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确保粮食安全有不同的层次

粮农组织的目标就是以人为本,增加人们的福利。在不同的国家,粮农组织针对不同的情况采取相应的措施进行有区别的指导。$$现在,有两种方式来确保粮食安全,一种是自给自足,另一种是从国外进口。偏远和贫困地区的粮食安全问题比较重要,特别是在农村地区,所以,首先应确保地区的粮食安全,在此前提下,再考虑国家的粮食安全。因此,应该说,确保粮食安全有不同的层次,从农村到地区,到国家到全球。在逐层确保粮食安全的前提下,再通过水资源的合理开发和利用,来确保各个...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农业科技通讯》2017年08期
农业科技通讯

“藏粮于地、藏粮于技、藏粮于民”确保粮食安全

1普洱市粮食生产及供需情况1.1粮食生产情况“十二五”以来,在市委、市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全市各级农业部门团结一心、尽心尽责,克服了各种自然灾害频发、多发的不利因素,圆满完成了省、市下达的各项指标任务。普洱市的粮食生产和全国、全省一样,实现了十二连增。2015年全市粮食播种面积34.91万hm2,粮食总量达120.03万t,人均粮食占有量462.6 kg,粮食自给率达95.4%,均超过全国、全省平均水平。1.2粮食供需情况从粮食总量来看,在2015年120.03万t粮食总产量中,稻谷总量39.67万t,作为主粮,人均占有粮152 kg,平均每天有0.42 kg,玉米、小麦、薯类、杂粮等总量有80.36万t,作为副食和其他用途(其中:60.08万t用于饲料,2.62万t用于工业用粮,1.8万t用于生产用种,18.2万t调往市外和省外。每年普洱市粮食储备量在6万~7万t左右。)的粮食生产能力和供给能力都保持在一个相对较高的水平,可以说...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山西农经》1998年03期
山西农经

提高粮食比较优势确保我国粮食安全

粮食作为一种特殊商品,不仅涉及到国内人民的经济生活和社会稳定,而且还与国际粮食安全有着极大关系。保障粮食安全,历来是我国政府高度重视的一件大事。目前,国内的众多研究认为,快速的经济增长使我国粮食生产的比较优势趋于下降,进口粮食将显著增加,以及发挥比较优势与粮食安全对立等。本文对此提出不同看法,就教于理论界同行。 一、比较优势与粮食比较优势下降问题的局限性 比较优势的提法,源于19世纪李嘉图的比较成本论和本世纪赫克歇尔、俄林的资源察赋论。比较成本论是指不同国家生产不同产品存在着劳动生产率或成本的差异,各国应分工生产各自具有相对优势(劳动生产率较高或成本较低)的产品。资源察赋论是指各个国家的资源察赋存在差异,各个国家应分工生产使用本国最丰富的生产要素产品。比较优势理论的前提假设是各国的供给条件、生产条件不变,生产要素不能在国际间流动,各国追求的是经济福利最大化,各国外汇收支平衡且处于短缺经济状态,国际贸易完全自由化,等等吕比较优势理...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粮食经济》2018年07期
中国粮食经济

张务锋率领部门联合抽查组赴四川省开展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考核抽查工作

6月10日至13日,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国家战略,认真落实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在发展粮食生考核工作组副组长,国家发展改革委党组成员,国家产、加强产后服务、搞活粮食流通等方面取得的成绩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党组书记、局长张务锋率领由生态给予充分肯定。环境部、农业农村部、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等部门张务锋要求,各级地方政府深刻认识开展粮食安相关人员组成的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考核部门联合抽全省长责任制考核的重大意义,切实将思想统一到党查组,对四川省人民政府2017年度落实粮食安全省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上来;准确把握开展粮食安长责任制情况进行了现场抽查。全省长责任制考核工作的着力点,认真抓好粮食安全四川省省长尹力,省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考核工省长责任制国家考核工作组确定的六项重点任务的落作组组长、常务副省长王宁会见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实;考核工作要坚持问题导向、底线思维,自觉对表考核部门联合抽查组成员。尹力对部门联合抽查组莅看齐,按照“抓重点、补短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粮食科技与经济》2018年05期
粮食科技与经济

湖南省召开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工作会议

5月9日上午,湖南省委副书记、省长许达哲主持召开省水利与农田建设委员会暨省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工作会议,他强调,要深入贯彻国家粮食安全战略,落实全国高标准农田建设总体规划要求,扎实做好高标准农田建设工作,履行好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自觉扛起维护国家粮食安全的政治责任。要积极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粮食产业高质量发展。坚持质量与数量并重,既要稳定粮食生产,确保粮食数量安全,又要确保粮食质量;坚持“藏粮于地”与“藏粮于技”并重,既要严...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甘肃农业》2018年11期
甘肃农业

和谐共赢的粮食安全政策优化思考:基于城镇化背景

江苏省和安徽省是2015年首批成为国家新型城镇化仅有的两个综合试点省,与安徽省相比,江苏省的试点任务更多、要求更高,并肩负起“建立健全新型城镇化指标体系”这一“国标”重托,以便为全国提供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和模式。开展试点工作是江苏省实现“两个率先”的重大历史机遇,会对其社会经济发展产生广泛而深远的影响。然而不容忽视的是,随着城镇化建设的深入,作为粮食主产区,江苏的粮食安全也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虽然当前江苏用约占全国3.9%的土地生产了5.9%的粮食、养活了5.7%的人口,并且每年还约为国家贡献100万t粮食(每年向外省调出至少约100万t粮食)[1],创造了“工业大省的农业奇迹”,但是,由于江苏粮食生产很不平衡,苏南地区粮食一般不能自给、主销区特征明显,其大部分粮食需要从苏北、苏中或者其他地区输入,因此在新型城镇化背景下需时刻紧绷江苏粮食安全之弦。党的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强调“把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