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代科学论的存在论走向

科学论应放弃整个二元论传统,放·弃康德式的社会建构论,寻找一条后康德式的道路。那么,新的基础是什么?他们的共同回答是:存在论。$$20世纪70年代,以经验研究为导向,跨学科的科学论(science studies)登上学术舞台,对主流的科学哲学、科学社会学和科学史产生强烈冲击。启蒙运动以来,科学一直占据崇高的地位:为知识和真理的楷模,享有客观性、普遍性和严格性等美德。不论这一形象是近代自然科学的真实写照,还是后人一相情愿的构造,它显然与20世纪的现实不相吻合。在当代,科学与军事、政治、经济、社会等领域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各种力量不断渗入纯粹科学领域。古典科学图像已由此而逐渐失去吸引力。$$在库恩的激励下,包括布鲁尔(David Bloor)、巴恩斯(Barry Barnes)、皮克林(Andrew Pickering)在内的第一批科学论研究者开始致力于解构启蒙以降的科学观,为“后学院科学”奠定哲学基础。然而颇具讽刺意味,他们的解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教育教学论坛》2018年31期
教育教学论坛

论高校辅导员之角色困境及应对策略——基于存在论视角

当前,高校辅导员在高校中的地位和作用日益受到重视,对“高校辅导员”这一大家熟悉的概念进行深刻而实际的分析,进而重构高校辅导员这一特殊角色问题显得尤为必要。学者们对高校辅导员的研究主要集中于两种视角:一是围绕着“高校辅导员应当如何?”的规范性视角,二是“如何才能成为高校辅导员?”的生成性视角。前者是从“规范”下降到“现实”,后者则从“现实”上升到“规范”。这两种视角都有意或无意地忽视了“高校辅导员”这一主体,高校辅导员的成长离不开高校辅导员的自觉、自治和自励,其成长的起点应当是高校辅导员对自己及自己所经历的教育教学实践进行反思,“在教育实践中直面学生、文化与社会的对峙,不断地设问自身存在的意义”。这称之为高校辅导员的存在论视角。“高校辅导员”是一个被学校和社会赋予很多复杂的感情的概念,身份具有二重性,是处于多种二元关系中的“中介”,他是“‘外行’与‘专家’、‘学习者’与‘教育者’、‘实践家’与‘理论家’、‘从属者’与‘掌权者’等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清华西方哲学研究》2017年01期
清华西方哲学研究

一个“自然化”形而上学的程序及其在事件存在论上的应用

一形而上学与认知科学我希望提出处理形而上学的某种程序,一种认知科学将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的程序。(1)这一提议的内容被大多数当代形而上学所忽略。在形而上学的一两个部分中,认知科学的作用是被普遍地接受的,但我主张的是一个更广泛的应用。首先,我将提出这个一般的程序及其原理,并附上精心挑选的实例。接下来,我将详细探索一个单一的应用:事件存在论。我不是要得出一个关于事件或其他主题的特定的存在论结论。这里的焦点是方法论,而非运用方法论的结果。下文是一个最近发表的总结形而上学事业的特征的段落,它或许相当好地反映了传统的做法,对我来说也不例外。形而上学研究始于初始样貌(initial appearances)……在日常生活中,这些样貌很少被质疑。在形而上学中,我们做进一步研究。当我们追求一个形而上学主题时,我们寻求超越这些样貌。我们考虑关于事物究竟如何的论证。我们寻求了解情况的实在。实在可能印证,也可能削弱初始样貌。不管以哪种方式,我们的目标都...  (本文共24页) 阅读全文>>

《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2014年09期
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

马克思社会存在论的发展及其现代意义

历史唯物主义自诞生以来,已经经历了一个半世纪的历程,经过了几代人的阐释和解读。每一代人都是根据他们当时体验到的现实生活和所能吸取到的历史研究成果做出相应的阐释和解读,阐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新轨迹和新趋势,唯物史观面临着新的挑战。因此,对历史唯物主义加以新的解读和发展是十分必要的。当然,这种新的解读不是对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的否定。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已经被证明是颠簸不破的真理,我们所说的新的解读是在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基础上的再认识或再阐释。马克思和恩格斯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体系,我们应该在实践中学习和运用它,同时,也应该根据社会生活的发展不断丰富和发展它。一、构筑“理性存在论”的传统模式卢卡奇说:“在德国古典哲学中,理性在本体论上的万能性依然是哲学问题的核心,”它的“存在论”本质是“理性存在论”,是把理性抬高到“绝对存在”的优先地位的“存在论”。“理性存在论”在其发展过程中有三个方面的突出表现:1.理性实体化,实体...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武陵学刊》2014年04期
武陵学刊

论马克思的存在论革命及其社会理想

一种思想往往有其内在的“存在论承诺”,否则,就会陷入飘忽的“无根”境地。马克思的社会理想也不例外,不过,它是伴随着马克思对西方“传统存在论”的革命而获得其存在“根基”的。那么,何谓“传统存在论”呢?马克思发起了一场什么样的存在论革命呢?马克思的存在论思想与其社会理想有着怎样的内在关联呢?笔者认为,澄清这些问题,对于我们理解西方“传统存在论”为何不可避免地走向覆灭,马克思又是如何且在何种程度上发动了哲学存在论变革及其这种变革成果又是何以能构成其社会理想不可或缺的一维,有着重要的价值和意义。一传统“存在论学说”及其基本特征为了考察马克思的存在论革命,我们不得不先去清理西方哲学传统中的存在论学说,进而揭示其基本特征。按惯例,学理清理往往是从词源探析开始。英文ontology,通常被翻译成本体论或存在论。据刘立群考证:“最初把‘ontology’译为‘本体论’的是日本学者。从上世纪到本世纪上半叶,日本哲学界普遍采用‘本体论’这个译名,它...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文艺理论与批评》2010年03期
文艺理论与批评

马克思的存在论思想不应轻易否定——对董学文等先生批评的再答复

近期董学文等先生发表的一系列批判“实践存在论美学”的文章(以下简称董文),指责“实践存在论”“泛化”了马克思的实践观,把完全不相容的马克思彻底唯物主义的“实践观”同海德格尔依托“此在”的存在主义的“存在论”“畸形地”组合在一起,从而“将马克思的实践观淹没和消泯在了海德格尔的‘存在论’之中……在‘实践存在论’完成了对马克思主义学说的‘海德格尔化’、马克思主义实践观的‘存在论化’之后,势必也就同时完成了对自身的消解与破坏”。这个看法是对“实践存在论美学”基本观点和主张产生误解、然后再对这种强加于人的误解所进行的批判。这是令人难以接受的。实际上,我们曾在多处明确说明和论述过“实践存在论美学”的真正的理论根基来自于马克思哲学中长期被遮蔽、却客观存在的存在论维度;我们也毫不隐讳地说明,对马克思存在论思想新维度的开启和发现,最初是受到海德格尔存在论思想的某些启发,但是,马克思的现代存在论思想远远早于和高于海德格尔的基础存在论。然而,让我们不...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