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超越自然:奥古斯丁论家庭与政治

人们通常认为,奥古斯丁《上帝之城》第19卷第14、15章的主题,分别是家父长的权威和奴隶主的权威,前者属于爱的权威,后者属于强制的权威。这两种权威与政治的关系是什么?对此,现代学者进行了长久的争论,其间大致有两种核心观点:一种认为政治类似家庭权威,因而是自然的,另一种认为政治类似奴隶制权威,因而不是自然的。这段思想史争论关系到奥古斯丁在西方政治哲学古今之争中的位置,对此可参考夏洞奇在《尘世的权威:奥古斯丁的社会政治思想》一书中的深入梳理和检讨。就古典政治传统而言,无论政治归于家庭还是奴隶制,都显得十分奇怪,因为政治是一种超越家庭和奴隶制的统治形式。需要注意的是,罗马奴隶制并非家庭之外的制度,而恰恰是家政本身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第14章才会将奴隶列为家政的治理对象。我们发现,第14—16章均在谈论家政权威。$$  家庭之爱奠基于超自然者$$   家政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关系到人追求和平的自然本性。奥古斯丁认为,万事万物都追求...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江苏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02期
江苏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奥古斯丁的光照论及其启示与直观思想

作为超越经验的绝对共相存在和经验之中的偶然个物存在彼此之间的差异性存在是哲学的共识。秉持日常经验的经验人类学是用经验作为基石来取代超验的永恒存在,因为经验中的个物没有永恒和绝对,于是永恒和绝对就被拒斥为虚无;而秉持观念共相的经验论者认为,只有意识直观的绝对呈现者是实在的,模糊流变的个体经验因为没有恒定性和确定性而不足以成为知识对象。黑格尔说:“关于神和有限物(我们),是有三种看法的:(1)有限的东西存在,只有我们存在,神不存在;(2)只有神存在,有限的东西不真实,只是现象、假象;(3)神存在,我们也存在。”[1]执著于个体经验而否定绝对存在的是物质论者,但物质本身就是一个共相概念,而且物质论也要使用概念才能成为一门学说,最终也离不开语言共相。而执著于绝对完全否定经验的只有巴门尼德,把不可见只可思者叫做存在,可见不可思者(流变而不合概念之物)斥为非存在。柏拉图就已经出现调和二者的倾向,在表达绝对存在的知识和表达绝对非存在的谬误之间...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中国宗教》2017年05期
中国宗教

升阶之歌 奥古斯丁《忏悔录》读后

奥古斯丁(Aurelius Augustinus)的《忏悔录》可谓是经典中的经典。千年来,思想家、学院的研究者以及普通读者,都以不同方式传递并诠释《忏悔录》的意义内涵,其各自瞥见的慧影,以不同方式蝶化为日常生活中守望的空间。在现代和后现代处境下阅读奥古斯丁的《忏悔录》,同样能激起现代心灵的震颤与智性的追索。奥古斯丁花了大约10年时间写这部作品。前九卷是完整的自传体单元,后三卷是教义性的,夹在其中的第十卷则很哲学化地探讨记忆问题。全书所涉及的主题非常庞杂,从原罪、修辞学、摩尼教、新柏拉图主义、记忆到时间和永恒等问题。有学者说,最好的办法或许不是阅读《忏悔录》,而是诵读或者聆听。确实,聆听《忏悔录》是面对这位古典作家的最好方式——这部古典著作曾以吟诵的方式为千年来长夜围炉的人们留下了难忘的记忆,并为中世纪以及近代以来各种形式奥古斯丁主义的变异留存了精神内核。作为聆听对象的《忏悔录》是一首“歌”,是奥古斯丁内心的独白,是以各种心灵之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政治与法律评论》2016年02期
政治与法律评论

基督教与早期战争理论:从西塞罗到奥古斯丁

引言陛下,我们是您的士兵,但是我们也坦诚相告,我们是上帝的奴仆。我们给您的是兵役,给他的却是我们的清白。从您手中我们接受的是物质上的军饷,而从他那里我们得到的是生命的启航。在这些事项上我们不能因为追随您而背离我们的造物主上帝……我们要服从他而不是服从您。我们可以用双手与任何敌人搏斗,但是我们认为,用无辜之血玷污自己的双手是罪恶的。我们的双手知道如何攻击邪恶之徒、如何击溃敌人,但不能屠杀良善之士和同侪兄弟。我们总是为正义、为善良以及为无辜者的安全而战……我们首先向上帝宣誓效忠,然后才对国王宣誓效忠。①——公元286年“底比斯的殉道士”对命令他们屠杀高卢基督徒的罗马皇帝马克西米安的回答朱利安就是一个不信上帝的君主,一个叛教者,一个邪恶的人……但是,每当他命令他们整装列队,出兵打击这个或那个国家,他们即刻服从。——奥古斯丁决定西方正义战争理论的构架并对中世纪、近现代国际战争法的理论和实践产生决定性影响的,当属犹太教和基督教早期的“血罪...  (本文共29页) 阅读全文>>

《基督教学术》2016年02期
基督教学术

基督的新娘——孙帅《自然与团契:奥古斯丁婚姻家庭学说研究》述评

从公元313年《米兰敕令》宣布基督教为合法宗教,到392年皇帝狄奥多西一世(Theodosius I)宣布基督教为唯一合法宗教,基督教在诞生400年间就完成了对罗马帝国的“精神狩猎”(spiritual hunting),成为帝国国教,罗马帝国开始迅速基督教化。在从多神论转人一神论、从信仰自由转人宗教强制的突进中,基督教会所持续面临的问题是,在基督徒作为新信仰群体登上历史舞台的过程中,应该如何安顿他们在尘世的客旅生活,其中就包括如何看待帝国与教会的关系,即政教关系,如何理解此生在世的婚姻和家庭,即人伦关系。罗马城在410年的短暂陷落使前一个问题成为论战焦点,希波主教奥古斯丁(Augustine of Hippo,354-430)为此撰写了《上帝之城》;4世纪兴起的修道运动和禁欲主义(asceticism)使后一个问题成为论战焦点,他为此撰写了《论圣洁的童贞》(401年)、《论婚姻之好》(401年)、《论孀居之好》(414年)和《...  (本文共35页) 阅读全文>>

《基督教学术》2016年02期
基督教学术

基督徒所信的是三个神吗?——从开帕都先教父和奥古斯丁开始

虽然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都相信独一的神,创造天地的主,但是只有基督教宣称这一位神有三个位格,圣父、圣子、圣灵,如尼西亚-康斯坦丁信经所认信的:我们相信唯一的神,圣父……天地和一切可见和不可见之物的创造者。还有唯一的主,耶稣基督,神的独生子,万代以先由父所生,从光而来的光,从真神而来的真神,是生成而非造成,与父同体,万物都是借着祂而有的……以及圣灵,祂是为主的,赐生命的,从圣父而出,与圣父和圣子同受敬拜和尊荣……?正因为基督教所信奉的神是三位一体的,基督教所传讲的耶稣基督的救恩才成为可能:神的三位一体性使得神可能在圣子的位格里成为人,并且为人的罪死在十字架上,而又有圣父使圣子从死里复活战胜罪和死的权势,在圣子复活升天后则有圣灵带领人进人圣子复活的生命。然而,成书于基督教三一认信定型之后的伊斯兰教正典《古兰经》,则坚决反对说至高独一的神具有复数性:“祂是神,是独一的,祂不曾生,也不曾被生,无任何与祂同等者。”?对于伊斯兰教来说,...  (本文共2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