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十年来基层民主的发展

对基层民主边界的明确界定,是把握中国基层民主发展的基本前提。中国语境中的基层民主,与草根民主存在一定的差异。源于西方的“草根民主”一词,指的是基层社会与群众的自主、自决与自治。中国基层民主,更着重于在“基层”社会与基层政权范围内的民主选举与民主治理(民主决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因此,中国的基层民主内涵广泛,既包括城乡基层群众自治以及工厂职工自治,也包括乡镇政权及同级人大代表的选举改革。最高决策层一直将发展基层民主作为社会主义民主的最广泛实践和基础性工程,在确保治国理政的有效性基础之上,不断推进中国基层民主的进步,满足广大民众日益增长的民主诉求和参与期待。$$基层民主发展的成就与脉络$$党的十六大以来,中国基层民主稳步推进,基层民主的各种探索、尝试和试验十分瞩目,呈现如下演进脉络:$$第一,基层群众自治的发展,经历从推动选举向完善治理的转变。随着城乡基层自治制度的完善,农村村委会和社区居委会的定期选举不断步入制度化轨道。基层群...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生产力研究》2014年04期
生产力研究

从经济学视角看中国基层民主的发展状况——读徐勇《现代国家乡土社会与制度建构》

一、中国基层民主推行的民主意义何为民主?对这个问题的不同理解一直是对于村民选举与自治是否是民主的争议的一个理论上的根源。通过研究一些学者对于民主的界定,我们大致可以确定何为民主,即:要实现民主,应该有一些基本自由权利的存在与保障,如普选权,言论表达的自由、集会的自由和结社的自由;并且能够定期选举;在决策过程中能遵循的多数原则、而且有一整套的程式性规则。这些都可以视为民主的底线。从经济学的角度看,民主就是利益相关方进行的利益博弈,也有人从资源配置的角度认为,民主就是一种均衡机制,旨在保障资源配置的公平和效率。对于基层民主而言,有些人将基层民主称之为“草根民主”,这也不影响我们对其民主性的认定。从上述民主的底线来看,村民选举与自治具有基本的民主因素,村民选举与自治中的“三个自我”与“四个民主”具有民主政治的基本内容,因而是民主的。基层民主对中国的民主化来说,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理由很简单,以村民自治来说,由农民自己来选择自己的领导人...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民主与科学》2005年06期
民主与科学

近20年来中国基层民主回眸及前瞻——世界与中国研究所所长李凡访谈

记者:您一直致力于基层民主的研究,能谈一谈现在基层民主建设的大致状况吗?李凡:首先从基层民主选举讲,从上世纪80年代末通过了相关的法律,90年代初开始运作,到2001年5月云南将村公所改称村委会,完成了村委会选举,至此全国范围内的村委会选举基本完成。先不谈质量的好坏,但至少从理论上的一些规定来看,基本的运作已经达到了。城市居委会选举是1998年7月从青岛开始的,2000年上海开始做,2001年南京开始进行,2001年底广西开始居委会选举,一直到2002年广西46%的居委会实现直接选举。国内目前为止,省级范围内还没有超过广西这个程度的。第一个区级做社区选举的是宁波市的海曙区,2003年实现了全部社区直接选举,现在居委会选举还在继续扩大。乡镇级的选举改革是1998年开始的,有两个地方试验了乡镇长直接选举,一个是四川省青城县南城乡,另一个是隋城市步云乡,并且在南城乡同时进行了乡镇党委班子直接选举,这在全国尚属首次。成都市金牛区成县建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华中师范大学
华中师范大学

民主和谐论

论文以基层民主和社会和谐的基本关联为研究对象。论文旨在同答这样一个问题,即在面临现代国家构建、市场体制扩展和社会阶层利益冲突增加等多重压力下的当代中国,怎样才能实现国家构建、民主扩展和社会和谐的相融共生,从而走出一条中国的现代民主发展道路,实现民主转型与社会和谐。论文通过对中国基层民主发展经验的理论梳理和归纳,在结合民主理论和国家理论的基础上,探求以民主构建社会和谐的理论架构。论文结合基层民主发展机制与社会和谐构建问题,建立了民主和谐论的理论命题。论文认为,社会和谐的实质是社会各主体权利的平衡和协调,治理导向的强民主是实现主体之间平等协商和沟通,实现治理优化的最优选择,发展民主则促进和谐。我们也将这一命题简称为民主和谐论。由此,我们提出以民主巩固解决既有民主机制中出现的问题、以民主创新突破僵化停滞的制度和规则、以民主治理改善国家与社会治理状况以及以民主共识形成社会和谐的凝聚力等四个中层命题,作为以民主构建和谐的基本机制。论文运用...  (本文共18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理论月刊》2013年10期
理论月刊

理解公民身份:当代中国基层民主政治发展的一种新动力

沃尔泽曾指出“在人类某些共同体里,我们相互分配的首要善是成员资格。我们在成员资格方面所做的一切建构着我们有所其他的分配选择”。[1](p38)公民身份就是在政治社会共同体中分配的首要善。公民身份作为政治学的一个重要概念,它与公民参与、社会资本、公共治理等密切相关。从理论维度来看,公民身份“内在地相关于自由主义的个人权利和资格理念,另一方面又内在地相关于社群主义的共同体成员资格和忠诚纽带的理念”;[2](P511)从实践维度来看,公民身份是一个规定共同体和个体之间关系并确定公民对公共生活参与和归属意识的概念系统,它对于促进民主政治发展有着重要作用。公民身份的概念实质在于界定个人与共同体之间的关系,其解释力也源于此,因而公民身份理论可以为政治发展提供理论支撑和实践指导。一、公民身份的基本内涵作为政治学的一个重要且历史悠久的概念,公民身份理论的变迁是以国家与社会关系变迁为现实背景的。正如Judith Shklar所说“没有什么概念像‘...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贵州社会科学》2009年12期
贵州社会科学

参与式预算试验:推动中国基层民主向纵深发展——浙江温岭的案例启示

30余年改革开放的实践使得中国不少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不断增长,尤其是像在温岭市这样的东南沿海发达地区,一年拥有上亿元财政收入的乡镇政府不在少数。政府财政收入的增加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地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伴随着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的则是民众公共需求日益多元化和民主权利意识的日益增长。温岭试验在2005年首先在新河镇浮出水面。由此也可以看出,改变乡镇人大的现实状态是温岭试验的重要动力源。对深化协商民主恳谈的要求的回应也是温岭试验得以发展的重要推动力。协商民主恳谈是温岭市首创的基层民主建设新载体,主要集中在乡镇、村庄。协商民主恳谈意味着政府与公民就公共事务展开平等、自由、理性的对话和协商,然后在此基础上作出政府或村庄的决策。从其实践来看,通过不断的“演练”,民众在参与过程中逐渐由起初的急躁、抱怨和争执转向妥协、商讨和宽容,真正意义上的中国公民社会慢慢形成。然而,推动者也逐渐看到“一切重大决策都经民主恳谈”很难通过协商民主恳谈本身来实...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