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学术评价的“三二一”

学术评价机构要努力实现评价过程的公开性、评价方式的科学性、评价结果的准确性,逐步树立学术评价机构新形象,取信于民,不能自毁声誉。$$当学术,已经有了百花齐放,争相斗艳的繁荣。但如何评价学术新发展,学界还没有统一认识。笔者认为,要进行科学的学术评价,就无法回避“三二一”的问题。$$三种途径$$评价当代中国学术,主要有三种途径:$$第一种是实践评价。“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学术研究有无成果、达到什么水平,要到实践中去检验。这种检验首先看学术研究是否推动了学科发展,是否提高了学术水平;其次,看科学研究对社会进步、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有无促进,在实践中评价当代中国学术的现实意义。$$第二种是同行专家评价。学术界同行包括学会、学术团体的专家。专家间彼此了解,对所涉领域比较在行,具有评议资格。$$第三种是第三方(即专业的学术评价机构)评价。学术评价不是任何人都能操作的。学术评价具有科学性...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评价与管理》2013年04期
评价与管理

学术评价的“三二一”——“三种途径”、“两类心理”、“一门科学”

学术评价机构要努力实现评价过程的公开性、评价方式的科学性、评价结果的准确性,逐步树立学术评价机构新形象,取信于民,不能自毁声誉。当今学术,已经有了百花齐放,争相斗艳的繁荣。但如何评价学术新发展,学界还没有统一认识。笔者认为,要进行科学的学术评价,就无法回避“三二一”的问题。1三种途径评价当代中国学术,主要有三种途径:第一种是实践评价。“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学术研究有无成果、达到什么水平,要到实践中去检验。这种检验首先看学术研究是否推动了学科发展,是否提高了学术水平;其次,看科学研究对社会进步、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有无促进,在实践中评价当代中国学术的现实意义。第二种是同行专家评价。学术界同行包括学会、学术团体的专家。专家间彼此了解,对所涉领域比较在行,具有评议资格。第三种是第三方(即专业的学术评价机构)评价。学术评价不是任何人都能操作的。学术评价具有科学性、系统性、公正性的特点,随着时代的进步,学术评价越发专业化。...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南方论刊》2019年04期
南方论刊

董晓波、胡波:新时代学术评价要有“三新意识”

4月2日,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董晓波、胡波在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撰文:新时代学术评价要有“三新意识”。文章指出:一个国家的学术评价标准对整个国家的哲学社会科学发展起到直接的引领和导向作用。加快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也亟须在学术评价体系和标准上正本清源,破除积弊,守正创新,真正走出具有中国特色的学术评价之路。新要求科学的学术评价体系是提升国家软实力的新要求。当前,哲学社会科学在提高改革决策水平、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上,越来越起到更加重要的作用。学术评价体系是整个哲学社会科学发展的有机组成部分,是衡量和评价一个国家软实力的重要尺度。科学的学术评价体系是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发展的“指挥棒”,它充当着“听诊器”和“过滤网”的作用,能够汇聚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知识、信息和思想的能量,增进学术成果转化的社会效能和国际影响力。规范的学术评价体系是建设“三大体系”的新要求。“三大体系”建设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情报理论与实践》2019年05期
情报理论与实践

学术评价大数据之路的推进策略研究

1 发展趋势:大数据为学术评价带来新机遇1.1 大数据时代的特征伴随数字信息与互联网经济的飞速发展,大数据成为当今的一大热门话题,它以超大规模的数据量(Volume)、多样化的数据类型(Variety)、高度的时效性(Velocity)和低密度的价值性(Veracity)[1]受到各行各业的广泛关注。2008年9月“Nature”发布大数据专题系列文章[2],使得大数据概念迅速传播。2011年5月战略咨询巨头麦肯锡公司发布报告《大数据:创新、竞争和生产力的下一个前沿领域》[3]。2012年《纽约时报》刊载文章[4]称,大数据正在对每个领域都造成影响,“大数据时代”已经降临。同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发布报告《大数据、大作用:国际发展新的可能性》[5],美国政府投资2亿美元启动“大数据研究和发展计划”[6],联合国“Global Pulse”项目发布报告《大数据促发展:挑战与机遇》[7]。2012年中国也召开了“第二届大数据世界论坛...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甘肃社会科学》2019年03期
甘肃社会科学

近年来国内外学术评价的难点、对策与走向

一、近年学术评价概况随着学术研究对于国家发展的重要性的增强,世界各国越来越重视对学术资源的分配和研究者水平和研究质量的评选。学术研究是一项高强度的复杂劳动,真理的探讨和认证都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但科研管理的现实却要求在一定的时间里,最好尽可能快和好的评选和确定“好的学者”和“好的研究”,因此学术评价就成为一个世界难题。首先从国内看。2004 年,《中共中央关于进一步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的意见》第20条明确提出,要建立和完善哲学社会科学评价和激励机制[1]。之后学术评价的时间和研究均有了很大发展,包括学术期刊( 核心期刊/来源期刊)和学术图书评价、学术论文评价、学者评价、大学评价、创新力评价、学术评价体系和机制研究、学术评价理论分析、学术评价管理、评价指标研究、学术评价的规范研究等。在这10多年中,各个部委根据中央精神颁发过不少与学术评价有关的文件,直到2018年10月,管理部门又密集发布多个文件均与评价相关(如表1所示),这说...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18年02期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

学术评价学的学科体系及创建策略

所谓学术,一般指系统专深的学问。学术评价是指依据一定的评价目的,对学术研究主体的创造性和研究成果的创新性等进行的系统性识别活动。在当下的社会语境里,学术评价也有科研评价、科技评价、科技评估、学术评审等意蕴,后者的内涵和外延都大于传统意义的学术评价。为叙述方便,本文仍采用学术评价这一术语。当下随着学术研究建制化程度越来越高,学术研究的主体呈现多元化、职业化特点,学术研究的成果也表现出多样化型态。学术研究建制化时代,无论对于学术政策制定者、机构管理者、媒体、社会公众,抑或学术研究主体,都或多或少、或强或弱地与学术评价相勾连。与学术研究建制化日趋完善相比,学术评价也以相当活跃的姿态不断建构着学术研究体系。从中国知网CNKI和Web of science等诸多数据库中逐年增长的学术评价研究文献表明,国内外学术界对学术评价领域的关注度在增加。每个学术从业者既在评价他者,又被他者所评价。学术从业者被牢牢“座架”(海德格尔语)于评价“场域”中...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甘肃社会科学》2018年03期
甘肃社会科学

顺势而为:基于大数据的学术评价新模式探析

一、大数据时代的学术评价现状与发展需求学术评价受到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2016年5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召开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讲话指出,当前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学术评价体系不科学、管理体制还不完善,“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哲学社会科学体系必须要建立科学权威、公开透明的哲学社会科学评价体系,建立优秀成果推荐制度,把优秀研究成果真正的评出来,推广开”。其实不仅是哲学社会科学领域,学术评价已成为学术发展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几乎在所有学科领域的学术发展中均发挥着诊断、引导、激励等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学术评价在广义上包括对学术成果、期刊、科研机构、学者、学科等对象的评价。国内外的学术评价可大体概括为三种基本模式或这三种模式之间的交叉混合,即:基于同行评议的模式、基于引文计量的模式和基于成果统计的模式[1]。在这些评价模式基础上,相关评价理论和实践得以确立和发展。上述两种或三种模式的交叉混合更是现阶段研究和实践的常见现象。基于同行评议的...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