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以大数据推动教育决策变革

伴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的普及与飞速发展,技术变革教育的时代已经来临。“大数据”为推进教育的创新发展提供了重要机遇。以数据驱动决策也成为了大数据时代提高教育决策能力的一个新视角,其“威力”在强烈冲击着教育决策系统,正逐渐成为推动教育决策创新与变革的颠覆性力量。2015年,国务院印发的《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中明确指出,“完善教育管理公共服务平台,推动教育基础数据的伴随式收集和全国互通共享。推动形成覆盖全国、协同服务、全网互通的教育资源云服务体系。探索发挥大数据对变革教育方式、促进教育公平、提升教育质量的支撑作用”。2016年6月,教育部关于印发《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的通知中就曾指出:“积极利用云计算、大数据等新技术,创新资源平台、管理平台的建设、应用模式。”因此,在大数据日益被国家和教育领域重视的背景下建立大数据决策模式,使大数据与传统教育决策深度融合,有利于实现教育决策的民主化、科学化与规范化。$$基于大数据的传统教育决策...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教育发展研究》2019年06期
教育发展研究

基于证据的教育决策:理念、标准与潜在风险

随着“新专业主义”理念向各个专业与类专业领域的广泛渗透,提高专业决策和实践的科学性越来越成为一种被广泛接受的信念。在这一背景下,教育决策作为一种专业实践,应该“基于证据”(evidence-based)或至少“知于证据”(evidence-informed)的理念,日益受到教育决策者、专业实践者和研究者的普遍认同。[1]作为一个最初诞生于医学领域的理念,“基于证据”的理念是否适用于包括教育在内的一切专业领域?所谓“证据”究竟意味着什么?它可能为教育决策乃至教育研究产生哪些影响?这正日益成为教育研究方法论领域的新课题。一、基于证据的教育决策:理念与变迁20世纪90年代,医学领域最早创生了“基于证据的实践”这一理念,并由此推动了“循证医学”(evidence-based medicine, EBM)的诞生。随着循证医学的发展,“基于证据”的思想开始溢出特定的学科边界,逐步向护理学、公共政策学、心理学、教育学等不同的学科领域渗透。对于...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贵州教育》2012年05期
贵州教育

试论教育决策的取向与转型

决策是组织或个人为了实现某种目标而对未来一定时期内有关活动的方向、内容及方式的选择或调整过程。能否做出理性并合乎逻辑程序的决策,是组织活动或个人活动取得成功的关键。在教育领域,教育事业的良性发展同样有赖于科学的教育决策,尤其是以各级政府和教育行政部门为主体的科学教育决策。从实践层面看,教育领域内的任何理性决策行为总是基于一定的价值判断的。也就是说,价值判断的不同决定了教育决策取向的不同,并最终导致教育决策具体行为的差异。效率与公平是政府与教育行政部门进行教育决策时的两种最基本的价值判断。在教育学范畴内,公平是指“一种为人类特有的关于教育机会均等以及教育权利和教育资源分配合理性的主观体验、现实状态和理想追求”。而效率本是经济学范畴的概念,其原意是指投入与产出的比值。在教育学范畴内,投入的是教育资源,产出的是人才、科研成果和社会服务,以一定数量的教育投入换取优质的教育产出,即意味着教育的高效率。对于公平与效率的关系,理论界通常认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湖州师范学院学报》2016年12期
湖州师范学院学报

蔡元培与教育决策话语权的下放——以两次全国教育会议为例

长期以来,古代中国推行官僚化的教育管理体制,教育决策的话语权被政府控制,教育政策的酝酿、制定与出台被政府包揽,民间几乎没有机会参与国家教育的决策过程。民国成立后,封建专制政体被推翻,民主共和制度呼之欲出,社会发展呈现出一派新气象,教育界也受到积极影响。值得注意的是,在民国社会发展的两大转折期,民国元年与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之际,民国教育迎来了一位掌舵人——蔡元培。无论是作为民初教育总长,还是国民政府大学院院长,尽管任职时间都不长,但是蔡的远见卓识与巨大影响力为推动民国教育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尤其是在促成下放教育决策话语权方面,蔡元培做出了突出贡献,以其主持的两次全国教育会议最具代表性。一、蔡元培与1912年全国临时教育会议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成立,1月3日,蔡元培被任命为民国第一任教育总长,不久教育部正式成立办公。接着,教育部陆续颁行《普通教育暂行办法》和《普通教育暂行课程标准》等多项政策,以此推动教育改革的进程。不过,旧教...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新教育》2017年04期
新教育

用教育科学研究提升教育决策水平

海南省教育研究培训院教育政策研究室始终服务地方政府和学校改革与发展,以深入开展专题研究为主要抓手。研究范围涉及区域教育发展、学校改革与发展、决策咨询、教育评估与评价等方面,研究成果运用于区县、学校教育实践一线,通过扎根蹲点的方式,提高政策实施的实效性、针对性,由点及面,推动区域、学校教育发展。一、教育政策研究室工作职责教育政策研究室主动融入和服务我省、区县教育发展,是为教育改革提供咨询,服务于海南省重大教育战略、教育决策的部门。旨在为海南省区域教育改革与发展提供更有战略性、前瞻性、科学性和可操作性的决策建议,为我省教育事业实现跨越式发展建言献策。部门主要职责是:1.对海南省域、县域教育、学校教育发展工作制定的重大决策和重要政策提供论证服务;2.对制约海南省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关键性问题和突出问题予以调研,提供针对性调研分析报告;3.对海南省教育改革与发展战略及其工作规划提供决策咨询服务;4.收集国内外教育发展改革动态资讯,对海南省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班主任之友(小学版)》2017年03期
班主任之友(小学版)

不确定情境下的教育决策智慧

班主任不好当,每天要承担大量问题解决工作,望、家长的想法、教师的教育理念等要素;问题的目做出很多教育决策。有些问题情况明朗,存在最优的标也不是简单地确定谁参加比赛,还涉及学生、家解决策略,最后能达成满意目标,这样的教育决策相长、教师对结果的接纳和满意程度;解决办法有小影对清晰而明确。比如为帮助某位同学带齐第二天的学参加比赛、小悦参加比赛甚至其他可能,而每种选择习用具和课本,班主任建议家长和学生按照课程表,似乎都会产生积极和负面等多重影响。在复杂问题情罗列出每天需携带的物品清单,出门前核对检查,解境中,需要智慧地实施教育决策。决学生常常忘带学习物品的问题。一、教育情境具有不确定性班主任还会面临另外一些问题,这些问题的起始无论理论与专家对于先进教育理念和技术描述得状态和目标状态都不明确,也缺少大家能一致接受的如何动人与详细,我们都需承认,教育情境非常复解决办法,需要在不确定和模糊的条件下做出教育决杂,充满不确定性和随机波动性。孩子们...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