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异域想象:抗美援朝的文学叙事

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地缘政治下的朝鲜半岛是个不陌生的友睦邻邦。但对普通中国人而言,地理学意义上的朝鲜半岛却是一个神秘陌生的国度。对于入朝参战的中国军人来说,除了肩负军人使命外,他们又是地理学意义上的走入他乡的外国人,以外国人初涉此地的新奇眼光打量这个与自己祖国不同的另一个国度。因此,抗美援朝文学在政治叙事与战争叙事之外,又多了一层域外叙事。$$朝鲜叙事的异域想象,表现最多的是歌舞,歌舞渗透着这个民族痛苦中的欢乐与坚强。不管是婚丧嫁娶、快乐悲伤,还是祭天拜地、春播秋收,还是世风俚俗、迎来送往,歌舞都成为这个民族情绪、性格、意志、信念的表达。劳动时要唱歌:“朝鲜的妇女和老人们春耕,田野里到处有歌声。山坡下,朝鲜的年轻姑娘们的歌声从白天一直持续到晚上。”(路翎《从歌声和鲜花想起的》)战斗时要唱歌:“由于对敌人的仇恨,伏在土坎上,手榴弹就掷出去了,然后就又来唱歌、舞蹈,做着自己的一份日常工作。”(路翎《从歌声和鲜花想起的》)孩子们爱唱...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雨花》2017年06期
雨花

主持人语

在当代文学叙事与伦理二者的关系问题上,我倾向于持这样一种观点:所有伦理问题都是叙事问题,当然,并非所有的叙事问题都是伦理问题。这个观点源自若干年前刘小枫著作《沉重的肉身——现代性伦理的叙事纬语》的启发。但与该书出版的时代相比,当代伦理所面临的处境和状况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一种一元论的带有掩藏不住的欢欣气息的国族正义论正在崛起,在人的精神和物质生活的方方面面迅速产生影响。而另一方面,知识分子秉持的个体伦理和对底层“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启蒙传统一如既往。处于两者中的人士(尤以中产阶级为代表)首鼠两端,莫衷一是,面临着自我和主体之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雨花》2017年06期
《读写月报》2017年09期
读写月报

“快女”歌曲的文学叙事及其美育价值

在人的一生中,青春岁月是一段美丽韶光。究其根本是基于人的需要,青春必然地充盈着爱情,爱情也洋溢着青春。青春与爱情往往一体化地存在于人们的生活之中,所以,它们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为歌曲的主要叙事对象。当然,正因为青春与爱情是如此地相伴相随,故而,当代文化尤其是当代大众审美文化也就必然地浸染和充斥着青春式的爱情与爱情式的青春色调。在这个方面,作为一种大众文化形态具体反映的2011年度“快乐女声”中的诸多歌曲有着充分的体现,它们作为特别的语言与文学、文化构成,催生和实现当代青年人与外界的思想沟通和情感交流。其实,这些歌曲的呈现风尚完全可以称之为一种文学叙事方式,抑或说,这些歌曲本身就是一种文学叙事的产物。在这里,我们力图对“快女”全国十强的部分歌曲进行简要审视,剖析其内在文学、文化叙事的青春主题与爱情主题,进而在此基础上对其美育价值做出必要的探讨与揭示。无疑,这对于我们在当下共同关注青年人的成长、青年文化的成长是具有现实意义的,而且,我们...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湖南文学》2017年08期
湖南文学

一个文学讲给电影的故事

一、请回答一八九五在一八九五年之前,也许作家们怎么也想象不到自己笔下的文字有朝一日能变成在大银幕上活动的一帧帧影像,读者们也预料不到书中人物居然可以“活”过来,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上演一幕幕生离死别或是平凡余生。而在一八九五年,也许坐在巴黎卡布辛路大咖啡馆的看客们怎么也意识不到,这种在银幕上播放活动画面的小戏法竟然会成为对后世影响甚广的电影艺术,而且自己还是这一艺术形式诞生的见证者,尽管当时人们的确被《火车进站》中飞驰而来的火车吓得不轻;卢米埃尔兄弟俩更猜测不到未来影视工作者会如此深刻地从文学作品中汲取创作灵感和素材,还给这事搞了一个十分高深莫测的名字——IP。文学与电影是传统意义中七大艺术形式的两种。依照艺术学的几种通用划分方式,文学通常归入“时间艺术”和“语言艺术”,文学是创作主体运用形象思维创造出来的体现着人类审美意识形态特点并实现了象、意体系建构的话语。简单地说,文学就是作家运用形象思维创造出的文学形象。而电影通常被归入“时...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01期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影响与焦虑:文学叙事学与音乐叙事学的关系

美国现代文艺理论家哈罗德·布罗姆(HaroldBloom)写过一本著名的书《影响的焦虑》,其主旨是考察近现代英美重要诗人之间的影响关系。书中提出一种观点:前辈诗人的影响会给新诗人造成焦虑,新诗人要通过克服焦虑实现自身定位。这是因为一方面前辈诗人是新诗人学习模仿的对象,但另一方面也是他们的竞争对手,新诗人需要不断向前辈发起挑战才能开拓出属于自己的诗歌领地。布鲁姆在书中总结出新诗人克服“影响的焦虑”的六种“误读”方法。他认为“影响的焦虑”构成了诗歌发展的基本动力与模式。“一部诗的历史就是诗人中的强者为了廓清自己的想象空间而相互‘误读’对方的诗的历史。”[1]“影响”与“焦虑”用来描绘当下文学叙事学与音乐叙事学的关系也比较贴切。文学叙事理论从亚里士多德以来已有两千多年的发展史,而音乐叙事学是最近几十年才诞生的新兴学科。音乐叙事学的产生和发展受到文学叙事理论极大的影响,这种影响带来了不少益处,但同时也让音乐叙事研究者感到“焦虑”:音乐能...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2014年04期
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

民间文学叙事:地域文化的审美化在场——以辽宁省蒙古贞地区民间文学叙事为例

一、民间文学与地域文化地域文化是指在特定区域内源远流长、独具特色、传承至今仍发挥其影响作用的文化传统,是不同区域在漫长历史进程中渐次积累而成的物质文化与精神文化的总和。地域文化的内涵极其丰富,诸如地理、生境、生计、语言、文艺、饮食、建筑、婚姻、伦理、宗教等均包涵其中。中华民族地域广阔,民族众多。各个地区、各个民族因不同的生存环境和社会条件,历史地形成了差异明显的地域文化。民间文学艺术创造活动本身便是地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份,是独特地域文化的鲜明标志物,是人们感知和品味某一地域独特审美趣味和风尚的窗口。文学创造作为一种特殊的精神创造活动,具有自身的特殊性,其特殊性之一即是文学创造的客体是整体性的社会生活。所谓整体性,是指文学作品所表现的客体对象并不局限于生活的某一方面或某一层次,而是生活多个方面的渗透与交融,从而形成社会生活的立体化的综合表现体。文学创造的整体性特征决定了民间文学能够以形象化、审美化的感性艺术形式表现和传播地域性的文...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