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区域视角深化西南环境史研究

西南地区以其多样的自然和人类生态以及复杂的历史过程,已经成为环境史研究关注的主要区域之一。在过去的几年里,受大地构造、全球变暖等大环境变动影响,西南地区发生了多次特大规模的地质、气象灾害,已严重影响到人们的生存与发展。积极开展西南环境史研究不仅在学术和现实上有其重要性和必要性,也极为迫切。$$气候变化仍是西南环境史讨论焦点$$西南环境史研究,应明确哪些研究是基础性工作?哪些是要解决的主要和关键问题?哪些问题具有迫切性?$$环境史首先是自然生态史。西南地区包含有高原、盆地、山地、岩溶和热带、亚热带、高原寒带等多样性的地貌、气候及其土地覆被类型,对这些自然生态面貌的科学认识,是深入研究西南环境史的重要基础性工作,需要花力气做足实证研究,科学集成各类数据,包括建设必要的数据库。目前我们仍未能形成一套信息序列完整、置信度高的有关西南气候、土壤、水文、地貌、灾害等自然与环境要素时空分布数据,面上的现象把握不足。此外,对某些自然变异带来的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保山学院学报》2019年04期
保山学院学报

回顾与反思——国内环境史发展研究综述

环境史这一学术名词对中国而言,无疑是“舶来品”。自1970年代美国学者纳什开设环境史课程以来,环境史研究在美国方兴未艾。而侯文蕙在1990年代访学美国期间,翻译相关环境史著作,始开中国环境史的研究,虽然引入方式并非系统,但是给中国学界带来了一股新的史学潮流,为国内学者提供了新思路和新方法。然而环境史作为一门新的学科门类,其兴起原因、研究特点、研究内容等问题国内学者至今未有一致的认识,面对纷繁复杂的环境史资料,笔者撰写此文欲对以上问题做出研究和解释,以期有助于其他学者对于环境史学科有一个清晰明确的认识和了解。一、环境史研究在中国兴起的原因环境史在中国发展了二十余年,吸引了国内各学界的学者去学习和研究,至今仍呈现出蓬勃向上的发展势头。环境史在引入中国后,发展一直方兴未艾,并在2006年被《光明日报》列为“中国十大学术热点”之一,所以有必要去探讨环境史在中国兴起的原因,但笔者在阅览国内学者的论文与著作时,只是零星的看到原因和理由的陈述...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鄱阳湖学刊》2019年01期
鄱阳湖学刊

避实就虚:中国虚幻环境史研究发凡

自环境史兴起以来,学者多将注意力投注在自在环境史(或者称之为真实环境史)的研究之中,关于虚幻环境史问题的探讨还非常少,这在环境史发展历程有着四十余年的美国如此,在环境史发展历程有二十多年的中国亦如此。虚幻环境史的概念、意义与研究方法等问题还值得深入探究。本文粗略勾勒中国虚幻环境史研究的框架,不当之处,敬请方家批评指正。一、什么是虚幻环境史?虚幻环境史是研究只存在于人的观念中或者感觉中但事实上并不真实存在的,“生态环境”与人类的交互作用与彼此因应关系的环境史分支。换言之,其所观照的是幻想中的或者虚拟出的人与自然之关系。李根蟠先生曾指出,环境史的旨趣是“人类回归自然,自然进入历史”①。而我们则强调,在环境史研究中,要让人类所回归的不仅仅是自在的自然,也有观念的和虚幻的自然,这样的自然进入历史并在历史演进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正如笔者曾指出的那样:“人类朝夕相对、为其所塑造并对其施加影响的当然是实实在在的环境,环境史探究的主要对象自...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保山学院学报》2019年03期
保山学院学报

第八届原生态民族文化高峰论坛“口述环境史:理论、方法与实践”学术会议综述

2018年9月21日至23日,由云南大学历史与档案学院、凯里学院、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环境史专业委员会主办、云南大学西南环境史研究所、贵州原生态民族文化研究中心承办的第八届原生态民族文化高峰论坛“口述环境史:理论、方法与实践”学术会议在云南大学东陆校区科学馆隆重召开。来自南开大学、复旦大学、云南大学、中国矿业大学、温州大学、吉首大学、云南农业大学、云南财经大学、天津师范大学、上海师范大学、昆明学院、凯里学院、河西学院等十余所高校以及中国社会科学院、云南省环境科学研究院、科学出版社等科研单位的近七十余位嘉宾出席了会议。第八届原生态民族文化高峰论坛聚焦口述环境史的理论、方法与实践研究,分设“口述环境史的理论与方法”、“口述环境史史料的收集、整理与运用”、“口述环境史的个案研究”、“口述记忆中的滇池环境变迁”、“滇池环境变迁与城市生态文明建设”、“‘滇池模式’与高原湖泊治理研究”6“环境史研究”栏目编者按:口述环境史是当前环境史研究领域的...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河北学刊》2019年04期
河北学刊

承继与开拓:中国环境史研究向何处去?

中国环境史的起源很早[1],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环境史有了不同的关注点及研究成果。但真正起步发展或作为一个独立的研究方向或学科也是近30年的事。真正作为一门新学科尤其是“历史学学科增长点”受到各高校及科研机构的推重,不过30余年①,却拓展了历史学的研究视域,推动了历史学科的发展,历史学传统的研究方法、路径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多学科交叉的理想,也实现了历史与现实之间沟通对话的可能性,增强了历史学资鉴、服务现实的功能。在中国环境史学研究面临困境及转型阶段,适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对环境史加以总结及反思,并展望未来,成为当务之急。检索中国环境史研究的已有成果,成果斐然、新人辈出和形势喜人是目前公认的关键词,但其研究路径及范式、研究思路及论题也日渐进入固化及瓶颈状态,环境破坏论(衰败论)及碎片化研究的特点极为突出。因此,科学总结和理性反思,以使其进一步贴近现实及学科建设需求,系统思考生态文明建设背景下如何打破僵局及困境,实现环...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社会史研究》2018年01期
社会史研究

环境史与社会史

2001年,我在《山西大学学报》发表过一篇题为《开展中国人口、资源、环境史研宄》的论文?,之后在中国史学界第七次代表大会上又就此论题做过一个大会发言,意在倡导从社会史的角度开展中国人口资源环境史的研究。十多个年头过去了,不仅当年论文中指出的人口、资源、环境各自分治的“两张皮”现象己大为改观,而且以“环境史”为主题词的环境史、生态史、甚至生态环境史、医疗生态史、灾害环境史等学科也一一破土而生,好一派“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景象。在这样一个学科纷呈流派纷呈的学术环境中,引发我思考最多的依然是环境史与社会史的关系。可以说,环境史和社会史都是“新史学”催生的新学科,而且,一个“环境”,一个“社会”,又是两个边界很大的学科,如何在理论和实践层面使两个学科共生共荣,相互促进,进而繁荣我们的历史研究,就不是一个无病呻吟的问题了。一、应时而生的海外环境史全球范围内的环境和生态危机使现代意义上的环境史学科应时而生。然而,环境史的学术渊源却比环境史要早...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