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严格水资源管理 应对都市化挑战

随着都市化的发展,城市用水面临着一系列的挑战。本期本报记者结合本届“世界水日”的主题和中央一号文件,就如何应对都市化给城市用水带来挑战这个主题,采访了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教授刘树坤和教育部咨询专家、河海大学教授钟平安。$$城市水问题已经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现代水利周刊:您是如何理解第十九届“世界水日”“城市用水:应对都市化挑战”这个主题的?$$刘树坤:本届“世界水日”将主题定为“城市用水:应对都市化挑战”,充分表明全球气温的不断上升,极端天气的频繁出现,让全世界都感受到了水问题的严重。特别是随着城市人口的不断增加,经济不断发展,城市耗水量在日益增加,人和水的矛盾在城市里表现得十分突出。我国很多城市纷纷提出了建设世界城市的目标,这些城市本来就处于水资源不足的状态,今后不断突出的用水矛盾如何去解决呢?不外乎去争取其他地区的调水,甚至其他流域的调水。可以想象,以后各城市间对水资源的争夺将不断激化。在纪念“世界水日”的时候,我们真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华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03期
华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元哲学语境下的全球都市化:当代出场与叙事逻辑

都市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关系性的空间范畴,也表征着思想、想象或者行动,是理论抽象过程的“副产品”,成为当前学术界理解全球发展状况的元叙事。都市化创造了全新的都市言说情境,差异性的事物有序存在并传达着社会关系的本质。在全球化语境中,对都市化的批判、反思与审视已经成为西方社会理论具有代表性的主题。无论是亨利·列斐伏尔(Henry Lefebvre)的“都市社会”、尼尔·布伦纳(Neil Brenner)的“全球尺度城市化”,抑或是安迪·梅里菲尔德(Andy Merrifield)的“都市马克思主义”、克里斯蒂安·施密德(Christian Schmid)的“重建都市性”,他们共同的理论指向都是对全球都市化进程中暴露出的矛盾和危机进行反思,为研究建成环境和重构城市理论提供结构性框架。就理论脉络而言,当前的全球都市化研究多由新马克思主义者引领,倾向于使用政治经济学的方法,研究全球尺度下的都市体系,超越城乡二元观念,“进化”都市研究的范式。本...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经济学动态》1988年10期
经济学动态

苏联的都市化问题研究

近十几年来,都市化问题越来越引起苏联各方面专家们的关注。对这个间题的研究也不断深入。因为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苏联面临着如何充分利用城市的技术、经济和文化潜力,使城市经济转入集约化发展的轨道等问题。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对一系列复杂的理论间题进行分析研究,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在理论上阐述清楚都市化的本质及其在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对都市化本质及其在社会主义条件下特点的认识,决定着生产布局和人口分布等的管理决策。‘ 一、苏联对都市化问碗研究的分期阶段 十月革命后至今,苏联对都市化问题的研究大体上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20年代中期到30年代初期,第二阶段是从30年代中期到60年代末期;从70年代初期起,便开始了都市化研究的第三个阶段。 早在20年代中期和30年代初期,苏联曾就都市化的本质和无产阶级对都市化的态度等问题展开过讨论。A·洛日金在《什么是都市化》(1925年)一文中认为,都市化是城市居民区产生和扩展的一种自然过程。...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商业时代》2008年01期
商业时代

逆都市化

当繁华夹带了奢华,当喧哗鼓舞了骚动,当城市化向度下的都市化浪潮以强劲势头袭来,一个问题浮出水面:当乡村“化”为城镇,当城镇“化”为城市,当城市“化”为都市,最后的结局是什么?一方面,都市是人类文明的成果和标志。历数人类发展史,似乎每一段辉煌的文明都和城市密切相关。比如雅典、罗马、中世纪的巴比伦、君士坦丁堡和唐长安等;而另一方面,当后工业化社会来临,出于对封建化的反对而兴起的城市化进程,如果不能以自省、自查和自律来踩它的刹车,那就是都市化的末路。人们拥挤在水泥丛林里,在追求幸福的生涯中面对梦想和现实的差距,总是莫名其妙地感到一种空虚,这其中的困惑、忧虑,用一个词来最为准确地概括它,那就是—无奈。谁也不能否认,都市化是人类社会发展史上一个不可逾越的过程。其一,都市化为人类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法国巴黎大学的统计显示,都市化的地区生产力为非都市地区的4倍;其二,都市化的规划性使人类社会从紊乱走向有序,也因有效地管理和安排,人类社...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重庆社会科学》2006年02期
重庆社会科学

中国乡村都市化中的民间法与国家法冲突

一、法律多元的启示人类学者对非洲和拉丁美洲殖民地社会中部落的文化和法律进行考察时发现,殖民地人民并未完全接受西方的文化和法律制度,在很多地方和很多情况下,他们仍遵循本地习惯性规则,在殖民地社会存在着多种文化以及相应的多元法律体系。法律人类学者、法社会学者随后进一步发现,法律多元的状况不仅存在于殖民地社会,而且存在于包括西方资本主义领域的所有社会,多元规范共同构建社会秩序。美国著名人类学家吉尔兹说“:我本人宁愿在‘法律多元’的名义下进行讨论,这主要是因为它似乎至少符合多样化的事实本身,而不是相反……”[1](P132)法人类学、法社会学研究突破了传统法学关于法的内涵与外延的认识,从广义上对法进行了分类,如日本法人类学学者千叶正士把法律的三个层次概括成:官方法、非官方法和法律原理;[2](P9)美国法学家昂格尔(Unger)认为法律有习惯法、官僚法和法律秩序三种。[3](P45-55)根据这些学者的观点,法律不完全等同于国家法,广义...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新疆社会科学》2006年01期
新疆社会科学

中国乡村都市化中的民间法与国家法冲突

在我国民间,人们根据事实和经验确立了一些具有一定社会强制性的制度,包括风俗习惯、宗教戒律、乡规民约、社会组织(如企业、俱乐部)的规章制度等,这些制度有相应的概念、原则、规则,规定的惩罚往往是用一致的道德谴责、利益制裁或集体暴力,如评说、罚放电影、取消分红、游村等。在农村,“人活脸,树活皮”。一个人如果触犯了民间制度,法律后果不仅可能是肉体上和物质上的惩罚,而且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惩罚。国家法有法律概念、法律原则、法律规则等要素,法律规则的结构包括条件、行为模式和法律后果。民间制度有类似的国家法的要素,其规则有条件、行为模式及后果,在一定程度上利用了法律的标记。根据功能主义的观点,任何制度都是产生于人类的需要,满足人类某方面的需要。国家法具有规范作用和社会作用,旨在满足人类社会秩序的需要。民间制度产生于人们民间生活实践的需要,以朴实、相对合理、简便的行为模式规范着农村的婚丧嫁娶、人情往来,并且侧重于对财产、婚姻、家庭的保护及各类民间纠...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