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求异与融通:宗白华美学的比较研究法

朱光潜与宗白华并称为20世纪中国美学名家的“双峰”。从使用频率、理论建构和学术影响来说,比较法堪称宗白华美学的第一研究方法,是宗白华理论创新的方法“金钥匙”和言说“表征物”。因此,对宗白华美学的比较研究法加以探讨,挖掘、梳理并凸显宗白华美学思想建构的独特机理,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全面比较凸显差异$$在宗白华的美学著作中,比较研究法随处可见,并且运用极富变化,既有宏观层面对中西美学精神、风貌和特征的整体把脉和对深层规律的综合比较,如挖掘西方绘画与希腊雕刻、中国绘画与书法艺术的联系,强调技法对艺术特征的重要影响等;又有中观层面对中西美学流派及其呈现的精当概括,对艺术范式的注重和对审美实践的纵横比较,如将思想解放与艺术繁荣的魏晋南北朝和西欧的“文艺复兴”比较,将中国艺术意境划分为“情”、“气”、“格”三个层次,强调其与印象主义、浪漫主义、象征主义等西方艺术流派的对应关系;还有微观层面对中西美学命题、范畴和现象的具体比较,由此凸显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艺争鸣》2017年03期
文艺争鸣

宗白华与“中国形上学”的难题

一某种程度上,“宗白华”这个名字就代表了中国美学。二十多年前,叶朗教授有言:“宗先生对中国美学的理解和把握,精深微妙,当代学术界没有第二人能够企及。”(1)这一判断似乎尚未过时。不仅宗白华的一系列观点仍被广泛引用,“宗白华范式”也越来越成为学界的共识。我曾概括出这种范式所包含的五个要点:“形上体系”,宗白华以中国形上学为基础构建了一个沟通文史哲的相对完整的体系;“比较方法”,宗白华通过中西美学不同规律的比较探求中国古典艺术的独特意境;“文化关怀”,宗白华以对中国乃至全人类的文化关怀作为其美学的精神内核和最后归宿;“诗性文体”,宗白华开创了贴近艺术、紧扣体验的“散步美学”,以诗性的体悟而非抽象的思辨展开他对艺术规律的深刻探询;“知行合一”,宗白华的生活是艺术化的生活,他的美学思考是与他日常生活中的审美体验紧密结合在一起的。(2)这样一种范式契合于人们对中国美学之中国性的想象,要研究中国美学,就要接着宗白华讲。但是范式不是一天建成的...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科普童话》2016年40期
科普童话

《背景》美学浅谈

一、浓郁的中国味宗白华在《美在何处寻》中引用宋罗大经:《鹤林玉露》中载某尼悟道诗“归来笑拈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给人深切的体会,其实美学,就在我们的身边。他教会我们,“美不是遥不可及的东西,而是从目观耳听中得到的。”欣赏宗白华的文章,就像是欣赏一幅优美的中国画,美就在其中。而朱自清的《背景》也正是在身边的点滴中发现美,寻找美。浓重的中国味儿,浓重的中国美。中国人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的,不论是思念、父子之间的爱等等。在《背景》一文中,父子之间的对话最多的仅仅是集中在了“买橘子”一段,没有过多交流,没有太多的修饰。只是“中国画”式的厚重,这点滴的父爱之美,缓缓流淌出来,而不着丝毫的痕迹。二、心灵的映射宗白华认为“一切美的光是来自心灵的源泉,没有心灵的映射是无所谓美的。”在《背影》这篇文章中,四次出现“背景”,无一例外,每一次的出现,都在作者的心灵上刻下了深深地烙印。本文发生在作者二十岁时,可是他的文章写于他二十八岁的时候,这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北方文学》2017年23期
北方文学

宗白华中西美学观对比

宗白华以人文主义的基本精神观照中西方文化艺术,他善于运用体验与阐释学的理论方法来研究美学与文艺学问题,把具象的艺术鉴赏活动上升到抽象的美学建构中。宗白华在中西文化之间穿梭,不断汲取其中艺术理论的丰富成果并将之转化为普遍性的美学资源,从而解决了时代语境下的美学难题和文化困局,为美学和艺术学学科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宗白华的美学体系是自成一体的具有中国本土化意识的“艺术美学”体系架构,具有自己的理论特点和价值取向。一中国与西方在美学观上的诸多不同,根源于各自迥异的文化基因。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构成了宗白华对比中西方美学观念的逻辑起点。中国古典文化语境下,对“生命”的关照是其别样特殊性的一端;在西方的文化视阀下,对“自然”关注则构成了其特殊性的另一端。牟宗三也曾说;“中国文化之开端,哲学观念之呈现,着眼点在生命,故中国文化所关心的是生命,而西方文化的重点,其所关心的是‘自然’或‘外在的对象’”。[1]正是由于中国传统文化中对于“生命”这个...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青年文学家》2017年29期
青年文学家

浅析宗白华审美空间理论对缓解当下人生存危机的价值

宗白华认为中国人传统的空间意识是一种审美化的空间意识,是一种以内在心灵体悟宇宙自然的体悟式的空间意识。人们以自我的心灵感知宇宙自然,不断地在宇宙中进行实践,并不断地把感悟折射到实践当中形成独特的世界观、人生观与价值观。宗白华说“我们生命创造的过程,也仿佛是由一种有机的构造的生命的原动力,贯注到物质中间,使他进成一个有系统的有组织的合理想的生命”。[1]也就是说中国人对空间的感知是一种内在的心灵体悟式的感知,是以我与万物本源同一的天人合一的思维模式为基础的一种感知。所以中国人看待自然山水,认为山水有生命有灵魂,与人一样是生命体。古代人能够纵情于山水,能够在山水之间栖息安居,与自然完美地融合一体,从而获得生命体悟式的愉悦感与美感。而当下人们广泛的接受西方的物化的空间意识,认为空间就是几何图形与单纯的物质元素的堆积,把自然山水与外在宇宙看做是外在与“我”的无生命的物体。所以人们对待自然与外在万物当做是一种被改造与被利用的对象,于是主体...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学教育(上)》2016年06期
文学教育(上)

浅析宗白华的美学观

当代的一部专著是这样介绍前,我们有必要简单介绍一下康[5]面对同一个事物,人们有的时候宗白华美学思想的影响的:“他的德的美学思想,因为宗白华的美认为它美,有的时候又认为它丑,学术思想虽然在生前也得到一部学思想受到了康德美学思想的巨那么人们如何才能认识真正的美分学者的关注,但是相对于同时大影响。宗白华把康德美学定义呢?宗白华提出了“移我情”和“移期在美学史上做出卓越贡献的美为唯心主义美学,实际上康德美世界”两种审美方法。“移我情”是学家朱光潜而言,学术界对他的学是二元论的美学,他的美学一改造自己的感情,使其具备发现关注还远远不够。”[1]究其原因,其直在调和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的美的能力;“移世界”是改造客观一,宗白华先生的作品数量较少。矛盾的过程中发展。康德认为“鉴世界的现象,使其能成为美的对其主要作品仅有《流云小诗》、《美赏是通过不带任何利害的愉悦或象。人们只有心情合适的时候才学散步》、《艺境》和《宗白华全集》不悦而对一个对象或...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