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梳理语言意识 优化语言规划

语言规划受语言意识支配,任何宏观语言政策的选择和制定,都需要寻求某种语言意识来加以论证。$$   广义上,语言意识是关于语言的认识和看法,尤其指关于语言结构和语言使用的合理及合法性的认知、态度和信仰。语言规划受语言意识支配,任何宏观语言政策的选择和制定,都需要寻求某种语言意识来加以论证。即使是微观的家庭语言规划,其背后也必然存在某种语言意识。$$   经典的语言规划包括本体规划和地位规划,后来学者又相继提出了习得规划(语言教育规划)、声望规划、功能规划等。上述任何一种类型的规划都与语言意识息息相关。只有透过语言意识,才能看清当下语言政策的本质;眼界决定面貌,理念决定档次,语言规划的科学性依赖于语言意识的先进性。$$  元语言意识$$   元语言意识强调语言在人类社会生活中的实在性和不可或缺性,关注语言本体作为符号形式的存在。$$   当人们用语言来思考,有了对词语的“注意”,也就有了“语言意识”,从而认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南京大学
南京大学

中国当代语言本体规划研究

随着全球化发展为全球在地化、社会信息化程度加深和世界经济全面向服务经济转型,语言已成为国家实力的指标,语言问题被安全化,语言的社会功能和语言规划的战略意义愈加凸显。在中国,受经济一体化和城市化等因素影响,言语社区加速复杂化,产生语言认同困惑和母语能力下滑等问题:自媒体时代的全民“语言狂欢”造成了语言生活的种种乱象。此种背景下,《国家中长期语言文字事业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2—2020年)》确立了至2020年“国家语言实力显著增强,国民语言能力明显提高,社会语言生活和谐发展”的规划目标,包含了可量化的综合国力目标——发展语言能力,和非可量化的语言生态管理目标——构建和谐的语言生活。这是当前语言地位规划的具体化,同时需要科学设计、优化本体规划系统。因此,本文拟从语言规划形成机制角度,采用历时和共时相结合的方法,对当代本体规划进行发展趋势研究。论文首先进行理论建构,论述本体规划内容的组成部分和语言规划形成机制的构成要素;再以此为分...  (本文共25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戏剧之家》2019年05期
戏剧之家

论语言意识形态在交际过程中的应用

意识形态顾名思义就是一种信仰,属于哲学范畴,可以理解为对事物的理解和认知,意识形态不是人脑中固有的,而是源于社会存在。那语言意识形态通俗来说就是关于语言结构和语言使用的合理性及合法性的一系列语言信仰。不同的语言意识形态,就表明其对同一种事物的理解、认知也不同。我们都知道无论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的交际还是一些会议上的谈话,甚至在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外交中,我们必不可少的肯定要进行语言交流,这种语言交流并不只限于语言的表层如语音,语法和所选的词汇上,它还涉及到语言背后的的很多方面,如交际双方语言背后的人际关系,文化象征,区域知识,利益冲突,政治导向等社会因素,使语言更容易结合现实生活,这就叫做语言的意识形态。(周明朗,2009)一、语言意识形态在交际过程中的应用语言意识形态是说语言是怎样和现实关联的,换句话就是说语言是如何影响现实的,因为我们知道语言有时候是一种会杀死人的武器。另外语言意识形态也是一种关于人与人之间交流,并且如何交流的信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学语文教学》2017年05期
中学语文教学

语文课应该有强烈的语言意识

吴非老师关于庄子的《逍遥游》的教学设计紧紧围绕“逍遥”来设计——“何为逍遥”“为何逍遥”“何以逍遥”,逻辑严谨,环环相扣。就整节课的设计而言,体现了教师宽阔的课程意识,课堂容量大,问题设计精准独到。《秋水》和《鼓盆而歌》的适当引入,不知不觉中将学生带到整本书的阅读状态中,激发了阅读的兴趣。庄子是先秦诸子当中最会讲寓言故事的人,庄子的寓言充满了美的诗情与人生的哲理,教师在教育教学的过程中不经意地为学生打开了一扇窗子,于是这样的课堂便熠熠生辉。语文教师的阅读视野决定着他的语文课的高度、深度和广度,由《逍遥游》的“逍遥”“无待”到秋水的“望洋兴叹”再到《鼓盆而歌》的“生死两忘”,让学生真真实实地触摸到了庄子的辽阔无垠、坦荡无真,进而更能理解“且放白鹿青崖间”的李白,更能懂得被贬黄州的苏轼何以能“飘飘乎羽化而登仙”。儒道是中国士大夫的精神内核,儒道互补是国人的精神底色,甚至以集体无意识的方式顽强地留存在我们的精神世界里。引导高中生学习《...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教资料》2017年14期
文教资料

语言意识在生命化课堂的教学探究

1968年,美国学者杰·唐纳·华特士(Water J.Donald)首次提出“生命化”:“学校教育不应该只是训练学生谋取职业或获取知识,还应该引导他们体验人生的意义,帮助他们做好准备,迎接人生的挑战。这一教育目标只能通过‘为了生命的教育’来实现。”[1]《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与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于2010年首次把“生命化”纳入国民教育的重大主题。本文所指的生命化课堂是以生命为教育的基本出发点,是一种全人的教育,其教育理念是尊重学生的生命成长规律,成全学生的学习目标追求,提升学生的语言意识境界,促进学生全面发展。洪堡特首先提出“语言意识”这一术语:语言按照精神发展规律,遵循人类意识规律,从而创建了民族的语言意识。英国国家语言教育委员会语言意识工作小组定义为:“语言意识是指,人们对于语言本质及语言在人类生活中所起作用的敏感和自觉的意识。评价语言意识有三个参数:认知参数如学生语言模式意识、情感参数如态度及社交参数如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语文学刊》2008年07期
语文学刊

促进学习者语言意识发展的对策(英文)

I. IntrodutionLanguage awareness, as an approach, can be ap-plied in all aspects of English language study: phonolo-gy, lexis, grammar and discourse. The exploration ofvocabulary learning through some sample languageawareness activities is presented only to exemplify whatlanguage awareness activities should be like. The ac-tivities are not exhaustive in any sense.In these sample materials, both students' workingmater...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东方藏品》2017年02期
东方藏品

中国大学生语言意识中星期名称的表现方式研究

语言意识作为心理语言学的重要课题之一,一直被俄罗斯心理语言学家放在重点研究的地位。早在上个世纪俄罗斯莫斯科心理语言学派学者А.Н.列昂捷夫便对语言意识进行了定义,并对意识的两个方面进行了分析。学者将语言意识看做个体意识及社会或集体意识,同时指出个体语言意识中的主体为具有独立认知的个体。个体意识初步形成于个体对世界的认知过程中,并在个体与他人的交往中发展完善。而社会或集体意识则形成于社会行为中,其主体可能为社会整体或社会中某一小型团体(А.Н.Леонтьев1983:251-261).。该学派另一位心理语言学者A.P.鲁利亚也指出个体意识并不先天存在于个体的精神或大脑内部,必须通过与其他个体的互动才能形成。换言之每个个体意识形成及发展需通过使用语言手段与社会意识《合作》才能实现。(А.Р.Лурия1979)。该学派的现代学者A.A.列昂捷夫通过一系列的研究后也曾指出,具有意识便掌握了语言,掌握了语言便掌握了意识的基础单位,意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