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自然大美:中国文学中的传统生态思想

中国的先贤及文人早在几千年前就已提出对自然的尊重,而今天的人们依旧没有忘记这些理念。因此,从一定意义上讲,中国的生态文明并不是全新的理念,而是对传统价值观的强调与传承。$$中国传统文化中对于自然最重要的两个理念当属庄子的“自然大美”以及张载的“天人合一”思想。谨记“自然大美”,崇尚自然之美,人类在试图控制自然或是向其索取时或许会采取更温和的态度和做法,减少破坏性。美国作家约翰,麦克菲(John Mcphe)在其著作《扼住大自然的咽喉》(The Control of Nature)中曾指出美国很多试图与自然对抗的行为何其愚蠢和失败,例如在易发生滑坡的地带建筑房屋,或是通过修建堤坝以控制河流。而另一方面,保罗·霍肯(PaulHawken)、埃默里,洛文斯(AmoryLovins)及亨特·洛文斯(Hunter Lovins)在合著的《自然资本论》(NaturalCapital-ism:Creating the Next Industr...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青年记者》2017年35期
青年记者

《中国文学》英文版对中国形象的传播——以1980年代为例

《中国文学》英文版创刊于1951年,先后由外文局、中国作协等机构主办,2000年停刊,历时50年,即便是“文革”时期也不曾中断,是中国官方唯一的一本持续向海外译介中国文学的杂志。《中国文学》英文版跨越了中国当代不同的历史时期,它的办刊经验值得认真总结。海外读者,尤其是那些占绝大多数的非专业读者,阅读《中国文学》的一个重要动机就是了解中国的历史与现实。很多人是把《中国文学》杂志选译的文学作品当作“社会历史文本”来读的。(1)《中国文学》的编者对此已经有了自觉认识,他们在文本选择中有意识地向海外读者传播新的中国形象。这一新的中国形象从历史纵向来说,与过去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从空间横向来说,强调了中国与外部世界的差异性。在具体的内容编排中,这本杂志试图从三个方面向外传播中国形象。正在发生深刻裂变的现实中国形象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我国进入“拨乱反正”的历史新时期,《中国文学》英文版及时地选译了反映这一时代变动的文学作品。从197...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小说评论》2018年01期
小说评论

试论中国文学在法国的阐释视角

在新的历史时期,随着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战略的有力实施,中国文学在域外的译介无论是量还是质,近年来都有了明显的进步。学界对中国文学,尤其是当代中国文学的译介与传播予以了持续的关注,也取得了不少成果。但我们注意到,相关的研究比较注重中国文学在域外译介历史和现状的梳理,而对其在域外阐释的情况却关注不够。如果说,文学翻译就其本质而言,具有“生成”的特征,那么,“文本意义不可能是一种固定不变的客观存在,也无法被一次性完整地获得,而是在解释学循环中不断生成、更新,处于多元的无限可能性之中。”a文学翻译,是一种“历史的奇遇”b,在文本译介、传播的过程中,对文本的理解与阐释,是其中最为关键的一环。基于此认识,本文拟以中国文学在法国的接受情况为例,具体考察法国学界是通过何种途径理解中国文学作品,进入中国文学作品,又是采用何种视角加以阐释的。一、“用一种新的眼光”来看中国文学作品法国汉学界向来重视对中国文学,尤其是对中国古典文学的研究。程千帆先生有言...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出版》2018年07期
中国出版

从独白到对话:中国文学出版走出去的思维转向

中国文学出版走出去是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中华文化走出去的重要途径,也是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和国际影响力的有效途径。然而,在“独白式”文学出版思维影响下,国内文学翻译出版片面重视文学作品的翻译质量、出版数量、译作质量等,反而忽视了海外读者的阅读心理、心理期待、文化背景、语言习惯等,这些成了中国文学作品走出去的瓶颈制约。为此,在中国文学出版走出去的过程中,应当转变思维方式和传播理念,以“对话”思维代替“独白”思维,以更好地推动中国文学出版走出去。一、独白与对话:中国文学出版走出去的不同思维独白和对话是相互联系、相互对立的概念范畴,也是哲学、语言学、传播学等领域常用的学术话语和思维方式。在现代哲学话语体系中,独白和对话都属于强势话语,被广泛用于文化交流、教育活动、新闻传播等社会活动之中。独白即独自言说,独白是传统社会中文化传播的主要方式,也是开展意识形态教育中最常见和最常用的方式,如新闻传播、思想政治教育、价值观教育等都是以独白为主要...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齐鲁学刊》2018年02期
齐鲁学刊

论草原文学对中国文学的贡献

草原作家肖云儒在《历史在无声处发声——再走丝路》中曾说过这样一段话:“社会的发展、历史的进步,是一个积蓄——释放——再积蓄——再释放的辩证过程,以释放拉动积蓄,以积蓄充盈释放,实现良性的循环。社会历史的发展如果总是一成不变的强拍子、快节奏,何谈节奏?没有了节奏,又何谈呼吸吐纳,何谈发展的可持续?”[1]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进一步说:历史的纵向前进,总是伴随着各种力量的碰撞——交融——再碰撞——再交融。具体说到中华文化的形成,其实也正是在这样的不断碰撞、交融、积蓄过程中,由各种文化因素动态组合,彼此相互交流、相互影响、相互借鉴、相互推动的结果。其中,就中国文化整体运动而言,草原文化与中原文化的互动关系影响是非常强劲的。中原文化当然对草原文化有重大影响,而草原文化对中原文化的影响也不可小觑,正如陈寅恪所说:有些时候,草原文化“注入中原文化颓废之躯,旧染既除,新机重启,扩大恢张,遂能别创空前之世局。”[2](P344)在草原文化的浸蕴...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文艺研究》2018年07期
文艺研究

《中国文学发生研究》

!!!!!!!!!!!!!!!!!!!!!!!!!!!!!!!!!人民出版社2017年12月出版近年来,建构中国文学理论话语体系和以中国文学的历史视角审视中国文学的呼声日益高涨。中南民族大学教授赵辉的《中国文学发生研究》,正是以中国话语来研究中国文学发生学理论和以发生学理论研究中国文学的一部著作。《中国文学发生研究》从中国文学和文化的历史出发,通过大量的中国文学作品和文学现象分析,从发生学角度对中国文学发生发展的规律作了比较系统的原创性理论阐释。作者认为,中国的天道哲学的“道文一体”形成了中国文学具有主体行为经验性本质,导致了与西方建立在柏拉图“理念论”哲学基础上的文学观念和文学的本质差异,也导致了主体行为性质及行为过程对文体文本生成和发展的支配作用,文本作为主体行为过程中“文字单元”的性质。每一性...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