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秘密社会与中国革命

中国革命的道路漫长而艰辛,自孙中山开始,革命党人为民族的独立、国家的富强、人民的自由进行了艰苦卓绝的英勇斗争。$$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基本矛盾是帝国主义和中华民族的矛盾、封建主义和人民大众的矛盾。因此,中国革命的首要任务是对外推翻帝国主义压迫的民族革命和对内推翻封建主义压迫的民主革命。一切反帝反封建的阶级、阶层均可以成为革命的动力。$$成败一萧何:辛亥革命中的秘密社会$$中国的秘密社会源远流长,根深蒂固,具有社会整合、精神归属、道德教化和健身强体等功能,能在贫穷落后的旧中国吸引众多的群众加入,具有顽强的生命力。由于斗争形势的需要以及某些政治思想观念的大体相似,秘密社会与革命政党存在着短暂的合作关系;又由于双方的本质和终极目标不同,秘密社会与革命政党也存在着长期的对抗关系。能否正确处理好这种互动的关系,是衡量一个政党是否成熟的重要标志之一。$$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虽然推翻清王朝,但是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性质并未改变。从秘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史学集刊》2012年05期
史学集刊

新世纪以来中国近代秘密社会史研究的新进展

中国近代秘密社会的研究从20世纪初已经开始,进入80年代后开始进入社会史、政治史研究的主流,优秀成果纷呈,①开拓了一些新的领域,同时整理出版了一些原始资料,所有这些均为进入21世纪的相关后续研究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一新世纪以来中国近代秘密社会史研究的最主要的成果当推2002年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谭松林主编的《中国秘密社会丛书》。②该丛书共有七卷,由十多位作者历时十载方告完成。由秦宝琦和谭松林撰写的第一卷《总论》论述了中国秘密社会的起源、社会功能及历史作用,回答了中国秘密社会两大系统——秘密教门与秘密会党的定位问题,如秘密教门究竟应该定位为“宗教团体”还是定位为“民间秘密结社”?秘密教门从其发展趋势来看究竟是必然发展成为正宗宗教,还是作为民间秘密结社必然走向衰亡?秘密会党究竟是清初明朝遗老为了恢复明朝统治而创立的“反满”团体,还是下层群众为了互助抗暴而结成的民间秘密结社?秘密教门与秘密会党究竟是代表下层群众利益和要求的“革命组织”,...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05期
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近代秘密社会与民主革命的关系

秘密社会与中国革命事实上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然而解放以后,由于种种原因,对共产党在民主革命期间与秘密社会的关系讳莫如深,基本不再提及,只有在旧民主革命的研究中还谈一点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与会党的关系。1978年12月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历史研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景象。1987年中华书局出版了蔡少卿的《中国近代会党史研究》,其中《新民主主义时期会党问题概述》一文最先较系统、完整地论述了会党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关系,开辟了新民主主义时期会党研究的新天地。1993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帮会史》设有“帮会与辛亥革命”、“中国共产党早期的帮会工作”、“十年内战时期中国共产党的帮会工作”、“中国共产党争取帮会共同抗日”、“中国共产党解决帮会问题的历史功绩”等章节。1997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国会道门》也设有“国共两党与红枪会的关系”、“国共两党与会道门的关系”、“人民政府取缔会道门的斗争”等节和目。从20...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上海师范大学
上海师范大学

江苏秘密社会研究(1937-1945)

秘密社会作为一种社会转型时期的群体或组织,在不同的时期,秘密社会起着不同的社会作用。近代以来,江苏秘密社会得到迅猛发展,城市型的青帮和农村型的刀会在江苏颇具特色。抗日战争的全面爆发,社会秩序的异常混乱,导致江苏秘密社会势力得到显著地膨胀和发展。在此期间,它们受国、共、日三大政治势力的影响,根据自身的利益需求,发生了大分化和大组合之势,本文所要揭示的是江苏秘密社会与主流社会的关系。江苏秘密社会在抗战前期和抗战后期呈现出不同的特点。抗战前期,国民党迫于无奈,组织民众力量,利用秘密社会进行抗战。中共军队进入江苏,建立了敌后抗日根据地,对江苏秘密社会实行灵活的统战政策。日本侵略者对江苏的秘密社会进行了深入的调查,拉拢江苏秘密社会。抗战后期,鉴于中共力量的壮大,国民党主要利用秘密社会进行剿共。中共对之进行争取、改造和利用,使得许多秘密社会成员成为抗战的一员,支援了抗战。日本侵略者为了维护沦陷区的殖民统治,利用秘密社会扩大自身力量,尤其利用...  (本文共8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北大学
西北大学

国民党政权秘密会社策略研究

秘密会社的广泛存在,是民国社会生活中非常显著的现象,特别是在国民党执政后,它同政权深相结纳,势力不断恶性膨胀,成为民国社会一大顽疾。因此,作为统治者,国民党政权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国民党政权虽然也采取了一些措施,限制和取缔秘密会社,但策略制订既不缜密,执行也“灵活多变”,因而收效甚微。这既与国民党政权缺乏权威有关,也与秘密会社适时而变及紊乱的社会背景密不可分。秘密会社虽然一定程度上维护了国民党的统治,但国民党政权在相关策略上的失败,不仅直接导致了秘密会社势力的膨胀,也对自身统治造成了不良影响,这也是国民党政权败亡的重要原因之一。  (本文共7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师范大学
华东师范大学

中国苏维埃区域会匪问题研究

20世纪初,中国的会匪因其数量之大、范围之广、影响之深,被中外学者称为“土匪王国”,成为当时最严重的社会问题之一。华南遍布洪门、沿海地区青帮独大、西北哥老会林立、华北红枪会盛行、华中“神兵”四起,形成了一道别致的人文风景线。包括土匪、帮会、会道门在内的会匪在中国大地上由来已久,经过历史的激荡,发展到20世纪二三十年代,以其强大的武装力量和深远的影响力展现在世人面前。国共第一次合作失败后,中共决心以武装暴动的方式回应国民党的血腥屠杀政策。在继南昌起义、广州起义等城市武装起义失败后,中共开始把注意力转向赣、闽、鄂、湘等数省交界、国民党统治力量相对薄弱的地区,广泛发动农村暴动,深入开展以打土豪、分田地为主要内容的苏维埃革命运动。在暴动胜利后的地方,先后建立中央苏区、鄂豫皖苏区、湘鄂西苏区等十几块大小不等的苏维埃区域。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开展武装暴动地方,亦是会匪势力比较集中的区域。地处边远、山高林密、自然灾害频繁;经济条件落后、生活水平...  (本文共27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