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深化中国—东盟合作 合力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关于深化中国—东盟合作,加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我认为:第一,建设21世纪 “海上丝绸之路”是国家对外开放的重大战略。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我国周边外交战略的重大决策。加强海上合作,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打造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升级版的重大战略;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将广西建设成我国西南、中南地区开放发展新的战略支点的重大战略。深化中国与东盟乃至整个亚太地区的海上合作,将极大地促进我国与“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交流与合作,广西将为我国与东盟及亚太地区的合作构建一个十分重要的战略支点和平台。第二,广西在构建21世纪 “海上丝绸之路”中的地位和优势很突出,广西是古代“...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先锋》2015年10期
先锋

成都在“一带一路”战略中的方位

一、“一带一路”是一项史无前例的国家战略理解“一带一路”战略的主要特点是让成都与这一战略对接的前提。作为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提出的重大战略,“一带一路”有着独特的历史背景和时代因素,不同于以往我国提出的任何一个国家级战略。(一)“一带一路”是一项我国主动经略周边的国际战略,是我国实践其新型国际关系的重要尝试。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的主要任务是在推动国内经济发展。沿海开放、中部崛起、西部大开发等国家战略都是围绕这一目标。“一带一路”则有所不同,该战略投向的重点是我国周边国家。从当前该战略的设想看,“丝绸之路经济带”主要辐射中亚地区、俄罗斯、南亚地区,最终延伸至中东欧和中东。“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则包含东南亚地区、大洋洲和印度洋。有海外学者称“一带一路”是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这一说法并不正确。中国推行“一带一路”战略的目标并未是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或改造对象国,而是以“合作共赢”的理念促进这些国家与中国共同发展,相互促进。这意味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先锋》2015年10期
《东北亚经济研究》2017年01期
东北亚经济研究

东北亚海上丝绸之路建设问题研究

“一带一路”是我国新时期的对外开放战略。近期“一带一路”相关政策措施密集落地,“一带一路”再次成为市场关注焦点。从2016年12月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扎实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到2017年5月在北京举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从中央部委的2017年工作会议到地方的对接部署,“一带一路”战略正在加速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特点之一是包容性,其主要体现在参与主体的开放性。“一带一路”相关的国家基于但不限于古代丝绸之路的范围,各国和国际、地区组织均可参与,共建成果惠及更广泛的区域。全世界220多个国家,只要致力于“一带一路”发展的,都是“一带一路”的国家,都可参与进来,实现共赢、共谋、共建、共享。“一带一路”推进过程中,我国提出将东北亚地区纳入“一带一路”建设,围绕着日本海区域海洋经济合作、开辟北极航道等方面,与东北亚地区各国共同积极推进东北亚海上丝绸之路建设。一、积极开拓东北亚方向海上丝绸之路按照国家制定出台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新西部》2019年24期
新西部

美国介入东南亚阻碍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实施的外交分析

一、美国介入东南亚背景及演变2009年美国开始“重返亚太”战略,而积极介入南海争端是美国“重返亚太”的方式之一。美国如此紧张回归亚太地区,不只是因为中国的崛起,也因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以下简称“新海丝”)在东南亚的实施引起了美国的关注。东南亚地区处于“新海丝”实施的关键节点上,美国企图遏制中国利用“新海丝”在东南亚实施的机会,积极介入东南亚,因为东南亚大国平衡的外交战略刚好给美国提供了契机,在这一点上,美国与东南亚不谋而合。冷战时期,美国很少关注东南亚,疲于应付与苏联的对抗,无暇顾及东南亚地区。由于“新海丝”在东南亚的推行,美国忍不住要站出来插一脚,决不能让中国的“海丝之路”在东南亚地区站稳脚跟。美国与东南亚国家的关系可分为三个时期:第一,冷战时期,鉴于与苏联进行对抗,无暇顾及东南亚的众多细节事务,只是派遣军队进行驻扎对抗苏联;第二,冷战后到奥巴马上台前,东南亚也没有很大的引起美国的注意,美国也没有过多关注东南亚,因为美国采...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世界地理研究》2019年05期
世界地理研究

基于“海上丝绸之路”通道安全的海外港口战略布局研究

0引言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主要指从我国东部沿海出发,穿越东南亚、南亚、西亚、东非和地中海等地区向西至欧洲的海上走廊[1]。在当前恐怖主义肆意蔓延,海盗猖獗,部分地区政治局势动荡的背景下,结合近年来我国在“海上丝绸之路”沿线港口布点状况,深入研究海运通道的安全和我国未来海外港口投资的布局,对于保障我国“海上丝绸之路”运输网络的互联互通和安全运行具有重要意义。海运安全方面,车程怡提出基于熵权-TOPSIS的港口安全评价模型[2];张树奎等利用层次分析法建立港口安全风险分析模型[3];Germond针对地缘特征对海运安全的影响进行分析[4];Yang等的研究主要以恐怖袭击为背景,采用模糊评价法分析了港口安全的可靠性[5,6];Talas等对集装箱港口安全系统的构建和优化进行了研究[7];李晶和吕靖等利用因子分析-双因素评价模型和投入产出法对主要海上通道的安保效率进行了分析[8,9];李振福和赵旭等利用盲数理论和投影寻踪法对我国海上战...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新课程导学》2019年21期
新课程导学

“文明之光·走向海洋”海上丝绸之路文化研学之旅

海上丝绸之路,是古代中国与外国交通贸易和文化交往的海上通道,也称“海上陶瓷之路”和“海上香料之路”,1913年由法国的东方学家沙畹首次提及。海上丝路萌芽于商周,发展于春秋战国,形成于秦汉,兴于唐宋,转变于明清,是已知最为古老的海上航线。中国海上丝绸之路分为东海航线和南海航线两条线路,其中主要以南海为中心。南海航线,又称南海丝绸之路,起点主要是广州和泉州。先秦时期,岭南先民在南海乃至南太平洋沿岸及其岛屿开辟了以陶瓷为纽带的交易圈。唐代的“广州通海夷道”,是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最早叫法,是当时世界上最长的远洋航线。明朝时郑和下西洋更标志着海上丝路发展到了极盛时期。南海丝路从中国经中南半岛和南海诸国,穿过印度洋,进入红海,抵达东非和欧洲,途经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成为中国与外国贸易往来和文化交流的海上大通道,并推动了沿线各国的共同发展。东海航线,也叫“东方海上丝路”。春秋战国时期,齐国在胶东半岛开辟了“循海岸水行”直通辽东半岛、朝鲜半岛...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