主席钟起煌、省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陈卫民等有关部门的负责人,以及中央、省、市新闻媒体的记者等。$$此次研讨会的主题是纪念慧远大师诞辰1670周年,弘扬净土宗文化、探讨东林寺净土宗文化的特色、研究慧远大师在中国佛教史上的独特贡献,以及如何认识佛教本土化、中国化的意义。慧远(334~416)是东晋中后期继道安以后中国佛教的重要领袖,是中国汉地佛教早期奠基人之一,他所创立的庐山僧团是汉地教团史上的重要里程碑,其僧制建设思想,为中国僧团提供了新的组织模式。在修行理念上,提倡“禅慧并重”,并通过结社念佛,寻求与士大夫的交流与沟通。由此...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宗教学研究》2019年01期
宗教学研究

百年来中国净土宗研究述评

在中国古代,净土宗是除禅宗外最重要的佛教宗派,明清以来其法门更是为中国佛教各派所共修。而对这一宗派的研究自20世纪初现代学术体系在中国建立时就已开始,已有百余年。经数据检索①,百年来净土宗研究文献约有五百余篇,近百部专著与博、硕士论文。成果虽谈不上丰硕,但就其可观之处,实有进一步梳理评析之必要,以便为后来的研究者提供参考。净土宗的研究状况可从发展阶段和研究内容两方面来论述。就发展阶段而言,中国净土宗研究经历了四个时期,分别是民国时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改革开放之前、改革开放至20世纪末、21世纪至今。就研究内容而言,又分为史学研究、理论研究、文学研究和艺术研究四大板块。本文将先总结不同发展阶段的主要特点,再依次论述评析四个研究板块的重要成果。从横向和纵向上更好地呈现百年来中国净土宗研究的基本面貌。一、百年来中国净土宗研究的四个阶段分期第一阶段是民国时期。在西方思想影响下,佛教成为现代学术研究的对象,佛学研究就此萌发。不少高僧、...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作文与考试》2017年05期
作文与考试

惜福

有人送给净土宗大德印光老法师银耳等补品,他自己不愿意吃,而是转送到观宗寺去供养谛闲法师。别人问他:“法师,你为什么不吃好的补品?”他说:“我福气很薄,不堪消受。”他老人家性情刚直,平常对人只问应当不应当,情面是不顾的。前几年有一位皈依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周刊》2017年06期
中国周刊

梵净山的“绿色发展”之道

梵净山位于贵州省铜仁市江口、松桃、印江三县交界处,是生命的家园,是人文的家园,是各类物种共有的诺亚方舟。它不仅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联合国国际“人与生物圈”保护区网络成员,同时还是“中国五大佛教名山”之一、著名的“弥勒道场”。梵净山是文化名山,是文化和谐的福地。自古,梵净山即是“黔之名山”。在汉代已载于史籍,此后一直是武陵地区各少数民族朝拜的神山、灵山。隋唐时期,净土宗传入梵净山。明朝万历时期,神宗皇帝钦命僧妙玄重开梵净山,把临济宗带到弥勒净土道场,梵净山佛教禅净双修。在《敕赐梵净山重建金顶序碑》上载梵净山是“古佛道场”,号“天下众名岳之宗”。千余年间,梵净山迭经兴废,名扬四海。数千年来,难以数计的个体、家族以及部落奔向梵净山,土家族、苗族、侗族和仡佬族等各族人民在此共同生活。梵净山以及山中的石、树、泉、洞、动物、植物等,都是各民族先民崇拜的对象。如土家族尊崇白虎,他们认为白虎是本族人的祖先,因此每家都有供奉白虎的习俗。广袤辽阔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音》2010年07期
法音

居士教育三题——以净土宗为主

自佛教净土宗创建以来,以居士身份居家学佛的信众人数相对于以出家身份修学佛法的僧众人数而言,历来便占据着明显多数的地位,他们也由此成为接受净土宗信仰的主体人群。当今社会,居士教育的发展呈现出一些新的趋势和特征,这主要表现为对象群体的年轻化与知识化、手段与途径的多样化与科技化等,与此同时,居士教育的发展也面临着崭新的冲击与挑战。于此笔者对居士教育有三点分析如下。一、居士教育的对象一般而言,在家修学净土法门的佛教信众,可分为两种不同的层次类型:社会精英阶层的净土宗居士与平民大众阶层的净土宗居士。前者构成了净土宗居士教育对象的核心性组成部分,而后者则构成了其主体性组成部分。社会精英阶层的净土宗居士群体不仅是净土宗信仰的受体,同时他们也充当着净土宗传布者的角色。平民阶层的净土宗居士群体广泛分布于中国社会的基层,与来自于社会精英阶层的净土宗居士群体相比,他们所具有的巨大数量优势是显而易见的。事实上,净土宗之所以能够在中国社会与文化发展的时空...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法音》2010年07期
《晋阳学刊》2006年03期
晋阳学刊

昙鸾未列入净土宗十三祖问题试析

昙鸾作为魏齐①时倡导净土信仰的高僧,已然是不争的事实。他在玄中寺著书立说,开创的二道二力说、称名念佛等佛教净土思想,对带业往生、边地宫胎的独特解释;又于介山(今山西介休市绵山)“鸾公岩”集众念佛清修净土[1]。昙鸾的净土思想和宗教实践改变了佛教传统的修持方法、开辟了他力救助的先河、适应了中国人的思维习惯、实践了佛教世族化向民众化的转变,对中国佛教净土宗派的建立、发展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然而,在中国佛教净土宗史的十三祖中,却没有昙鸾的名字,他对净土宗做出的贡献与他后世的沉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究竟是什么原因至使昙鸾没有进入净土宗祖师世系,明清和近当代的诸多佛学大师也对此提出质疑,并且分析了原因,但多认为是由于佛教内部的派系派性问题造成的,得出的结论也难免令人信服。本文试图从历史学角度分析史实,以期得出一个公正的结论和评价。首先,让我们来回顾一下净土宗定祖立宗的过程。严格地说,南宋前的净土教还不能称为中国佛教的宗派之一,因为没有较严格...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