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特色经济学的构建与成长

西方主流经济学在危机面前的集体失语和对现实解释的乏力,表明西方主流经济学面对危机,不仅不能预见,而且也不能解决深层的现实问题。西方主流经济学实际上面临两大问题:一是在表面上和在形式上追求科学性;二是在工具上追求完美性、客观性。所以它表面上看起来优雅,但实际上又不能经世致用,在方法论上过分偏重技术分析,缺乏透视经济问题的历史维度和制度维度。西方主流经济学追求表面科学的时尚,越来越难以掩盖其背后的无奈,无法面对和解决现实问题,以至成为一种理论分析上的游戏。$$西方主流经济学失败的要害在于,不顾现实地只注重纯粹逻辑的演绎。科学的本质在于实证性,强调逻辑一致与经验事实的验证。因此,按照现实世界的本来面目描述、分析和研究世界,是经济学成为科学并富有生命力的先决条件和根本出路。单纯追求工具和逻辑的完美而无视现实,只表明人类在知识上的进步,但不是经济学成为科学的表现。正是由于主流经济学的这些不科学因素在现实面前屡屡碰壁,近几年来,实验经济学、...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求索》2017年10期
求索

经济学与西方主流经济学科学性辨析

一引言源于自然科学的“科学”一词建立在实证论和还原论两大基石之上:实证论是指理论必须可以经受得起经验事实的实证检验,还原论则意味着理论所依赖的条件可以控制复原。(1)问题是,物理学以及其他相近的自然科学可以在严格控制各种条件的前提下进行重复性的实验,实验者也可以通过只改变一个或多个参数来详细研究它们对实验结果的影响;但是,经济学要想在明确的客观条件下进行经济实验简直就是不可能的。(2)这意味着,如果严格按照实证论和还原论的要求进行界定,经济学科并不符合科学的基本含义。由此,如果简单地依据自然科学的标准,片面地强调经济学的客观和中立,反而会强化它的“伪科学”特征。既然经济学不能满足自然科学所体现的那种科学性的要求,那么,它是否在任何意义上都不能称为一门科学呢?一般地,对第一个问题的否定回答并不意味着对第二个问题的答案也是否定的:经济学过去不是、现在不是而且也许将来永远都不可能成为自然科学那种意义上的科学,但这并不意味着经济学不可以...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求索》2017年10期
《中国民商》2017年08期
中国民商

找回经济学中的人——经济理论创新的根本生长点

西方主流经济学离开具体的历史条件,离开特定的社会关系,抽象出一个类似“经济动物”的经济人,仅从统计学和实证意义上来解释人。这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人类大多数个体的行为动因,在实证研究方面推进了经济学,但也消解了经济学的生命力苏格拉底劝告人们说:“人啊,认识你自己。”这不同学科门类的前提。经济学为了确立自己在社会句话也被镌刻在古希腊神庙的金顶上,成为一句警科学分工中的地位,也通过对人的理论重构来确立世箴言。如何理解人也是经济学的重要命题。但是,自己的势力范围。西方主流经济家以一个抽象的经人在西方经济学中没有得到足够重视。西方主流经济人假设几乎把人的能动作用完全排斥出经济学视济学以一个极其简单化的经济人假设,实际上把对野之外。从社会意识形态角度看,这种处理方式显然人的研究留给了其他学科。尽管近些年西方经济学适应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需要。涉及到了人的更多要素,但由于回避马克思关于人的尽管国外学者并没有给出统一的经济人假设定科学观点与认...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理论导报》2015年03期
理论导报

理论上站得住 实践中行得好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是重大创新

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的有机结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大理论和实践创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相比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理论,不仅在理论上更站得住,而且在实践中行得更好,具有强大的生机与活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是中国独创。它既继承和发扬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精髓和思想方法,又结合我国实际和时代特征进行了一系列理论创新;既借鉴西方主流经济学指导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运行中的合理方法和手段,又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牢牢守住社会主义的本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是中国独有的,诞生于中国、服务于中国、发展于中国,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实践提供了有力的理论支撑和科学指导。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地位和作用随着实践发展而不断凸显。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指引下,我们积极构建现代市场体系,引进股份制、产权交易等现代市场方法,推动中国经济更有效地按照价值规律、供求规律、竞争规律运行,极大解放和发展了生产力。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经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政治经济学评论》2011年03期
政治经济学评论

“中国模式”对西方主流经济学的挑战

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的经济持续高速增长,不仅给中国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且也为经济学研究提供了难得的资源。然而,中国经济增长所走的一条特色之路让西方主流经济学家颇感困惑,属于西方主流经济学的核心命题,如“经济人”假定、“看不见得手”、制度绩效理论,都无法用来对中国经济增长做出合理的解释,因此,这条道路蕴含的“中国模式”对西方主流经济学构成了一系列的挑战。一、“中国模式”对“经济人”假定的挑战“经济人”假定无疑是西方主流经济学最重要的基础。一代代西方经济学家把“经济人”假定作为逻辑起点,逐步推演出整个经济学体系和形成了一部经济进化史。[1]这一点即使是“经济人”假定的提出者亚当·斯密也可能没有想到。在亚当·斯密那里,“经济人”只被赋予追求自己的利益,并最大化自己利益的内涵,而作此假定又是为论证他那只“看不见的手”具有的“超凡”作用提供一个前提。因为如何在每个经济主体都追求自己利益最大化的过程中实现整个社会利益的最大化,“看不见的手”...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红旗文稿》2011年21期
红旗文稿

面对中国改革:西方主流经济学的困境

1978年以来,我国走出了一条渐进式改革之路。通过不断深化经济体制改革,我国经济保持了长期高速增长,由此给社会的各个方面都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这一成功破解我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难题的制度变迁,却得不到西方主流经济学的理解。它们一直认为,中国的改革发展模式不符合西方的标准,因而是不会有前途的。但是,随着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持续推进,我国经济发展所取得的成就更加突出,尤其与西方国家相比,我国的经济发展速度明显更快。我国改革已从过去不为西方主流经济学所认同,变成对西方主流经济学的挑战;一些属于西方主流经济学的核心命题,如“经济人”假定、“看不见的手”、制度绩效理论等,都无法对我国改革做出合理的解释。因此,西方主流经济学对我国改革的解释陷入了困境。一、中国没有基于“经济人”假定设计改革路径“经济人”假定无疑是西方主流经济学最重要的基础。一代代西方经济学家都以“经济人”假定为逻辑起点,逐步推演出整个经济学体系,形成了一部经济学进化史。这...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