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自我是一个过程

意识研究在当代发展的里程碑是正式建立了“意识科学”这门科学学科。心智、意识和自我,它们作为主体性的基本内容,均是该学科的科学研究对象。在自然化进程的推动下,科学家—哲学家继续从不同视角和维度出发,深化对意识科学的科学实践活动。《自我和自我错觉——基于橡胶手和虚拟手错觉的研究》(张静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7年12月版)不仅是目前国内在意识科学领域贯彻自我过程化处理方案的著作,更是国内学界十数年来不断开拓心智科学与认知科学前沿理论研究的一个缩影。该著的学术价值在于,作者不仅在理论上延续了自我的过程观和意识科学研究的历时性进路,而且基于橡胶手错觉和虚拟手错觉实验在实证上进一步为该进路辩护。$$橡胶手错觉范式的核心操作是通过多感官整合的方式,将视觉、触觉等不同感官通道原本不可能同步出现的刺激同时呈现,从而达到形成新的知觉体验的结果。近年来随着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以3D图像等代替经典范式中的橡胶手虚拟手错觉实验,被认为与橡胶手错觉实...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建构主义视野下的自传体记忆研究

自传体记忆是现代认知心理学的研究热点之一,是自我与记忆的交叉领域。它是一种长时记忆,存储着与个体密切相关的图式,既包含个体对自我的认识(自我图式),也包含个体对自己所处社会的认识(社会图式)。自我图式和社会图式是在个体与社会环境的互动过程中习得的,是在外界信息与已有记忆之间进行主动建构的结果。社会互动和建构是建构主义思想的主要观点。建构主义是心理学研究的一个新视角,强调话语的建构性,认为心理现象既不存在于个体内部,也不简单地存在于外部,而是存在于人与人之间,是人际关系的结果,是社会关系的产物。无论自我建构(信息加工建构)还是社会建构,都是特定的人在特定的社会文化背景中与其他人交互作用的建构。对于一种特定现象,它首先是在社会交往中出现的,是通过话语来建构意义的,如自传体记忆的概念,如提取自传体记忆内容与他人分享时的叙事或情境故事的讲述。其次,当个体出现心理问题时,他可以借助话语来寻找意义,进而建构合理的关系。建构主义在理论研究和实...  (本文共10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浙江大学
浙江大学

自我和自我错觉

自我在我们所亲熟的日常体验中总是被觉知为一个统一、独立和同一的极点式的自主体。我们是自身体验的拥有者和行动的发起者的感受是如此强烈,以至于从笛卡尔开始至今的自我实体论的拥护者,对于一种单一、独立和实在的实体自我的论证与寻找几乎从未停止过。然而另一方面,神经科学从未在人脑中找到充当这种实体自我角色的脑结构,这导致有些研究者开始质疑自我的实在性,有的甚至认为所谓的实体自我无非是脑创造的一种错觉。但无论是实体论还是错觉论,两者似乎都不可行。前者无法对自我实体的极点式存在给出进一步的证据,而后者则无法解释为什么这一错觉能够如此稳定而持久地存在于所有人的感受之中。为此,自我的建构论者在同时反对这两种极端观点的基础上指出,自我不是一个事物或实体,当然自我也不是一种错觉,相反,它是一个过程,一个"我正在持续进行"(I-ing)的过程,正是这个过程生成了一个"我",并且在这个过程中"我"和过程本身是等同的。自我就是在这个过程中被建构起来的。自我...  (本文共27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太原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02期
太原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论自我

在人类历史的舞台上,那些流传下来的知名人物各自扮演着自己应当扮演的角色,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台,完成自己的使命,便匆匆归去了;而那些不知名的人物则不知所以生,亦不知所以死,淹没在历史的云烟里。看看我们的现实生活,亦是如此:日出东海,月坠西山,匆匆忙忙,几十年一闪而过,归地府以前,回首往事,梦境一般。这现实生活中、这历史上的张三、李四、王五……每一个人皆是一自我,因此,每一个人也是他,也是你。这自我是什么呢?那些庸人们因为看到现实生活中有一些人为私欲所驱使的现象,便认为人的本质是自私的。这言外之意自然是,应当为满足这种私欲而斗争;殊不知,如果真的这样,则人作为人就不存在了,因为他将退回到动物界去,或自取灭亡。自私仅仅是一种生活态度,而不是人的本质。人的本质是由劳动决定着的精神、思想,这是人与其他动物的本质区别。自私仅是现象的东西。人,既然是一种以新陈代谢来维持生命的存在物,那就必须有获得用来代谢以维持生命的生活资料的本能。人,只要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东北师范大学
东北师范大学

在通往语言途中的教育

哲学作为教育的基础,其研究主题的变化必然会在教育领域内产生“反响”。当哲学研究出现“语言转向”之时,教育也就不可避免地出现“语言转向”,即“分析教育哲学”的出现。教育的“语言转向”使教育对语言的关注由自发转向自觉状态,语言在教育中的重要性被“唤醒”,语言真正在自觉意义上进入了教育视野。不过,教育的“语言转向”并未完成,语言只是分析哲学意义上的教育理论语言。随着以海德格尔和伽达默尔为代表的西方哲学家对语言作了本体论意义上的理解,语言彻底突破了分析哲学的框框,哲学再次出现了“语言转向”,语言在教育中的再次转向也就成为必然。这要求教育要突破语言仅存在于分析哲学视域内的局限,把语言从教育理论语言分析的意义上解放出来,走向语言本体论的理解。语言的教育学本体论理解不同于哲学。语言的哲学本体论理解是从存在的意义上对语言的解读,语言的教育学本体论理解是从人的生命本性的高度来解读语言的。本文认为,教育学本体论意义上的语言可作如下理解:语言是人存在...  (本文共24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河南大学
河南大学

浅析米德自我概念的社会学路径

“自我”这个问题关系到人类是如何产生如何发展的根源问题,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因此,也是长期以来众多哲人研究的关键所在,当然,不同的哲学家持有不同的观点。米德通过对自我的发生过程的描述,进一步探讨个体与整个社会之间的互动关系,在他看来,个人的行为只有在社会这个载体下发生时才能被理解,也就是说,自我是在社会的发展过程中逐渐产生的,这就是米德关于自我的独特观点。本篇文章以“浅析米德自我概念的社会学路径”为题,第一章主要阐述了奥古斯丁“自我之谜”的提出,他从自我的特性、自我的意志、自我的功能等方面论证了自我的存在,得出了自我是由上帝创造的这一结论,接下来是笛卡尔眼中的自我,提出了“我思故我在”的著名论断,最后是詹姆斯,他是历史上第一位从心理学角度和科学角度对自我问题进行全面研究的哲学家,他把自我问题扩展到社会生活领域,把传统的经验自我下分为物质的、社群的和精神的三部分。通过这三个具有代表性哲人对于自我的不同见解,从而引出第二章米德了对...  (本文共4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