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土族为吐谷浑后裔

史料中吐谷浑人后来简称“吐浑”、“退浑”,也将“吐”简化为“土”,如唐代敦煌文献中称“土浑”,宋代《契丹国志》等也简称“土浑”,宋代文献还将“吐蕃”简化为“土蕃”。$$关于土族的族源,学术界有不同的看法,有“吐谷浑说”、“沙陀突厥说”、“阴山鞑靼说”、“蒙古说”、“匈奴一阻卜说”、“阴山鞑靼-蒙古说”等,可谓众说纷纭。$$土族为吐谷浑后裔的史料证据$$其他说法大多从民族学、语言学、民俗学以及人类学角度立论,而“吐谷浑说”则通过历史学方法举证大量史料根据。$$其一,现今居住于河湟及河洮流域的土族呈“孤岛”式分布状态,这是清末改土归流以后形成的格局,在此之前则呈连片分布,遍及西北各地及京师周边。明安塞王樗斋《灵州社学记》明确记载灵州土族:“唐尝徙吐谷浑居之,至宋僭有于拓拔氏,为其河南九州之一。大明有天下,既徙其部落于关右,苗裔之存者,俾杂戍卒以居,而统之于千夫长。”其铭文中亦称其人“鲜卑衣裔,耕牧其俗”。迁徙关右的就是分布于平凉及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土族》2016年04期
中国土族

关于土族史研究中若干问题的再议

拙著《土族史》自2002年出版以来,新证》《羌浑并为西夏主体民族考》《土族受到学术界和土族人民以及民族名称考释》《李土司先世辨正》等几篇论工作者的广泛关注,翌年青海省民宗委、青海省政协民宗委和青海土族研究会联合举行首发式和学术研讨会,与会专家充分肯定本书在前人研究基础上对土族历史发展演变过程所阐述的基本观点和提供的最新论据,土族研究会向社会正式宣布该会采纳本书的研究成果,认定土族为鲜卑———吐谷浑的后代。鉴于本书叙述题材的限制以及一些新的研究,其后笔者陆续发表《土族为吐谷浑后裔文,(1)集中阐释书中的几个重要问题,以使读者能够更好地理解本书内容。又针对土族族源争论的几个焦点问题,发表《关于土族史研究中的若干问题》,(2)主要反驳阴山达达-蒙古说以及其他说法,由此基本澄清了围绕在族源问题上的种种混乱说法。2006年《中国土族》全文转载,土族研究会会长鲍义志先生特意著文评介,再次肯定本书的价值和意义,认为《土族史》的出版无疑是20万...  (本文共16页) 阅读全文>>

《青海社会科学》2004年04期
青海社会科学

土族绝非吐谷浑后裔——对土族族源研究若干问题的思考

“土族”这个族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才确定的,这样确定是因为组成这个民族共同体的人们在其历史发展过程中早已形成了一个新型单一民族,同时也考虑到明清以来所谓“土人”、“土民”、“土达”、“达达”等等这些他称。组成这个民族的人们绝不自称“土人”、“土民”,他们自古以来世世代代自称蒙古勒、蒙古尔或察罕蒙古,现在蒙古族称土族仍叫察罕蒙古,土族称蒙古族为哈喇蒙古,在一般情况下土族的人们都自称蒙古勒(蒙古尔的异译)。正如道润梯步先生在其“新译简注《蒙古秘史》”中所指出:“‘忙豁勒’较近乎正确的读音( mohgol)。而这( mohgol) ,自唐代以来的汉文文献上,用各种不同的字记载着,如:蒙兀室韦,蒙瓦室韦,篾劫子,梅古悉,谟葛失,毛割石,毛揭室,毛褐室韦,萌古,萌古子,蒙国斯,蒙古斯,盲古子,朦骨等等。自元代以来,方用‘蒙古’二字固定下来了。”[1]民族的自称与其历史渊源有着根深蒂固的联系,不是凭空而来,也不是什么人可以随便加上去的。...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土族》2017年01期
中国土族

