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文化研究的地理视角与历史深度

与其他内涵和外延周密的概念相比,“文化”的概念具有根深蒂固的模糊性,正是这种模糊性和意义的多元性,为不同学科的研究提供了切入点。作为文化研究的一个分支,文化地理学是文化研究中比较重要的领域之一。因为“我们不能脱离文化所标出的空间、充满意义的地点,以及文化所创造景观来孤立地理解文化,当文化被认为是多样的、碎化的和斗争的事物时,情况尤其如此”。因此,麦克·布朗(Mike Crdng)称:“文化地理学研究人类生活的多样性和差异性,研究人们如何阐释和利用地理空间,即研究与地理环境有关的人文活动,研究这些空间和地点是怎样保留了产生于斯的文化。”特别是当人类学家面对当下人类文化多样性消失而惋惜时,借助于丰富的史料,研究人类历史文化地域多样性的历史文化地理学,就显得尤为重要。$$文化地理研究的“新”、“旧”之分$$20世纪文化地理学方面最具代表性的学说是卡尔·索尔(Carl OrtwinSauer)的“文化生态学派”亦称为“伯克利学派”(Be...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全球传媒学刊》2019年02期
全球传媒学刊

理论溯源:文化地理学与文化间传播

文化的地理现象显示:文化是地方性的、区域性的,有十分明显的地域特点;同时,文化又是散佚式的、流动传播的、界限模糊的,绝不像政治边界那般截然分明。文化地理研究关注集中的区域文化现象,例如大中华文化圈、西方文化集散地、伊斯兰文化流徙图等文化源地与扩散区域之间的文化流动。文化地理学探索文化的地理分布、亲缘关系及散布渠道。对于中华文化的海外传播而言,文化地理学具有基础的认识意义和指导价值,是可资利用的理论资源和学术路径。一、 文化地理学的起源与历史文化地理学起源于地理学。“地理学”(geography)一词来自希腊语,意思是“大地描述”,是一个包罗万象的科学领域:它力求理解地球有关自然物体和人类的方方面面,致力于研究各种地理现象及其复杂关系。地理学派生出许多分支领域,如人类地理学、环境地理学以及许多次级领域,文化地理学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地理学是所有这些分支领域的学科基础。地理学通常分为两大分支:自然(物质、物理)地理学和人类地理学。自...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牡丹江教育学院学报》2017年03期
牡丹江教育学院学报

地方文化资源在“文化地理学”课程教学中的运用——以赣南地区为例

地方文化资源是宝贵的文化资源之一,各个学科对地方文化资源的关注较多但焦点不尽相同。从教学改革这一角度而言,如何利用地方文化资源开发成课程教学资源的研究颇多,譬如杨涛[1]、张玉[2]、陈在铁[3]、唐艳明[4]等学者对地方文化资源在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程及德育课程中的运用作了探索,还有些学者在中国近现代史纲要[5-6]、美术教育[7]、古代文学[8]、思想政治教育理论课[9]、高职旅游[10-11]等课程讨论了地方文化资源的运用,部分学者还讨论了地方文化资源在基础教育课程开发中的作用。这些研究表明:地方文化资源在课程教学中的运用十分普遍,加强对地方文化资源的理论研究,因地制宜地利用地方文化资源开展课程教学,一方面具有重要理论意义,另一方面可以有效提高课程教学的质量。二十八世纪八十年代,地理学经历了一次大的“文化转向”,地理学科的发展出现了“新文化地理学”的新思潮,其分支学科——文化地理学在近几年也得到了蓬勃发展,越来越多的学者加入...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知识文库》2016年22期
知识文库

基于文化地理学的北美新移民女性文学

北美新移民女性文学是指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80年代以来)移居北美的华人女性作家群体及其创造的文学新潮流,严歌苓、张翎、陈谦、袁劲梅都是其中优秀的代表。尽管北美新移民女性作家的经历各不相同,但是她们的共同经验却在于对于文化地理意义上家国的深沉忧思与怀想。尤其是,当两种不同文化在她们身上发生碰撞时,她们的创作(例如《吴川是个黄女孩》、《雁过藻溪》)就能直接起到疗伤的文化作用。为了更为方便地论述,我们以新移民女性文学的领军人物严歌苓为重点,考察其作品在文化地理学意义上带给我们的全新文化空间张力。作为一名高产作家,严歌苓至今已经创作了40余部长短篇小说。按照作品内容与风格特点,学界大致将她的创作分为两个时期。第一个时期出版的作品主要表达“现代性的解构与碎片化”、“重构移民历史与关注新移民的当下生活”;第二个阶段则试图构建“融合神话、传说与叙事”、“展示女性边缘化与重生”的想象世界。一、基于自然景观的地理空间叙事严歌苓的作品都非常重视文化...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化研究》2017年02期
文化研究

文化地理学

一导语:什么是“文化”“文化地理学”如今已成为人文地理学的一个主要学术分支,然而在教学和研究方面,它的地位才刚刚有所提升。文化地理学的定义因语境和哲学传统的差异而有所不同,更重要的是,它与个人如何理解“文化”和“类属于文化的”(the cultural)事物相关。“文化”曾被用于以不同方式描述某种类型的地理知识:“文化”这一词的字面意思,与“种植,延伸,喂养,养育”等具有“培养”意义的人类实践相关,如英文的“农业”(agri-culture)一词;或者指向在某些特定地点和时间从事的物质事物和手工制品的生产。在20世纪早期,一度流行过一种现代的、“人文主义的”、“文化”观,即把文化视为进步社会或“文明”社会所拥有的一套共享的准则、行为方式以及理性,所以会出现“有教养的”(cultured)这一相关词。因此,文化经常被用于描述社会上某些天才人士创造性的表达,以及智识和美学方面的成就。而能够理解和赞赏这些智性和创造性表达的人通常被社会...  (本文共23页) 阅读全文>>

《地理研究》2015年03期
地理研究

新文化地理学的理论统一性与话题多样性

1引言在托马斯·库恩(Thomas Kuhn)看来,学术研究中的“范式转变”(paradigmshift)指的是某一知识领域的基本假设、基础理论、认识论以及方法论的根本变化[1]。从这一定义来看,传统文化地理学向新文化地理学的转型无疑是一次革命性的范式转变。与传统文化地理学相比,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兴起的新文化地理学(new cultural geog-raphy)从三个方面重构了文化地理学的研究范式。首先,新文化地理学重新界定了“文化”这一核心概念。文化不再被认为是由精英或学者所识别的区域文明的结晶或精华[2],亦非一个高高在上、自上而下地决定社会行为的“物体”[3],而是社会成员自下而上建构并认同的一整套意义、价值与体验的系统,且与社会结构、社会关系以及权力关系之间存在相互建构、相互生产的辩证关系。与之相关,新文化地理学的研究对象不再局限于分类明确的文化要素,如服饰、饮食、聚落等生计文化元素,语言、宗教信仰等精神文化元素,...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