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税赋讨论看先秦儒家的民生关怀

我们说儒家是道德至上或者道德决定论的时候,是一种宏观上的总体定性和评价,所谓“子罕言利”或者“小人喻于利”,是着眼于人作为一种道德存在、超越存在的“应然”特质而立论,所拒斥和鄙夷的只是“不义而富且贵”。具体到关乎民生的问题,儒家并非不言利、否定利,而是主张让利于民,惠民富民;并非认为道德决定民生,而是认为民生决定道德。$$《论语》中有一则关于税赋讨论的记载。鲁哀公认为,解决收成不好、用度不足的财政困难,最有效的办法是加税,而孔子的学生有若却给出了一份儒家的解决方案:降低税赋,回归周制。有若的理由是“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很显然,有若的税赋主张是德治主义的,从中大致可见儒家思想强烈的现实指向和浓郁的民生关怀。$$儒家立场:薄赋敛和什一而税$$周代的税赋采用的是“彻”法,民得其九,公取其一,即所谓的什一而税。这样既保证了府库充实,又最大限度地让利于民。鲁国自“初税亩”后,在什一而税的基础上,又逐亩什取其一,租税实...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时尚北京》2017年05期
时尚北京

为文明付出的代价 北京税务博物馆

有国即有税,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赋税为国家强大、社会进步作出了重要贡献。“税”字本义是征收谷物,所以是禾字旁,“赋”字本义是征收货币,所以是贝字旁,不过到后来税赋二字也就混用了。中国古代的税,有正税和杂税之分,所谓正税,就是农业税,也就是田赋。直到明朝中期以前,朝廷正税都是直接征粮的,所以到现在还有一句话叫做“皇粮国税”。不过从明朝张居正开始,推行“鞭法改革”,将税赋全部货币化,这是中国税赋史上划时代的大事,从此以后就不纳粮,只缴钱了。在朝阳区太阳宫绿茵如画的公园里,坐落着一座博物馆,它就是北京税务博物馆,是全国第一家省级税务部门筹建的专业性博物馆。原馆曾坐落在普度寺内,于2003年底开始筹建,2007年5月16日正式开馆,但2009年因普度寺文物保护需要暂停展览。新建的北京税务博物馆位于2016年5月正式对公众免费开放。博物馆展厅面积约1400平方米,共设两个主题展览。一层展厅主要展出中国古代和近现代税收文物。地下一层展厅主要...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文史知识》2017年08期
文史知识

宋朝的反贪

宋朝废除兵役、劳役,作为替代,百姓要缴更多的税赋。所以,国家财政收支的钱财比前代要多不少。有人曾将唐、宋、明三朝关于贪赃的刑律作过比较,得出的结论是宋朝定罪最轻。照理说,这些都会给官员贪赃制造更多的机会,但是,纵观中国古代史,客观地讲,宋朝官员贪赃的严重程度不但不比前代、后代厉害,反而相对较轻。所以,不能不说,宋朝在反贪方面还是有其成功之处的。官员贪赃,历代都有,各朝都采取了许多防范措施。官员贪赃主要有两种情况:一是贪污国家的钱,二是收受贿赂。宋代官员贪污国家的钱的情况相对较少,主要是因为官方高度重视,多方采取措施,特别是财务管理制度细密。但在管理出现松弛的时段和地方,还是时有发生。例如南宋时期较普遍地存在的军将吃空饷,就属贪污国家钱财的范围。行贿受贿隐蔽地进行,不易被发现,在宋代似乎更有普遍性。一从弃市到用软办法治贪宋朝在反贪方面随情况变化可分为三个阶段:北宋前期的严刑峻法治贪,北宋中后期的软办法治贪,南宋时期国势向衰时期的治...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学术交流》2005年12期
学术交流

宏观税赋调整的策略

宏观税收负担总水平代表着政府对社会财富的占有程度以及对社会资源配置的利用度。所有财政政策的核心问题都是如何合理确定宏观税收负担的总水平,社会经济运行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宏观税赋的高低。宏观税收主要表现为税收总水平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大小。我国当前,一方面税收总收入占GDP的比例日益下降,影响了国家财政对国民经济的调控能力;另一方面,企业负担很重,税费占企业所得收入的比例偏高;再者,财政浪费十分严重。为了提高对国民经济的调控能力,必须加强税收征管和财政的利用率,调整宏观税赋达到最佳状态,优化财政收支结构。笔者认为:拨改贷、费改税及税制改革后对宏观税赋进行合理调整,达到最佳的合理区间,是极其必要的。一、合理区间的宏观税赋1.从收入分析角度分析税收负担合理区间的界定。拉弗尔的税率和税收关系模型确定了税赋的合理区间(见图1)。曲线的两端,一端表示税率为100%,另一端表示税率为零。在一个商品经济社会里,若对生产课以100%的税率,生产即会...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经济师》2005年01期
经济师

宏观税赋调整的必要性及对策

宏观税收负担总水平代表着政府对社会财富的占有程度,所有财政政策的核心问题都是如何合理确定宏观税收负担的总水平。宏观税收主要表现为税收总水平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大小,社会经济运行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宏观税负的高低。当前,我国一方面表现为税收总收入占GDP的比例日益下降,影响了国家财政对国民经济的调控能力;另一方面,我国的企业负担很重,税费占企业所得收入的比例偏高;再者,我国财政浪费十分严重。为了提高对国民经济的调控能力,必须加强税收征管和财政的利用率,调整宏观税赋达到最佳状态,优化财政收支结构。英国经济学家威廉·配第在赋税的宏观调整、征收方面不但早有论述,而且很具体,他总结性论述道:“总的说来,要知道一种赋税有益还是有害,必须彻底了解人民的状况和就业状况,换句话说,必须了解全部人口中有多少人因年幼体弱或没有能力而不适宜于从事劳动,以及有多少人因其财富、职位或地位关系,或因其所负的责任及所担任的职务在于指导或指挥及保护专门从事某种劳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社科纵横》2005年01期
社科纵横

宏观税赋调整的策略

一、宏观税赋基本状况我国宏观赋包括实际税赋与统计税赋两种。实际税赋就是微观主体实际承担的政府收入负担水平与GDP的比例 ,即实际税赋 =(政府税收入 +政府税外收入 )÷GDP。统计税赋 ,就是中央和地方税收占GDP的比例 ,即统计税赋 =(中央政府税收收入 +地方税收收入 )÷GDP1.我国的宏观统计税赋同可比国家相比明显偏低 ,即有逐年下降的趋势。中国宏观税收负担总水平单位 :元年份 1997199819992 0 0 0 2 0 0 12 0 0 2 2 0 0 3人均GDP 1634 18792 2 872 939392 3 4854 5634预算内税收 13.1912 .0 711.2 12 .1910 .96 10 .33 10 .0 7预算外税收 19.3 11.6 12 .913.815.113 .914.3宏观税赋总水平 2 3.492 3.672 4 .112 5 .992 6.0 6 2 4 .2 3 2 ...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