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柏格森:寻回“差异”

就柏格森为整个20世纪法国哲学开创性的繁荣局面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言,他无愧为20世纪法国哲学的源头和秘密精神之父。德勒兹在1991年的《柏格森主义》英文版后记中提出了“回归柏格森”的口号。2007年8月13日,法兰西文化电台为纪念柏格森的《创造的进化》出版一百周年制作了连续五天的系列节目。如同该节目所说的,《创造的进化》的出版使柏格森在学术上走向了荣耀的巅峰。究竟是什么支撑着柏格森在哲学上的这种荣耀?柏格森的著作还能为今天的思想提供什么养料?$$如果说20世纪前半期欧洲大陆哲学还笼罩在“存在”概念的影响下,那么到了后半期,“差异”概念已经取而代之。在某种意义上,寻回“差异”与追问“存在一样,同属一种古老的希腊乡愁。在柏格森那里,存在和差异根本上是二而一的,存在即差异,对存在的安顿,必定关涉差异本身。正是在这个问题上,柏格森思想的当代意义得以彰显。如德勒兹在1956年指出的那样:“差异概念一定能够照亮柏格森的哲学,反过来,柏格森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湖南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年05期
湖南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马克思主义哲学视角下柏格森生命绵延说的现实启示

哲学是探究世间万物发展变化规律的学问,就本源问题来看有唯物与唯心两大基本派别。正如黑格尔所言存在即为合理,哲学是一门不断发展的学科,马克思主义哲学同样需要吸收各家所长,不断发展完善自身理论体系,取其精华去其糟粕。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一种科学的“实践人学”理论,始终关注人的生存与发展及现实命运,指出“人是社会的人”,是具有双重生命本性的现实的人。柏格森生命哲学是一个非理性主义的哲学流派,其主题是生命,关注人的生命、生活及心理状态等周围世界,宣扬人的自由、选择和创造,认为生命是一个不断生成、连续创造的过程,生命的绵延即为不断的创造。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在当今社会瞬息万变、世事万物日新月异的背景下,创新已成为时代的主旋律。每个人要在社会中谋得生存求得发展,并让生命变得更为丰富和充实,就必须创新。因此,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相关理论,揭示柏格森生命绵延说的理论内涵,对引导人们珍爱生命的价值,用创造来实现自我价值、自我完善和人生自由,积极...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华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02期
华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生命的双重观照——论柏格森美学的动态发展

亨利·柏格森(Henri Bergson,1859-1941),法国著名哲学家,生命哲学的主要代表,1927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主要著作有《论意识的直接材料》(Essai sur les données immédiates de l conscience 1899)(1)、《物质与记忆》(Matière et mémoire 1896)、《创演论》(L’évolution créatric1907)(2)以及《道德和宗教的两个来源》(Les deux sources de la morale et de la religion 1932)。上世纪20-30年代,柏格森思想风靡全世界,在哲学、文学、艺术等领域产生深远影响。相对于哲学的鸿篇巨制而言,柏格森对美学的着墨比较有限,除了《笑———论滑稽的意义》(Le rire.Essai sur la signification du comique 1900)之外,他并无其它文艺理...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兰州教育学院学报》2017年07期
兰州教育学院学报

柏格森“绵延与自由”思想探究

柏格森是20世纪非理性主义思潮的开创者,改变了西方近代以来理性主义独占鳌头的局面。他认为研究哲学,就在于扭转思想活动的习惯方向,即改变西方思想界理性主义的思维方式,重视开拓人类非理性的精神世界。一、从实证主义到非理性主义的过渡19世纪30-40年代,自然科学的快速发展推动实证主义研究深入到哲学领域,在法国和英国形成了早期的实证主义哲学,代表人物为孔德、斯宾塞和穆勒。1930年孔德《实证哲学教程》的出版,标志着实证主义的形成。实证主义是一种规范的态度,关涉我们如何使用“知识”“科学”“认识”“信息”等术语。同样,实证主义的原则也区分了哲学和科学的争论中哪些属于值得深入探索的问题,哪些属于不可能得到解决或不值得考虑的问题。[1]孔德把实证科学确定为真正意义的科学,保留了西方近代理性主义传统。他在自然科学领域重视科学的价值,强调要素分析的方法,主张用力学和物理学的观点考察生命和意识;在社会历史领域主张资本主义的社会进步源于实证主义科学...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世界哲学》2017年05期
世界哲学

实在的两种秩序——柏格森的心身观及其当代发展

20世纪前30年,柏格森的影响力遍及整个欧洲,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一段时间内却几乎消失殆尽。但是今天当人们再度审视他所留下的理论遗产时,其视野不仅仅局限于他对理性的批判和直觉的强调。柏格森明确而具体地揭示了思想与时间的矛盾,给自笛卡尔以来秉承“我思”的法国传统带来了新的生命。对身体化的坚持,对现代科学有限性的反思,对生命经验的倚重——所有这些当代法国哲学的主题,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始于柏格森的那些理念的发展(Matthews,1996:13)。流行于欧洲的现象学在法国虽然存在着形式上的多样性,但它们表现出一种共同的目标和关怀,这要归因于从柏格森那里汲取的至关重要的精神养分。直至今天,柏格森的哲学仍不断地被重新评价,由此也推动了当代法国哲学的更新。作为这一特色的集中体现,对柏格森关于心身关系的考察,凸显了他在身体与世界的冲突中解决两难的进路,在那里,反实体论的形而上学与注重纯粹内心自我反省的法国意识哲学的精神显著地交汇到一起(cf....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飞碟探索》2016年10期
飞碟探索

相对论未能获得诺贝尔奖,这位哲学家曾推波助澜

1921年,诺贝尔奖委员会得知亨利·柏格森与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争论,一时举棋不定。1921年4月6日,爱因斯坦遇到一个人,这个人让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是20世纪一位著名的哲学家,因支持一种时间理论而广为人知。这一时间理论解释了时钟不能解释的东西,如记忆、感应、预感、期望等。多亏了他我们才知道,如果要作用于未来,就需要从改变过去开始。为什么一件事并不总会导致另一件事?在计划中,这次相会是一次热忱友好的学术盛会,但结果恰恰相反。这位物理学家和那位哲学家发生了冲突,在理解时间的问题上各自捍卫自己的理论,攻击对方的观点,他们的理论观点竟然到了无法协调的地步。两人在法国最受尊敬的一个机构——法兰西哲学学会——中当着一批学术精英相互对峙,上演了这场“20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和最伟大的物理学家的对话”。这些对话被忠实地记录下来,台词完全可以直接用来拍戏。这次会议以及他们在会议上的发言,成为20世纪此后的时间里一直为人讨论的话题。这位哲学家名...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