祁博士搅局土族源于吐谷浑历史性定论

从19世纪末到21世纪初的一个霸学风,不妨先来回顾一下一个多多世纪中,我国史学界和域世纪来关于土族族源研究的概况和外学者就土族族源的研究和争议从所取得的成果。未消停过,其争议虽说众说纷纭,但一、百家争鸣觅族源土族源于吐谷浑说始终占有主流地位,因而被越多的学人和广大土族19世纪末,俄国人史禄国认群众所认同和接受。然而近来被自为,土族与满族有许多相似之处,故称“做土族研究舍我其谁”的祁进玉提出土族与东胡人的渊源关系。比博士出来搅局,将土族源于吐谷浑利时人德斯迈和孟塔尔两神甫从语的历史性定论谬称是“被那些族群言上直认土人就是蒙古族后裔。内部所谓的精英们不断利用来为自1929年《蒙藏周报》第一卷第己谋利”和争夺“话语霸权”的产物九号上刊文称:(青海)“除了蒙而全盘否定。为了回应祁博士的学(古)、藏、汉、回四种民族之外,还有一种民族,叫做土人……有人说,他们是晋时吐谷浑的后裔,但没有可靠的证据。”1933年《新亚西亚》第五卷第三期发表丘向...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土族》2012年01期
中国土族

土族为吐谷浑后裔

史料中吐谷浑人后来简称“吐浑”“退浑”,也将“吐”简化为“土”,如唐代敦煌文献中称“土浑”,宋代《契丹国志》等也简称“土浑”,宋代文献还将“吐蕃”简化为“土蕃”。关于土族的族源,学术界有不同的看法,有“吐谷浑说”“沙陀突厥说”“阴山鞑靼说”“蒙古说”“匈奴-阻卜说”“阴山鞑靼-蒙古说”等,可谓众说纷纭。土族为吐谷浑后裔的史料证据其他说法大多从民族学、语言学、民俗学以及人类学角度立论,而“吐谷浑说”则通过历史学方法举证大量史料根据。其一,现今居住于河湟及河洮流域的土族呈“孤岛”式分布状态,这是清末改土归流以后形成的格局,在此之前则呈连片分布,遍及西北各地及京师周边。明安塞王樗斋《灵州社学记》明确记载灵州土族:“唐尝徙吐谷浑居之,至宋僭有于拓跋氏,为其河南九州之一。大明有天下,既徙其部落于关右,苗裔之存者,俾杂戍卒以居,而统之于千夫长。”其铭文中亦称其人“鲜卑衣裔,耕牧其俗”。迁徙关右的就是分布于平凉及其以南的土人、土达,文献多有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青海民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01期
青海民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忠贞史乘现势 无庸纵横捭阖——读《关于土族史研究中的若干问题》有感

2005年初,《青海民族大学学报》(以下简作《学报》)编委会主要负责同志告诉我,关于土族的历史来源问题尚未得到学术界的统一认识,《学报》准备组织稿件,开辟专栏进行讨论。这是件好事,笔者表示赞成、支持,并多有期待。当年年底《学报》第四期发表了《关于土族史研究中的若干问题》(以下简称《若干问题》)一文,并附按语说:“纵观近年来土族族源问题研究,大致形成两种观点,一是‘吐谷浑’说,一是‘阴山达达——蒙古人说’。持上述观点者各持己见,莫衷一是。本期特刊出陕西师范大学吕建福教授《关于土族史研究中的若干问题》一文,旨在进一步推动土族历史的研究工作,我们真诚地欢迎学界同仁赐稿。”这是一个求真务实的按语,充分表达了《学报》编辑部对学术问题的认真、谨慎、求实的科学态度。因为当时的背景是:一方面《土族史》正式出版,土族研究会召开发行会,认定其为一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著作,并表彰和奖励了作者,甚而向社会正式宣布:今日土族就是晋永嘉时吐谷浑的后裔,其意是...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