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一个水文学交流的载体

水是人类赖以生存的物质。在当前人类社会正面临着水资源短缺的同时,还遭受着洪涝和干旱等自然灾害的侵扰。这些都制约了人类社会的发展,为了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必须解决好水的问题,因而对水文学的深入研究是人类社会的需要,更是我们水利研究者的责任。$$流域降雨径流的研究是水文学的核心领域之一。《流域降雨径流理论与方法》一书是武汉大学的张文华教授和郭生练教授近年来共同研究的成果,总结了作者在实际工作和学习-中的经验和实践,成为广大读者关于流域径流等方面内容研究和交流的一个载体。$$流域降雨径流的产汇流过程研究,是水文学的核心内容之一。两位教授经过多年的研究和实践,对流域降雨径流的系统研究成果进行了总结,构建了流域降雨径流理论构架和计算方法,而不是拘泥于某一个别要素。本书对一些当前水文学疑问、难点、热点进行了探讨,并给出了作者的解释。$$与其他著作相比,本书还有以下几个特点:$$第一,完善了理论基础。对水文要素进行了物理分析,并根据牛顿力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贝: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2016年01期
文贝: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

他者借镜与自我认同——16-18世纪中法文学交流的史实与史述

中外文学关系史或交流史研究,就学科本质属性而言,属史学范畴。参照近当代欧美和中国史学界、汉学界和比较文化与比较文学界,对早期文化“关系史”或“交流史”习用的历史模式[1),16—18这三个世纪的中法早期文学交流史,包括自蒙元世纪契丹追寻就已开始的“孕育期”和18世纪中法文学交流的“肇造期”。众所皆知,受孕于东西文明交融碰撞的中法文学交流之根本前提,是亚欧大陆两端的中法两个伟大民族的相遇相知,而人类相知相识之途,自古以来,就在于彼此间的往来、造访,交流和对话。从这个意义上说,一部历史悠久的中法文学交流史,就是中法两国文化与文学的缔造者——中法两国人民相遇、交流、对话的历史。显而易见,交流史研究的聚焦点,必然会集中在对中法文学“关系”的探索和描述之上。但从跨文化对话互动观念的角度看,处于“现代世界体系”的当今史学者很难超越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所说的“世界体系”121的关系,而把中法国别文学交...  (本文共16页) 阅读全文>>

《安徽文学》2017年04期
安徽文学

贤者之爱

的位置,今天白底黑字,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一他坐下,双手搭在双腿上,今天来得早了,前几排都没什么人。抬起左手腕看看表,离他走进大厅,环顾四周,看看有没有熟开始也只有十分钟了。现在人怎么都不守时,悉的面孔。这是一个文学交流会,平常能写那还定时间做什么用。身边陆续坐了些人,他点东西的人都被邀请,有人来寻找灵感,有看起来没那么突出了。他想,以后这个情况我人来寻找机会。他渴望着,能被人认出来,但也要掐准了点到,来太早,显得太主动。是周围都是年轻人,像他这个年纪的不多。有人叫他,听到自己的名字,他竟然有他想到他的那些朋友。老李跟妻子出国玩些激动。侧目看过去,这个人面熟,在哪见了,今天肯定来不了。老秦?昨天想约他一起过,是哪次交流会来着?那个人看到他脸上的,可电话也没接。往里走,里面三五个人头的迟疑,主动来解围:“还记得我吗,那次市靠在一起,表情时而眉飞色舞,还没有人注作家协会的活动我们见过呀。”意到他。他想,我得赶快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他想起...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世界文学评论(高教版)》2017年02期
世界文学评论(高教版)

揭开早期中意文学交流的神秘面纱——评《中外文学交流史——中国—意大利卷》

2 0 1 4年《人民文学》意大利文版《汉字》出版,至2016年6月已出版两期,分别以“方向”“时光”为主题,选用了铁凝、刘慈欣、麦家、王安忆、林白、宁肯等作家的作品,标志着中意文学交流开启了新篇章,中意两国人民不同文化间的心灵对话进入了更深层次。那么,中意文学交流究竟起于何时?早期面貌是怎样?其间经历了怎样的波折?有哪些优秀的文学遗存?又有哪些宝贵的历史经验应该传承和弘扬?这些问题意义重大,但已有研究语焉不详。令人欣慰的是,张西平等主编的《中外文学交流史——中国—意大利卷》的前三章对以上问题进行了系统研究。该著以宏阔的视野、详实的史料、精细的辨析和高度的学理性揭开了早期中意文学交流的神秘面纱,呈现出早期中意文学交流的鲜活状态和丰富面向,为我们了解早期中意文学乃至文化、文明的交流提供了重要学术支撑。在此,笔者不想复述早期中意文学交流的具体情状,而是想重点谈谈该著在国别文学交流史写作上的特色和亮点,以呈现其学术价值和借鉴意义。一、...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东南亚南亚研究》2013年02期
东南亚南亚研究

20世纪后半期以来的中国—印度文学交流

从20世纪初至今,中印两国间文学交流高低起伏,在以作品译介为主导的交流方式之外,随着时代的发展,交流方式、交流内容也渐呈多样化的趋势。本文主要就1949年以后两国文学交流情况做简单评述,并分析其对两国文学发展的作用和影响。20世纪后半期,中印两国间文学交流大致经历了以下几个阶段,如薛克翘在《中国印度文化交流史》中所道:“从1950年到2000年前的半个世纪里,中印文化交流可以分为四个时期:第一个时期为高潮期,出现在50年代。第二个时期为中断期,出现于60年代初至70年代初。第三个时期为恢复期,发生于70年代中期和后期。第四个时期为平稳发展期,发生于80和90年代”。[1](P506)作为文化交流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印两国文学交流的时期也可以此四个时期为分界,2000年以后至今,可以划属平稳发展期。这四个时期内的中印文学交流情况,大致可以从两国间文学作品译介、作家交流和文学作品出版等几个方面来考察。一、中印两国间文学作品的翻译介绍成...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海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04期
中国海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两岸文学交流的回顾与省思

在1990年代以前,中国国民党没有“两岸关系”的提法,只有“大陆问题”或“中共问题”说法。自1991年3月李登辉宣布“动员勘乱时期”结束,才有“两岸关系”的名称。在大陆,也只有“台湾问题”、“国民党问题”,“两岸关系”一词从未使用过。1979年4月11日,全国政协主席邓颖超在日本访问时有“海峡两岸三通交流”的提法,但并无“两岸关系”的明确用语。据有关专家研究,“两岸”一词用得最多的是两岸以外的第三者。到了1991年初和同年底,两岸先后成立“财团法人海峡交流基金会”(简称“海基会”)、“海峡两岸关系协会”(简称“海协会”),“两岸关系”这一专有名词才在两岸官方文件中正式登场。两岸文学关系是“两岸关系”的分支,它不是单纯研究台湾文学,也不是单纯研究大陆文学,而是研究两者的互动关系及未来的整合目标。必须明确的是,在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下,才有两岸文学交流之花的绽开。1979年,中国与美国建立外交关系,同时结束“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极左做法...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