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相离到相依:理智与情感关系嬗变

理智与情感的关系自古即是哲学家、文学家和科学家探讨的问题。在现代科学研究中,理智对应于认知加工系统,而情感对应于情绪加工系统。长久以来,人们普遍认为存在着认知脑与情绪脑的分离。但是,近期的心理学、神经生物学研究却表明,认知与情绪并不是彼此分离、相互对立的,它们不仅在心理功能上彼此依赖、相互影响,而且在神经机制上还彼此重叠、相互共享,共同构成了我们行为活动的基础。$$在心理功能层面,情绪对记忆、注意、言语等认知过程都有显著的影响,既可能发挥积极的促进作用,也可能产生消极的干扰作用。例如,具有情绪意义(尤其是负性情绪意义)的材料往往会自动地吸引人们的注意。再如,处于积极的情绪状态的人,会更有效地识记和回忆那些令人愉悦的刺激材料;而在消极的情绪状态时,人们则能更有效地识记和回忆那些会引起消极情绪的刺激材料。除此之外,情绪还对决策、道德判断等高级认知过程具有决定性作用。经典经济学理论认为,人们若能获悉所有相关信息,就可以理性地作出利益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教育》2017年03期
内蒙古教育

掬水月在手——读《语文教育的理智与情感》

读一本好书,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了,总想一口气读完。近日,有幸读了丛智芳老师的《语文教育的理智与情感》,就读出了这样的感觉。那温润的语言,那细腻的情感,那善良的心灵,那美好的观点,都吸引着我跟随她一起走入语文课本,走近了她身边的老师、朋友,了解了她熟知的名人,重温了童年,品味着经典。这是一次心灵上的绝美瑜伽,一段情感上的愉悦旅程。丛老师的情感细腻,语言流畅,读她的文章如水入口,舒爽自然;如酒入心,醇美醉人。捧书细读,如同流连在香气四溢的小径上。在沁人心脾的甜香里,时而会为一朵小花驻足,时而会被一株异草牵引,正是“掬水月在手,弄花满衣香”。读丛老师的“细读文本”,常常被她对教材品读之“细”而惊到,她怎么就能有那样的独特视角,怎么就会有那么敏锐的触觉:《不要小瞧一只狗》中,那狗竟是个温暖的存在,有了它,画有了趣,人有了情,家有了生机。《晏子的语言艺术在哪》中,晏子的语言艺术是把难听的辞语说婉转,把硬话说软和,声色俱厉却不动声色,义正...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教资料》2008年11期
文教资料

《理智与情感》中的翻译策略

翻译作为一种语际间的交际,它不仅是语言的转换过程,同时也是文化的移植过程。其中,翻译牵涉到两种文化的转换,此途径有两种:“一种是尽可能让作者安居不动,而引导读者去接近作者;另一种是尽可能让读者安居不动,而引导作者去接近读者”。这是德国古典语言学家、翻译理论家施莱尔马赫1813年在其《论翻译的方法》中所描述的两种方法,1995年被美国翻译理论家劳伦斯·韦努蒂称之为“异化法”和“归化法”。然而对于译者来讲,作为这个过程的主体,不仅应精通原语和译语这两种语言,而且应通晓这两种语言所反映的文化、在两种不同的文化中做到译语和原语的最大等值。下面本文试从《理智与情感》的译本(孙致礼译,译林出版社1996年11月出版)来看翻译过程中归化与异化的辩证统一。一、忠实内容,形美意合十九世纪英国著名女作家简·奥斯丁的第一部小说《理智与情感》之所以如此吸引读者,是因为作者以其女性特有的细腻、敏感,以散文体的手法在读者面前展现了一幅优美的画卷。作品通过“...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短篇小说(原创版)》2017年05期
短篇小说(原创版)

探寻经典小说《理智与情感》中的语言艺术

英国著名小说家简·奥斯汀的成名代表作《理智与情感》,用轻松愉快的写法,打破了英国文学被阴暗的哥特文学作品笼罩的一段时期,重新让英国文学作品发展回到感情色彩的主流方向。简·奥斯汀在《理智与情感》中,充分发挥自己幽默诙谐的写作特色,通过自己独特的观察视角,将小说中人物的贪婪和欲望展示在了读者面前,通过讽刺和对比,有力抨击了当时的英国资本家的虚伪面孔。同时通过《理智与情感》读者能够管窥英国社会那一个历史时期所经历的阶级、社会矛盾,对英国社会演变发展有进一步了解和认识。由于简·奥斯汀在文学上的杰出贡献,他被后人视为与莎翁比肩的英国文豪作家。一、《理智与情感》的语言叙述特点《理智与情感》主要阐述了英国的一对姐妹的婚姻爱情故事,通过对这一对姐妹人生、婚姻爱情故事的叙述,从侧面对当时的英国阶级社会上存在的问题矛盾进行展示,也对那一段历史时期的英国人的思想情感进行了剖析。在《理智与情感》中,主人公埃莉诺是一个有着超乎寻常的冷静头脑和高情商的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英语广场》2017年07期
英语广场

从浪漫走向世俗的新型女性——《理智与情感》中玛丽安的性格分析

1前言《理智与情感》作为18世纪一部家喻户晓的小说,在书中塑造了情感型的女人玛丽安,并且将其与理智型的女人艾莉诺进行了有效的对比。从玛丽安的成长轨迹来看,社会制度和家庭对女性的成长产生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同时社会制度和家庭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女性的发展,影响了女性独立意识的产生。因此,通过对《理智与情感》中玛丽安的性格分析我们可以知道,一个爱幻想的女人如何从浪漫走向了世俗。但是玛丽安的性格也具有一定的新型女性特点,她虽然世俗但是却并不庸俗,在择偶观点和爱人的选择上有自己明确的目标,并且敢于追求幸福。2埃莉诺与玛丽安是典型的理智型和情感型女人的代表(1)埃莉诺与玛丽安的性格特点都比较突出在《理智与情感》中,埃莉诺和玛丽安是作者设定的两个性格突出的人物,其中,埃莉诺是典型的理智型女人,无论思考任何问题都会从理智的角度出发,并且具有一定的约束力,符合当时的社会制度和家庭的要求;而玛丽安是情感型的女人,平时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对于社会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巢湖学院学报》2017年02期
巢湖学院学报

论《理智与情感》中的姐妹情谊

1引言英国女作家简·奥斯丁(1775—1817)在其短短41年的生命中,完成了六部长篇小说的创作,在英国文学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被称为“散文的莎士比亚”[1],也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小说家之一。这六部小说都以19世纪后半期英国乡下中产阶级青年女子为中心,讲述了她们恋爱与择偶的故事,并且都以她们婚姻的缔结而告终。显而易见,婚姻是女主人公们一致追求的目标,是这些小说的主线。文学评论界对作品中婚恋观的探究成果极其丰硕。然而,笔者通过研究发现,穿插在各作品之间还有一条不容忽视的副线:即姐妹情谊。几乎所有女主人公身边都有一个关系亲密的同胞姐妹或金兰姐妹,如《傲慢与偏见》中的伊丽莎白和简、《理智与情感》中埃莉诺和玛丽安、《诺桑觉寺》中的凯瑟琳和伊利诺、《曼斯菲尔德庄园》中范尼和苏珊等等。她们作为不同的性格特征、生活态度和道德观念的承载者存在于叙事之中。然而,迄今为止,国内鲜有评论家对作品中的姐妹情谊的相关内容展开系统性研究。作为奥斯丁最先...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