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总结中国哲学与文化的现代化历程

本报讯:南开大学哲学系教授李翔海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现代新儒家哲学与后现代哲学比较研究”,日前结项,并被评为优秀成果。其最终成果《民族性与时代性──现代新儒学与西方后现代主义比较研究》2005年已由人民出版社出版。$$有关专家认为,该研究通过现代性与后现代性的比照,从哲学的高度对中国文化的基本理论特质、中国文化的现代化历程及其未来走向与当代价值等重要问题作出了有创新性的分析研究,对于进一步加强中西文化与哲学的比较研究,正确总结中国哲学与文化的现代化历程,更为深入地探讨中西文化与哲学的发展走向,进一步推进中国文化与哲学走向世界,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与实践意义。$$该成果提出,当中国文化从传统向现代转化时,西方文化已经进入后现代阶段,与中国当代文化追求“现代性”形成鲜明对比,20世纪中叶以来西方兴起的后现代主义思潮以反省和批判“现代性”为其基本理论特征。在世纪之交的文化反思中,后现代主义对中国思想理论界产生了较大影响,与现代新儒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南方论丛》2004年02期
南方论丛

为中国哲学寻求出路——“重写哲学史与中国哲学学科范式创新”学术研讨会综述

2004年3月20-21日,由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中国人民大学孔子研究院、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中国人民大学学报共同举办的“重写哲学史与中国哲学学科范式创新”学术研讨会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来自中国社科院以及全国著名高校、期刊的六十余名专家学者参加了会议。“中国哲学的合法性”问题是近年来中国哲学学科领域的一个热点问题,并有丰硕的讨论和研究成果。此次研讨会的目的则是要反思、超越这种“合法性”危机,并转入或提升到一个更具现实意义或实践意义的问题上来,即如何创新中国哲学学科范式,如何重写中国哲学史的问题,从而为中国哲学寻求出路。此次会议层次高,大部分与会者是本学科领域的全国一流学者,而且还邀请了西方哲学、马克思主义哲学学科领域中的一些一流学者一起讨论,从而保证了会议开展的深度与广度。会议期间,每场讨论都非常热烈,都有哲学各学科的互动。张立文教授在会议的总结发言中,对这种学科之间的交叉探讨与自由讨论的精神给予了高度的赞扬。在学术日益交融的当...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哲学研究》2019年07期
哲学研究

“中国哲学”何以正当的最早论说——明清之际西人之证言

“中国哲学”有“名”与“实”两个方面。众所周知,“哲学”一名源自西方传统,但哲学本身的追求自始便不囿于西方文化的土壤。正如张岱年先生所说,“‘哲学’术语源于西方,但‘哲学’不等于‘西方哲学’”,他把“哲学”视为一个“共名”,在此“共名”之下,西方哲学、中国哲学和印度哲学都是它的一个“属”。(见张岱年,第4页)换言之,中国古代思想中具有哲学的实质性内容,这是“中国哲学”之“实”;而“中国哲学”之“名”,则是中西思想文化相遇、建构与反思的产物,它是对中国哲学之“实”的肯定。明清之际的西方人最早认定“中国有哲学”,进而寻求哲学的理解和解释,并逐渐尝试开启对中国哲学的学术研究。这三个进程依次展开,彼此紧密相连,不可截然分开,它们共同构成了对中国哲学正当性的强有力证言。以往学者多关注东亚汉字文化语境中的“哲学”及“中国哲学”,因为它直接引向了现代中国哲学学科之建立,但对明清之际西方人笔下的“中国哲学”较少论及。本文回顾这一段历史,不仅力图...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科教导刊(上旬刊)》2019年06期
科教导刊(上旬刊)

论中国哲学对“道”的揭示以及达“道”的方法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张立文教授曾撰文称:“以往中国哲学‘照着’或‘接着’西方哲学讲,基本上是以中国哲学注西方哲学,中国哲学成为西方哲学的注脚。”还说:“胡适用实验主义方法解释中国哲学,冯友兰用新实在论方法解释中国哲学,牟宗三用康德主义方法解释宋明理学,或用唯心唯物两个对子解释中国哲学,或用现代西方哲学的各种思潮如现象学、诠释学、分析哲学解释中国哲学等等。这种“以西解中”的研究方法使得中国哲学不中不西、非驴非马。”因此他说:“以中国哲学的核心灵魂解释中国哲学。只有这样的解释,中国哲学才不会走样,才能真正讲述中国哲学‘话题本身’。”[1]以此为鼓励,笔者试着回应一下黑格尔所提出的中国“只停留在最浅薄的思想里面”,“找不到对于自然力量或精神力量有意义的认识”,“没有概念化,没有被思辨地思考”,[2]以及法国当代哲学家德里达提出的“中国没有哲学,只有思想”。[3]笔者认为中国哲学是对宇宙、人生的揭示与探索。所谓揭示,是指中国哲学对宇宙人生...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文摘》2019年06期
社会科学文摘

百年中国哲学的回顾

百年来中国的思想家、哲学家怀抱“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激情,担当“周虽旧邦,其命维新”的使命。在百年与四十年的历史震荡与流变中,中国哲学为变所适、硕果屡现。它们的负载者成长为诸多中国哲学大家。他们既礼敬中国传统文化,精心挖掘所谓中国的哲学思想,又以西方的哲学思想批判中国哲学思想的贫乏。在此两难的紧张中,艰难地开启了中国哲学史历程。这一历史历程大体体现为照着L井、接着讲、对着讲、自己讲等阶段。照着讲最早以《中国哲学史》称谓的专著,是1916年中华书局出版的谢无量的《中国哲学史》,接着是1919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胡适的《中国哲学史大纲》,此后关于中国哲学、中国哲学史的著作不断呈现出来。中国有抑或没有中国哲学?金岳霖在冯友兰《中国哲学史·审査报告二》中说:“所谓中国哲学史是中国哲学的史呢?还是在中国的哲学史呢?”“如果我们把中国的哲学当作发现于中国的哲学,中国哲学史就是在中国的哲学史。”其意是说,中国哲学不是原生型的,而是传输型的,即...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意林文汇》2018年08期
意林文汇

不懂中医就把握不住中国哲学根本特征

研究中国哲学和中国文化,如果不懂得中医的话,我想中国哲学的根本特征是把握不住的,中国文化的根本精神也是体会不到的。现在有些人要否定中医,实际上是对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国哲学的一个否定。所以,这不仅仅是中医界的责任问题,同样也是研究中国哲学、研究中国文化的责任问题。这个问题提出来,其实并不是现在才有的问题。一百多年前当我们刚接触到西方文化,对于西方文化和中国文化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问题还了解不深的时候,当时一些人认为中西文化的差别就是时代的差别,而没有认识到中西文化的差别实际上是一个类型的差别。而这种类型的差别,恰恰是使不同文化之间得以交流和互补有了可能。那个时候,基于中西文化差别是时代差别的认识,提出中国哲学合法性等疑问,那是情有可原,而现在一百多年过去了,我们如果还停留在这个层面上面,我想我们是落后了。这个遭遇不仅仅中国,整个东亚地区,也就是东方文化都经历了这么一个遭遇。一百年来,中医在日本叫汉医,在韩国实际上也是汉医,后来叫做韩医...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